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320章 怀疑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1-12
    从长公主府出来的时候,幕峰把孔黎儿送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她刚上了马车,马车调转了头往前走了没多远,正看到那个花匠从外面回来,他的肩膀上扛着一袋子花肥,一只手扶在上面。

    孔黎儿的目光无意中一掠,看到了花匠的手,他的手很粗糙,指关节粗大,的确是一双干活的手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,孔黎儿总觉得哪里不太对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也想不出来,不禁暗笑自己想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坐在马车上,车子左摇右晃,孔黎儿闭目养神,她不禁想起自己那天早晨透过后窗看向外面的情景,花匠当时的样子,还有神

    情,以及动作,都不像是无意识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并非只是像幕峰所说的那样,只是想单纯的种好花,恰巧知道这种花。

    这种花是有毒的,对人体有害的,看这种变态的种植方式就知道,不会是什么好东西,如果他真的看在和凤夫人是同乡之谊的

    份儿上,为什么不说明呢?

    不过是幕峰无意中带回去的花,又不是多么了不起的贵重的东西,不至于说不能说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从他当时的神情来看,他是明白的,有点房间回避着其它人目光的意思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孔黎儿觉得,这事儿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这时,马车忽然猛烈的一晃,孔黎儿被惯性弄得肩膀撞到了车壁上,有些疼,青月和铭儿急忙问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她摆了摆手说没事,铭儿挑帘对外面说道:“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车夫一边紧握着缰绳,手握着鞭子,满头大汗的说道:“太子妃恕罪,刚才跑过去一个孩子,为了避免撞到他,所以。 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说道:“没事,你安心驾车吧。”

    车夫连声说道:“是,多谢太子妃。”

    在铭儿放下车帘的那一瞬间,孔黎儿看到车夫紧握着鞭子的手,她脑子里电光火石般的一闪,忽然想到了,刚才看到花匠的手

    ,哪里不对了。

    她想到这里,对车夫说道:“调头,回长公主府。”

    车夫调了头,立即奔向长公主府。

    孔黎儿一下车,就直奔里面,门上的人见她去而复返,虽然不知她是谁,但是见刚才幕峰对她那么尊敬的样子,也不敢怠慢,

    立即转身去了里面,快速通报。

    幕峰一听孔黎儿又回来了,就知道她有事,急忙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孔黎儿说道:“进去说。”

    幕峰点了点头,走进厅内,让其它的人退了出去,青月和铭儿也没有跟进去,守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幕峰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孔黎儿说道:“方才我走的时候,正好看到花匠回府,他扛着一袋子花肥,当时我看到了他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手?”幕峰看了看自己的手,疑惑问道:“手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孔黎儿说道:“他的手,的确是一双干活的粗手,但是,在某些方面,我也发现,他的手,这个地方的茧子格外厚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说着,在自己手上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幕峰一见,眉头一皱,“这是……因为长剑握刀所致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孔黎儿点了点头,“一个花匠,握得更多的,不应该是锄头之类的吗?为什么会是刀?”

    幕峰微微抽了一口气,眯了眼睛说道:“这么说来,他还真的是有问题,而不是冤枉了他,亏得我我还想着为他开脱找借口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说道:“不管他究竟是怎么回事,现在又是为了什么当了花匠,这都不能掩盖他会用兵器的事实,单凭这一点,就值得你

    注意。另外……”

    孔黎儿顿了一下,“还要多加小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幕峰一怔,随即微笑,“好,我会注意的。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点头,从袖子里拿出那张照片来,“这个给你吧,也不用别人再送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幕峰接过去,不知道是什么,低头一看,不由得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震惊的无以复加,这不是刚才的那幅画吗?他站在厅里,向着阳光,金色的光落在他的身上,光晕淡淡散开,屋子里的一切

    都很清晰,他脸上的神情也很清楚,甚至连他手里拿着的父亲的画像也特别清楚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画像,简直和本人一模一样,就像是情景再现了一般,这么多有名的是画师,画得像的也很多,但从来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可以画得像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孔黎儿早料到他有这种反应,所以提早跟他说,不要多问,也不要跟别人说。

    算了,让他自己好好消化一阵子,这种事儿自己也解释不清。

    再次从长公主府里出来,孔黎儿直接回了黎院,刚到门口,就看到有人把牌匾送了来,黑色的底面,上面写着金色大字,“黎”

    字两个大字写得很有力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”孔黎儿非常满意,点了点头说道:“挂上吧。”

    坐在厅里喝了一杯茶,一边喝一边还在想着那个花匠的事,她心中暗想道,自己也不是为了别人,就是因为幕峰,幕峰人挺好

    的,一点也没有那种公子哥的坏习气,反而挺乐于助人的,今天一说给那些流离失所的人帮助,他立即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再说,长公主对自己也挺不错的,一直给自己关怀帮助,若是小事也就算了,那种花明明就是个祸害,已经有两起这种例子了

    ,虽然不是这种花,但这一种花这么邪性,谁知道会有什么后遗症,那个周恒不就是冲动杀人了吗?

    就算是回报他们吧,对。并不是……为了别人。

    孔黎儿胡思乱想着,林肖白从外面走了进来,施了个礼道:“回太子妃,刚才孔府门上有人来报,说是韦长贺登门拜访,目前正

    在府中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孔黎儿一怔,眉头立即皱了起来,“没有告诉他,本宫不在府里吗?让他别时候再来?”

    “说了,”林肖白说道:“但是他执意要等,说是等一等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不由得冷笑,“这是不见他誓不罢休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