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65章 你怎么会在这里?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02
    孔黎儿看到眼前的男人,震惊到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男人,分明就是李锦成啊!可他不是死了吗?

    青月也很惊讶,慌乱的看了看孔黎儿,孔黎儿用眼神示意她不要惊慌。

    死而复生这回事,孔黎儿是不会相信的,除非是李锦成本来就没有死,这其中有什么误会,或者从一开始就是云贵妃设下的一个局。

    但孔黎儿还是觉得有些太费周折了,想布局可以,有必要先让他假死吗?

    那眼前的人……孔黎儿仔细的打量着,她只见过李锦成那么一次,但当时离得近,同在一条小船上,还因为船身不稳抓过他的袖口。

    对了!袖口!

    孔黎儿想起来,如果他是李锦成的话,那么袖口一定也会有那朵小花儿,自己也是因为这朵花而判断出他和纯贵人之间有什么关系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她的目光一掠,这个男人被带出来,身上的衣服应该也是匆忙之下穿上的,并不整齐,正好衣袖就翻出来一截,他的袖口雪白一片,根本没有绣什么图案。

    孔黎儿心头一动,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男人,发现猛然一看挺像,但是如果仔细观察,眉眼间还有些不一样的,比如这个人的眉毛有些粗,有些稀疏,而且眉梢有一些摘拔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不用再看别的,只这两点,孔黎儿就可判定,这个男人,绝对不是李锦成。

    云贵妃来得这么快,又说得信誓旦旦,不用说,这事儿和她八成脱不了干系,难道是找人来假扮的?

    可是,连自己都看得出来,难道纯贵人会上当吗?

    这时,云贵妃上前厉声说道:“说!你是何人?为何会在此处?”

    男人咬着嘴唇“扑通”一声跪下,尽管如此,脸上并没有什么悔意,相反是一种义无反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本宫在问你话,你没有听到吗?说!谁给你的胆子,你竟然敢染指纯贵人?”云贵妃怒声问道。

    她最后一句话一出口,皇帝的脸色顿时沉得可以滴出水来,他抬腿踢在男人的胸口,“说!”

    男人被踢倒在地,他当然不敢反抗,只是爬起来跪好,梗着脖子说道:“启禀皇上,属下与玉纯是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只因家中父母反对,所以才阴差阳错分了手,现在我们得以重逢,实在是情难自制,还请皇上……成全!”

    这话无异于是火上浇油,当着这么人的面儿,别说是一国之君,就是随便一个男人,也受不了这个。

    皇帝大怒,手掌紧握成拳,眼睛瞪得溜圆,眼白里都渗出血丝来,恨不能一把掐死面前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孔黎儿冷眼看着,听到这个男人的话,更觉得他是恶意的,现在这种情况下说这种话,不是明摆着找死吗?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不会这么干。

    “来人,来人!”皇帝极为震怒,“把他给朕押下去,乱刃分尸!”

    “皇上,”云贵妃在一旁急忙安慰道:“您可千万保重龙体啊,纯妹妹或许只是一时糊涂,她虽然平时性子冷,但并不笨,怎么会放着好好的贵人不做,去跟一个什么侍卫,这……实在是不可能的呀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暗自抽了一口气,云贵妃这话简直就是压死牛的最后一根稻草,直接把纯贵人推下万丈深渊了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想上前说明一下,这个李锦成并不是真的,可是……她转念一想,这个说法也未免太匪夷所思,皇帝肯定会问,那么真的李锦成呢?

    问题是真的已经死了,说不定现在已经化成了灰,自己要如何证明?云贵妃既然敢这么干,就一定是已经有了安排,她在宫中的根基可不是自己能够相比的,她随便找出三五个证人来证明此人就是李锦成,自己真是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她正在犹豫,忽然听到人群外宫门口的方向有人声音清悦道:“皇上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包括孔黎儿在内,都是一愣,齐唰唰回过头看向声音的方向。

    光线中两个女子慢步而来,走在前面的一身绿衣,手中挑着一盏宫灯,她的身后跟着一个穿着月白色衣裙的女子,乌发轻挽,用一支白玉发钗别住,峨眉轻扫,鼻梁高挺,嘴唇红润一点,夜色光线中,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所谓灯下观美人,果然是如此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纯贵人。

    所有都愣住,孔黎儿最先回过神,她脑海中电光火石般一闪,有什么念头一闪,快得让人没有抓住在,她转头飞快看了皇帝一眼,皇帝的脸上也浮出几分惊讶之色,而他身边的云贵妃则是一脸的错愕,无法回神。

    纯贵人面色平静,眼睛微红,走到皇帝的面前,施了礼道:“臣妾见过皇上,见过太后,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皇帝迟疑着伸出手,“纯儿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,”纯贵人抿了抿嘴唇,眼中泛起潮意,漆黑的眼珠上似蒙了一层雾,看起来分外惹人怜爱,“您忘记了,今天晚上臣妾去给兄长烧纸钱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恍然,“噢……对,对,朕一时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云贵妃忍不住说道:“纯贵人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纯贵人福了福身说道:“回贵妃娘娘的话,臣妾给兄长烧了纸钱,正想要回宫中休息,忽然看到这边火光很亮,又听到有说话声,所以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一下,看着云贵妃说道:“听贵妃娘娘这意思,臣妾好像不应该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云贵妃噎了噎,一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,太后身边的胡嬷嬷说道:“启禀太后,刚才老奴还没有来得及说,在屋中和方才的侍卫在一起的人,也穿好了衣服,但老奴不知是否可以在这种情况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太后冷哼了一声,“今天皇家的脸面还丢得不够吗?也不在乎这一点,就带出来吧,哀家倒要看看,究竟是什么人在闹。”<span style=display:none>faelz2nhqqqpbbxsbuftymstubyjmokkausuk9krebeuhmskgrs6/jbysyfy4yuhl1vacsajzbp9rmngffda==

    她说着,目光在云贵妃的脸上一掠,云贵妃的脸色微变,有些不自然的咬了咬嘴唇,附和着说道:“是,太后说得对,无论是谁,都应该严惩,以正宫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