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367章 活久见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8-01-21
    三公主不管不顾的向着躺在担架上的萧岩锐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孔黎儿就在一旁站着,看到她这样,从心里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就在三公主要伸手去拉萧岩锐的手时,孔黎儿再也忍耐不住,直接伸手一挡,淡淡道:“三公主,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三公主眼圈发红,抽泣着道:“我当然是要看看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中原有句话,叫男女授受不亲,”孔黎儿冷着脸道:“三公主的好意我们心领了,至于您这番急切的模样,还是收起来的

    好,让外人看到,难免会对您的声誉有损。”

    三公主抿了抿嘴唇,“不怕声誉有损,那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孔黎儿冷笑,“三公主豁达,您过几天一走了之,拍拍屁股回圣苗了,可太子殿下不行,太子殿下的形象可容不得半点损毁,他

    若是和您发生什么不清的事儿,惹得一身脏,上哪儿理去?”

    三公主的脸色一变,“你什么意思,怎么和我发生了什么就叫形象损毁了,惹得一身脏了?”

    孔黎儿道:“三公主,还有一件事情,你要弄明白。本宫是太子妃,是太子殿下唯一的妻子,你和本宫话的时候,要尊称太

    子妃殿下,而不能是你你你的,念在公主不懂礼数的份儿上,今天本宫就提醒你一次,若是再有下次,休怪本宫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三公主气得脸色发红,她上前一步,还想再,不远处二长老急忙赶了过来,满头大汗的道:“太子妃殿下,三公主!切不可

    失礼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一见他来了,也懒得再和三公主废话,淡淡道:“二长老没事的时候多教教三公主,现在虽然不是在宫里,但是这是太

    子殿下的地方,礼数还是要讲的。”

    她完正想要走,忽然又停下脚步,微眯了眼睛道:“不是三公主在宫里住,其它男客来这里吗?为何三公主也在?”

    二长老正要,三公主“哼”了一声道:“我是在宫里住,但又没不能出来,云贵妃开恩,知道我在宫里呆得闷了,特意派人

    送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暗自咬牙,云贵妃……这动作还真快,哪儿都少不了她,这才恢复了名分几天,双开始得瑟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转头一暗,那几个人已经抬着太子走远了,也不想再看到三公主这副嘴脸,便对二长老道:“二长老,方才本宫的话好好考

    虑,有时间多教一教,不然的话,走到哪儿把圣苗的脸丢到哪里,你们的脸上也都无光啊。”

    二长老一噎,脸上十分的尴尬,本来想解释几句,但还没有开得及开口,孔黎儿已经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三公主气得跺脚,发脾气道:“怎么回事嘛,我只是看到太子殿下好像受伤了,关切一下而已,她为什么那样?她有什么了不

    起……”

    二长老被她气得差点哭了,急忙压低声音道:“三公主,切莫再讲了!现在是在京城,不是在圣苗。太子妃得对,您还是多

    学一学规矩吧,以免再出差错。一两次别人可以容忍,可是次数多了……在京城这种地方,我们本身就需要时时谨慎,您这样

    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三公主还是第一次听到二长老这么厉害的她,顿时眼泪流了出来,委屈不已。

    二长老看着她,最终叹了一口气,摇了头天的头道:“三公主还是先回去吧,我去看看太子殿下。另外,我提醒三公主,刚才

    发生的事情谁都不要提起。”

    三公主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孔黎儿走到一半的路,正想着不知道萧岩锐去了哪层院子了,这里太大了,一抬头看到前面有个侍卫等她,冲她施了个礼,伸

    手一指前方。

    孔黎儿松了一口气,急忙快步走上前去,迈步进了一个院,看到萧岩锐正在外屋坐着喝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见到她进来,萧岩锐把碗给了一旁的侍卫,笑了笑道:“怎么?我们的太子妃殿下出完气了?”

    孔黎和一听他还打趣自己,白了他一眼道:“没有。还气着呢,那个三公主的脑子是不是木头做的?怎么就什么都想不明白呢

    ?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活在这个社会这么久的,真是活久见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微微挑眉,“太子妃殿下的词儿着实新鲜,什么叫……活久见?”

    孔黎儿看着他一本正经打听的样子,不由得想笑,“想知道?想知道就偏不告诉你。你的伤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萧岩锐伸开手臂,“这不是好好的?没事了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……”孔黎儿还没完,外面有人来报,是二长老求见。

    萧岩锐道:“这个二长老倒算是一个通情理的人,考虑事情也周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,把事情告诉他吗?”孔黎儿问道。

    萧岩锐没有立即回答,反问道:“你觉得呢?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孔黎儿想了一下,一咬牙道:“告诉他也行,至少让他知道,他们族的人都干了什么缺德事,别他们在这儿闹得上窜下跳,二

    长老和三公主还有闲心在这里赏景游园,美得他们。也得让他们担心担心,凭什么折腾咱们,让咱们收拾烂摊子,他们的脸也

    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听着她的话,可极少听到孔黎儿发这种牢骚,一时觉得新鲜,心里也高兴得很。

    他知道,孔黎儿这是因为三公主的事儿还在意着呢,不过,她现在的模样可不像是生气,倒像是醋了。

    孔黎儿不知道萧岩锐早把她的心思看了透,自顾还在一旁忿忿不平。

    一甩手对报信的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二长老很快来了,一进屋就行了个礼,先向萧岩锐问了安,又向孔黎儿赔了不是。

    孔黎儿摆了摆手道:“二长老,只是道歉没用,还是长记性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二长老干笑了几声,连声道:“是,是。太子妃得极是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听完孔黎儿的“训斥”,见二长老实在没脸了,这才道:“二长老,请坐吧。”

    二长老谢了恩,屁股刚坐稳,孔黎儿就抛出一个问题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