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94章 大反转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08
    包括白家人在内,所有的人都有些缓不过神来,特别是那些曾经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思,想要看着孔黎儿失去太子妃之位的贵妇小姐,如今看到孔黎儿和萧岩锐好好的在这里,都脸红心跳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白玉莲更是惊得合不拢嘴,她怎么也无法相信,自己之前明明在房间里看得清清楚楚,有女子的衣物,孔黎儿应该在里面才对啊,怎么会……好端端的在这里,还和萧岩锐在一起?

    长公主见白仁友不回答,鼻音加重一扬,“嗯?白大人,本宫在问你话。”

    白仁友回过神,额角的汗渗湿了头发,吱唔了半天,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,他现在的脑子都是懵的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吕嬷嬷上前几步,走到白夫人的近前,轻轻福了福身说道:“白夫人,可否借两个嬷嬷一用?”

    “啊,当,当然。”白夫人也好不到哪里去,今天这事儿处处都跳出她的意料,让她措手不及,尽管见惯听多了后宅的手段,但眼前这些完全超出了她的预计。

    她一回头,身后的两个婆子走上前,吕嬷嬷二话不说,带着两个人就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众人都等着看着,数十双眼睛都盯着门窗,猜测里面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孔黎儿一副看好戏的姿态,好像是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就在这场无声的风暴之中,她冷眼旁观,把那些人的反应都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萧岩锐依旧不动声色,眉梢都没有动一下,一双眼睛黑沉沉的,看不出喜怒,可越是这样,越让人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白仁友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他暗中投靠了韦贵妃,而韦家表面上臣服于太子,但实际上另有心思,这一点白仁友心里清楚得很,可他万万没有想到,今天在府中竟然出了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他正在胡思乱想,吕嬷嬷已经带人走了出来,众人抬头望过去,白府的两个婆子搀出一个年轻的女子来,她身上穿着浅粉色衣裙,质地一般,裙摆上还绣着花朵图案,绣工虽然不错,但是所用的丝线实在一般,脚上的绣鞋前面缀着绒球,也是一般府中丫环用的式样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头发散落没有梳理,上衣领口被扯坏了,三个扣子掉了两个,只勉强系着一个,尽管她用手护着,但依旧隐约可见白嫩的皮肤以及……上面的红痕。

    她的脖子上也有几枚印记,不用问也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,一见她这副样子,立即有小姐转过了头,用帕子挡着住了发红的脸,即使是贵妇们,也有些微微的不自然。

    白玉莲睁大了眼睛看着,不看便罢,一看就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走出来的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她的丫环秋儿。

    这……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吕嬷嬷把秋儿带到白夫人的近前,福了福身,声音平静道:“夫人,恕老奴眼拙,瞧着这丫环有些眼熟,但她毕竟是白府的人,一时也认不太清楚。但……无论如何,也不能看成太子妃,夫人,您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白夫人差点晕过去,手点着秋儿,气得浑身发抖,“你……你……你个该死的贱婢,竟然如此的不知廉耻,在这里丢人现眼,还不快滚下去自行受罚!”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

    白夫人话音未落,只听长公主在一旁说道:“白夫人,未免太过简单了吧?”

    白夫人一噎,还没有想出合适的词儿来应对,忽然眼前有黑色的影子一闪,不知怎么的,自从出现就一直沉默着的萧岩锐闪身到了张顺的面前,袍角无风自动,字字沉凉。

    “你叫张顺?”

    张顺吓得脸色苍白,看着近在咫尺的萧岩锐,后背直冒凉气,不知道怎么的,明明太子殿下的眼神平静,可他就是感觉到那双眼睛里闪动着杀机,仿佛预见了自己的一百种,不,一万种死亡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本宫在问你话。”

    张顺吞了一口唾沫,“咕咚”一声响,听起来格外清晰,他额头抵着地,声音如蚊蝇,“回殿下的话,奴才……张顺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萧岩锐淡淡应道:“你与这个丫环私通,类似这样的事件,本宫不明白,为何会惊动这么多的人?你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脸上都有些发烧,这话听起来是在问张顺,实则是在打众人的脸,一个下人小厮,和一个丫环厮混,居然还引得这么多高高在上的人来看。

    众人低了头,摒住呼吸,恨不能变成透明的一般。

    对话还在继续,张顺叩头说道:“回殿下,奴才是……是……白府的小厮,是家生子,但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锋一转,似乎还有什么隐情,又不好说出口的样子。

    孔黎儿在旁边冷眼瞧着,她早就知道,白玉莲对自己没有存什么好心,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毁人名节,别说是在这个封建的时代,就算是在现代,这对于女人来说,也算是灭顶之灾,何况还有这么多人看着,如果自己真的中了招,除了等死,还会有第二条路吗?

    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手脚有些发凉。

    长公主察觉,拍了拍她的手,低声安慰道:“别怕,有本宫在这里,今天的事情一定会为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幕峰也在一旁说道:“弟媳妇儿,你们刚刚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孔黎儿慢慢吐了一口气,心中不知该喜还是忧,去了哪儿?其实从一开始,她就一直在,不过是因为被萧岩锐拉着,没有现身而已,萧岩锐冷静得出奇,一直等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才带着她出来现身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白玉莲只是有些小嫉妒心,可没有想到,竟然会恶毒这种地步,看来……仁慈之心,在这个地方,还真是要不得啊。

    “弟媳妇?”幕峰又叫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孔黎儿回过了神,叹了一口气,垂头说道:“峰表哥不要问了,今天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她越是这样,幕峰越觉得这事儿有古怪,就越想问个分明不可。

    连长公主也觉得,孔黎儿刚才所说的“小意外”,恐怕没有那么简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