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51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1-30
    纯贵人看着那花,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这时才发现,院中四处无人,就连青月也没有在,就知道是孔黎儿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她微微闭了闭眼睛,沉声说道:“太子妃已经知道了?”

    孔黎儿手指抚着花朵,缓缓说道:“本宫不知道,只不过是猜测,若是纯贵人想说,本宫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纯贵人伸手在那枝花枝上摘下一朵花,手指轻轻抚过,随后一瓣一瓣把花瓣摘落,姿势轻柔又绝决。

    孔黎儿看着她,暗自惊诧于她的变化,看来自己之前太相信这一双眼睛了,根本没有看清纯贵人,她看似柔弱,实则内心坚韧。

    其实仔细想想也对,纯贵人要真的是一个性子软的,她在宫中面对这么看不惯她的人,早就被碾成渣了,单凭一个云贵妃她就难以招架,又怎么会安然无恙到了今天。

    纯贵人沉默多时,声音低沉的慢慢讲起那段过往。

    原来纯贵人原名叫赵玉纯,她和李锦成不仅是同乡,还是青梅竹马,因为家乡遭灾,父母双双亡故,而李家还略有余粮,就想着把她娶过去,可是,李家的父母却想着让李锦成娶了当地富户的女儿,想对赵玉纯悔婚。

    但是李锦成不肯,执意要娶赵玉纯,这样一来,李锦成的父母就更觉得不能让赵玉纯过门,还没有怎么着呢,就让他们的儿子和他们对抗起来了,这是他们实在不能容忍的。

    于是,赵家父母私下找了媒人,拿着当初定下媒证和生辰八字,去找了赵玉纯退婚。

    赵玉纯性子刚烈,又岂能受这种侮辱,当即同意退婚,把那些东西都撕了个粉碎,任凭李锦成知道以后怎么苦苦哀求,也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恰巧此时,有一个江湖郎中路过,在赵家讨了碗水喝,赵玉纯索性认江湖郎中为义父,跟着她游走江湖,学一点医术,远离故乡。

    可她没有想到的是,义父在带着她出走的第二年就生了一场大病,都说医人医不了自己,他也不例外,赵玉纯身上银钱不多,根本无力支撑医药费,恰巧太后那年整寿,皇帝下令大赦天下,还在几个地方开了粥场,几家药堂免费领草药。

    赵玉纯带着一线生机去领药,正巧遇到了从外省回京述职的江都省巡省员温建超,看到她长得花容月貌,就动了歪心思,想着把她带进宫,送给皇帝。

    但是,他深知秀女入宫是有严格的规矩的,不到大选之日,不可能平白送进一个人去,所以,他就想了一个法子。

    他派人跟踪赵玉纯,打听到了她的情况和住处,又让人密切注意,随后他在进宫面圣交旨之时,就表现出一种病态,时不时咳嗽几声,引得皇帝询问。

    他顺势说这一路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医女,医术颇佳,已经把他的病治好了大半,不然他只怕要死在半路,言谈之间,还不露痕迹的把赵玉纯的美貌夸赞了一番,引得皇帝次日就找了理由去了他的府中。

    而在温建超出宫之后,他就亲自去找了赵玉纯,说有一个机会,可以让她挣到钱,给她的义父治病,除此之外,以后还可保她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赵玉纯别的倒没什么,只是不舍义父当年的收留之恩,便点头同意,带着义父一同去了温府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在温建超的安排之中,她被皇帝看中,带入了宫中,一朝成了纯贵人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贪图富贵之人,更向往自由,却不成想,一朝进入了最大的牢笼,她痛恨责问温建超,温建超因为她也升了一级,他说,我答应过保你衣食无忧,这不是做到了吗?

    本来她不想认命,但奈何义父在温建超手中,无奈只好屈服。

    更让她始料不及的是,入宫之后不久,不知李锦成是怎么知道消息的,竟然入军营当了兵,他自小身体强壮,又有武术功底,一来二去竟然成了禁军侍卫。

    当和他在宫中相遇的时候,当看到他袖口上绣着的白玉花时,她入宫许久都没有掉过的泪,终于汹涌而下。

    但即使相遇,也无济于事,两个人的关系早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。

    她是贵人,他是侍卫,虽然同在宫墙之内,却仿佛隔着天涯。

    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每到白玉花开的时候,采摘一些回去,制茶做酒,像在老家的时候一样,做好之后让他细细品尝,他笑着夸赞她的手艺好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在这是深宫之中,她只做,却不能给他尝了。

    遇到他之后,她更不愿意承宠了,妆容、衣服都选择素的,不出挑的,不想引起皇帝太多的注意,本以为日子就这么悄然的过,谁成想,今天噩耗传来。

    李锦成竟然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故事简单,却听得孔黎儿心生酸涩,她的眼中泛起潮意,发现纯贵人却只是微微红了眼眶,并没有流出泪水。

    她不禁在心中暗叹,这可真是一个心志坚韧的女人。

    纯贵人说完,深吸了一口气说道:“太子妃,我要为锦成报仇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一怔,下意识重复道:“报仇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纯贵人点了点头,语气坚定的说道:“我知道,锦成是被人故意杀死,而非意外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惊讶的看着她,不解的问道:“被人故意杀死?你有何依据?”

    纯贵人短促的笑了笑,眼中泛起冷意,她慢慢说道:“我天生嗅觉灵敏,能够分辨出很多种味道,我去看过锦成的尸首,他的身上有淡淡的蓉荣花香气,蓉荣花本没有什么,可遇上空绿菜就会让人头晕,蓉荣花的香气特殊,花粉也有别于别的花,锦成自小对此花有些排斥,所以他身上本不应该有这种花的香气的。还有……我让绿罗问过,他们这一队今天的午膳中,就有一道空绿共菜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暗暗抽了一口气,没有想到纯贵人的心思缜密至此,但尽管如此,她仍旧有些怀疑,会不会是巧合?

    像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,纯贵人冷声一笑,“太子妃可知道,这蓉荣花品种稀有,宫中也不多见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