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82章 又一个情敌?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08
    温妍腰间悬挂的,是一柄小巧精致的腰刀。

    腰刀不长,比大号的匕首长一点,刀尖翘起,像一弯月,刀鞘上镶嵌着许多宝石,闪闪发光,走起路来发出清脆的轻微声响。

    温妍的相貌打扮,让不少贵妇小姐微微诧然,当然,谁也不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白玉莲的目光一扫,在那把小腰刀一掠,飞快闪过几分不满和鄙夷之视。

    这一切,孔黎儿都看在眼中,手指慢慢滑过茶杯杯盖,嘴边泛起一丝淡淡的冷笑,看起来真是没有猜错,温家小姐和这个白府,只怕是有些相冲。

    温夫人母女被让进了屋,看到长公主和孔黎儿急忙上前行了礼,态度恭敬,没有一丝失礼之处。

    长公主点了点头说道:“快平身吧,温夫人,今天你们可是主角,本宫是来凑热闹的,别喧宾夺了主。”

    温夫人说了声“不敢,”退到了一旁,白夫人给安排了座位,让她们母女入了座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间,基本上人就差不多到齐了,白夫人吩咐下去,厅堂中支起几张圆桌,一壶壶香茶端了上来,还有一些瓜子小吃,看得出来都是精心准备的。

    众人按身份排了座位,团团围坐,刚坐下不久,忽然外面有人来报,“夫人,回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来报的丫环有些吞吞吐吐,白夫人眉头一皱,说道:“到底怎么了?说。”

    丫环抿了抿嘴唇,低声说道:“回夫人,荣国公府的向小姐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?”白玉莲一怔,“她怎么会来?母亲,您请了她吗?”

    白夫人的脸色也略有一些难看,慢慢吸了一口气维持住情绪,对丫环说道:“向小姐到了就迎进来,慌什么,成何体统?还不快下去。”

    丫环不敢回嘴,低着头快步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场的气氛有些诡异,孔黎儿发现不时有人把目光飘向她,又飞快的飘走。

    嗯?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荣国公府的向小姐……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吗?

    她想问问青月,看她是否清楚,但不时有人看向她,她也只能先按捺住。

    片刻的功夫,院子里响起轻轻的脚步声,还有环佩叮当,孔黎儿抬眼望去,只见一个穿着水红色衣裙的女子正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她是那种典型的古典美女,扬柳扶腰,乌发轻扬,头上戴着成套的赤金红宝石首饰,华光闪闪,眉若远山轻扫,一双眼睛盈盈似秋水,眉眼间像萦绕着无尽的忧伤。

    这副模样,让孔黎儿想起林妹妹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忽然听到不远处的一个小姐低声说道:“你们听说了吗?这位向小姐的琴师前阵子刚刚死了,听说是暴毙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了,正纳闷呢,好端端的一个人,怎么会突然就暴毙了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不会是……不过,看着这位向小姐也不是个残暴的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难说,人不可貌相,再说,荣国公暴戾的名声在外,听说年轻的时候为了练功,打死府里的武师是常有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声有些意味深长,孔黎儿微微皱眉,真是无论什么年代都一样,八卦的女人到底都在,这些人无凭无据,更没有亲眼看到,只凭一张嘴就把事情传得恨不能全天下都知道,恨不能用嘴里的唾沫把人淹死。

    孔黎儿扫了那两个人一眼,暗自决定,这样的人少接触为妙。

    此时向小姐已经被引进了厅堂,她走到长公主和孔黎儿的面前,轻施一礼,“臣女向慧雯见过长公主……太子妃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觉得,她在说到自己的时候,声音明显低了低,而且,她似乎叫得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嗯?孔黎儿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,不会吧……

    长公主淡淡笑了笑,“起来罢,慧雯,荣国公最近好吗?”

    向慧雯低头说道:“回长公主的话,家父的身体……这些日子好多了,前些天太子殿下让太医来看过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太子殿下”四个字,所有人目光都齐唰唰的看向孔黎儿,她的呼吸微不可察的一滞,越发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由得在心里暗骂,这个渣太子,别的能耐没有,招惹桃花的本事倒是厉害得很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做出反应,白玉莲在一旁轻笑道:“向小姐,荣国公是朝廷栋梁,太子殿下现在协助皇上理政,自然要对荣国公关心有加,让太医去也是理所应当啊。”

    向慧雯听了她的话,微微侧首看向她,眼角眉梢的笑意微凉,“白小姐此话差矣,纵然家父对国再忠,也是尽臣子的本分,身为臣子,不忠群爱国何以立足,但太医是向来是为皇室诊治的,这一点……荣国公府清楚得很,太子的恩德,从不敢忘。”

    白玉莲抿了抿嘴唇,脸色有些难看,她心里暗自有些生气,这个向慧雯,简直是吃饱了撑的,没事儿自己跑过来干什么,又没有人请她来,真是厚脸皮。

    白夫人在一旁笑道:“向小姐说得极是,玉莲,快去吩咐丫环,再添一把椅子和茶具,请向小姐入座吧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一场好戏,按身份来说,和萧岩锐有关的事,应该是自己最热衷才对,这俩人看起来倒比自己还闹得欢,真是有劲没处使。

    她正低头看着茶杯里的水暗笑,忽然一只手伸过来拍了拍她的,她抬头,是长公主。

    “姑母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低声说道:“岩锐也是为了国家大计,这一年来荣国公的身体不太好,所以你父亲才让他回京养病,为了避免别人说人走茶凉,让边关将士寒心,所以,他才对荣国公府百般关照,和这位向小姐无关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点了点头,微笑说道:“姑母放心,黎儿明白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,其实这事儿和自己没什么关系,萧岩锐爱怎么做是他的事,招惹多少桃花也是他的事,只要他自己有福消受,能够摆得平就行, 反正自己是不会管他这些破事儿,等存够了钱,自己的事业开展得有声有色,就会离开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