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314章 民声不满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1-11
    孔黎儿不禁想到,达克尔的事情,如果是真的,会和萧岩锐有关吗?

    要知道,皇宫中的禁军可是掌握在萧岩锐的手里,他一向治军甚严,禁军不可能犯那样的错误,任由达克尔从住处走到那座宫

    殿中,这一路上不知道要遇到多少队巡逻的侍卫,竟然没有人拦吗?

    除非……是他们有意不拦,甚至是故意引诱达克尔去某处。

    禁军谁有那么大的胆子?如果不是萧岩锐授意,他们怎么敢?

    可是,萧岩锐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?难道说,是因为……

    她不想再去细想,慢慢的叹了一口气,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究竟是怎么回事,他和三公主之间究竟有没有情,已经不重要了,

    自己也不想再知道,何必再去想那么多呢?

    萧岩锐,注定是和自己没有缘份的,自己本来也不该到这里来,又有什么可留恋的?

    她胡思乱想了一通,不知不觉慢慢睡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,孔黎儿不知道的是,这件事情不但是真的,而且是萧岩锐故意让人放出风儿来的,为的就是闹得满城风雨,让人们知道

    ,这个圣苗的达克尔是个什么货色,从而让他们对圣苗人的印象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为了,如果圣苗再起什么“联姻”“赐婚”的念头,能够让皇帝直接给取消,民声不满,圣苗粗俗之人,岂可入京城?

    这是下下策,萧岩锐也知道,可是,对于他来说,却是最简单有效的法子,他要让全城的百姓都站出来反对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杜绝那一丝丝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孔黎儿猜得没错,达克尔的事情的确和萧岩锐有关,并不什么偶然,更不可能巧合,这事儿全是小文一手操办,最后请示了萧

    岩锐,他也默许了的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的天色也是给力,月黑风高的,达克尔喝了一些酒,本来是想着出来醒一醒,因为傍晚的时候二长老说了,晚上要和

    他商量一些事情,他怕二长老看到他的样子怪罪他,所以就想尽快醒一下。

    不想,刚一出来,突然觉得眼前有黑影一晃,他哪里肯放过,立即就追,追来追去,他也不知道到了哪里,宫中那么多,比他

    们的苗寨还要复杂,他又喝了酒,一会儿就迷了路。

    本来他也想着找个侍卫什么的问一下,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半天了一个侍卫也没有,正在发愁的时候,忽然又看到了那条黑

    影,他急忙再次追过去,眼看着那条黑影就飘过了院墙,落到了一处宫院中。

    他本来也不想再追,规矩他还是知道一些的,可是,他抽了抽鼻子,忽然闻到一股子圣苗特有的气味儿,那是一种香料,因为

    圣苗多虫,是用来驱虫的。

    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他立时多了心,看看四处无人,纵身越过了院墙,想着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他从院墙上跳下来,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,竟然踩了一脚臭臭的东西,这个味儿就别提多难闻了,他实在没法,一拐一拐的走

    到廊下,这时才发现这是一座废弃的宫院,没有人住,他这才放心大胆了起来,发现院里还有一口缸,里面有些水,就过去洗

    了一把。

    洗过之后,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忽然就觉得体内有一股子燥热,慢慢的从身体里升腾起来,他忍不住有些说不出的欲、望

    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此时,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宫女,穿着浅黄色的衣裙,外面披着斗篷,斗篷的帽子上还有雪白的毛毛,映着那皮肤

    白嫩如脂如牛奶。

    达克尔一见,身里的火热烧得更厉害,像是一把火一把,他吞了一口唾沫,用力吸了一口气,那女子身上似乎还有一股淡香,

    让他更加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他不管不顾的扑过去,那女子吓了一跳,一见是他,急忙要行礼,达克尔趁着她行礼的功夫,一把把她搂在了怀里,香、软、

    白像魔咒一样,紧紧束缚住了达克尔,他哪里见过这样的女子,简直像痪了一样,不肯松手,粗大的手探进女子的衣裙,几下

    就把衣服给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女子吓得尖叫,双腿乱踢,被达克尔抱着进了殿中,一线月光从云层后透了出来,照在女子的白腿上,达克尔一见那双腿,眼

    睛里都快喷火了,又手又抱又摸,嘴唇也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也顾不得别的,几下把女子脱了个干净,自己的衣服也去,把女子压在身上,发泄着自己的欲望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来,还有闪亮的火把照亮了外面的黑夜,达克尔吓了一跳,眼前的一切让

    他慌乱不安,想要穿好衣服却怎么也穿不对,一时间狼狈至极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门被推开,外面的火光中走进一个人来,那人身穿着银色铠甲,腰中悬挂着腰刀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情景,那人明显一愣,眉头狠狠的一皱,沉默了一下问道:“请问,是圣苗的将军吗?”

    达克尔咬了咬牙,喘着气说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那人冷笑了一声,“亏得我们兄弟还说,看到有黑影,以为是刺客,生怕伤了贵客,没有想到,贵客竟然在这里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达克尔羞愧难当,想要辩解,可是被人家捉奸在床,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那人举着火把照了照那个女子,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女子哭的嗓子早哑了,现在扯着衣服盖住自己,颤着说道:“奴婢……奴婢是韦妃娘娘身边的杏娥。”

    那人的眸子一眯,“哦?原来是韦妃娘娘身边的人。穿衣服吧,在外面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韦妃还在宫里,吃过了晚膳,正在养神,这几日兄长就要回来了,等兄长入宫了,可要好好的说一说近几日发生事情,

    兄长就是自己的靠山,一定要好好出口恶气不行。

    她正在想着,忽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响,睁开眼睛从窗子里望出去,还有一片火光冲天,她不由得一愣,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此时,听到外面有宫人问道:“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有人声音沉冷道:“我等有事要见韦妃娘娘,请回一声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……禁军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韦妃在屋子里听得清楚,心头忍不住一跳,禁军?找自己做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