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68章 跪求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02
    孔黎儿见有这么多人在场,只好给萧岩锐简单福了福身,算是行了礼,虽然心有不甘,但自己目前还得指着这“太子妃”的名号混,表面上要过得去才成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一早过来,可是有什么吩咐吗?”她说完,心里暗想道,有吩咐我也不照你的办。

    萧岩锐嘴角勾了勾,打量了她几眼说道:“没什么吩咐,就是听说,昨天有人意图谋害,特意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露出一个夸张的笑,说道:“那可真是多谢太子殿下了,不过没关系,我早就习惯了,这又不是第一次。您这关心……来得未免晚了点儿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不是没有怨恨,到这个时空,谁也不认识,要是穿到一个孤身身上也就算了,可偏偏是这么个身份显赫的,但也只是表面上,在京城举目无亲,算起来这未婚夫应该是最亲的了吧,偏偏这位……

    唉,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萧岩锐听出她语气里的讥讽和不满,但丝毫没有恼怒的意思,反而觉得有点意思,他笑了笑,问道:“听说太后让你搬走,你没搬?”

    孔黎儿看了他一眼说道:“太子殿下这不是什么都知道吗?还来问我?”

    萧岩锐环顾四周,“胆子挺大,不过,这也的确像是我萧岩锐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听了这句,心猛然一跳,耳根有些发烫,想要反驳,又不知道说什么,从身份上来说,的确是他的人啊……

    萧岩锐的眼中飞快掠过一丝笑意,“外面的是康妃,她来找你,应该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好事,我都得见一见。”孔黎儿指了指屋里,“太子殿下请吧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没有再说什么,点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康妃看到萧岩锐进去了,本来想着走,但又已经让人通报了,正在进退两难,见有人出来送信说孔黎儿让她进去,她只好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孔黎儿站在台阶上,看到她进来,迈步走下台阶,行了礼道:“见过康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康妃急忙扶起她,“太子妃不可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抬头看着她,近距离看,她的脸上苍老的痕迹明显,比起保养得光润鲜亮的云贵妃来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她心中发酸,替康妃有些难过,“如何不可,在您面前,黎儿是晚辈。”

    康妃一怔,随即脸有些发红,她垂下眼睛,“太子妃……身份尊贵,本宫不过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是皇上的康妃娘娘,高居妃位,您还是五皇子的生母。”孔黎儿微微握了握她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康妃本来就红着的眼圈一下子泛起潮意,她抿了抿嘴唇,后退一步,竟然向孔黎儿行了一个大礼。

    孔黎儿急忙伸手去扶她,她执意要拜,声音颤抖着说道:“太子妃,我此次前来,正是有一件相求,还请太子妃帮忙,救救五皇子!”

    孔黎儿想到她是有事才来,但没有想到会是为了五皇子,但一转念也在情理之中,但……

    她略一迟疑,“五皇子不是在凉州吗?”

    “是,”康妃面露沉痛之色,“正因为如此,才想请太子妃搭救!”

    孔黎儿不禁有些惊讶,看她这样子,难道是五皇子在凉州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她还没有开口,康妃又继续说道:“想必太子妃已经知道了,五皇子因为之前犯下大错,被皇上发落到到了凉州,那里穷苦不堪,近两年才有所好转,本来皇上心里的气消了一些,再加上五皇子这段时间的确安分,也算干得不错,有心把他调回京城。不想,不知怎么的,在凉州境内突然来了一帮马匪,几次作案,但都来无影去无踪,一直也没有找到凶手,近来几次都是抢的富商,赎金照收,人照杀,这下子可就惹出了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孔黎儿听着康妃哭诉,这才明白,其中有一个富商在京城中有亲戚,因为交了赎金还被撕了票,家里人气愤不过,以为是凉州父母官治下无方,一怒之下奔了京城,几经辗转,把状告到了皇帝面前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不要紧,连带着五皇子也被连累,他这两年辛苦的政绩也被抹煞不说,还担了不小的责任,眼看着回京无望,还有可能被责罚。

    孔黎儿心中唏嘘,同样是皇子,可这五皇子的命也太苦了点儿,波折不断,真是让人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一下,对康妃说道:“那么,康妃娘娘想让本宫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康妃抹了抹眼中的泪说道:“太子妃,我是想求你,能不能和太子殿下说一声,请他帮忙求一求皇上,毕竟都是兄弟,我不求五皇子大富大贵,只求他平安无事,不要再受苦,太子妃……”

    她已经不自称“本宫”,而是说“我,”其中卑微低头之意可见,孔黎儿没有想到她是想让自己去求萧岩锐,要是求到自己头上,能办的自然也就办了,可是……去求萧岩锐,这……

    她正在犹豫,忽然听到身后有人说道:“康妃娘娘,你想求本宫,为何不直接来找本宫谈?”

    萧岩锐迈步走了出来,衣袂轻摆,如翻起的水浪,站在不远处,不怒而自威。

    康妃甚至不敢抬头看他,低头说道:“太子殿下,我朝有规矩,不容许后宫干政,我为五皇子求情,虽然不是为了政事,但……”

    萧岩锐面无表情,淡淡说道:“原来,康妃娘娘还记得这条规矩。”

    康妃的脸色微白,抿嘴唇说道: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”萧岩锐还没有说完,孔黎儿朗声说道:“她没有干涉政事,不过就是一个母亲思念儿子心切,不忍心看儿子受苦,想要你帮着说句好话,让他免受苦难罢了,这很过分吗?”

    几句话说到康妃的痛处,她忍了许久的泪,终于簌簌的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萧岩锐转头去看孔黎儿,孔黎儿抿着嘴唇瞪着眼睛回望着他,目光清亮,没有半分退让和胆怯。<span style=display:none>faelz2nhqqqpbbxsbuftymstubyjmokkausuk9krebeuhmskgrs6/jbysyfy4yuhl1vacsajzbp9rmngffda==

    四周很静,在这样的目光里,阳光都似乎退了退,萧岩锐看着孔黎儿,嘴角忽然翘了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