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飞剑问道〕〔星空之主〕〔我不是杂鱼〕〔职业孟婆〕〔斗破苍穹之水君〕〔娇华〕〔快穿之女配被攻略〕〔一生一世笑皇途〕〔最强灵异大师〕〔异度冲击〕〔无限从龙骑士开始〕〔锦衣挽唐〕〔妖孽王者〕〔穿越之圣手医妃〕〔一拳打倒嘤嘤怪〕〔都市红粉图鉴〕〔我的女友是恶女〕〔晚明之逆流而上〕〔透视小神棍〕〔我停在这二天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96章 私通的人是她
    白仁友还在懵着,忽然见萧岩锐把手伸到他的面前,那只手里,拿着的是一张画像。

    画中的女子眉目清晰,只画了上半身,身上没有穿外裳,只画了一件肚兜,肚兜上的鸳鸯图还十分生动,整幅画看上去就和青楼那些女子的画像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白仁友脑子里轰然一响,眼前突然一黑,这画中的女子他再熟悉不过,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女儿,白玉莲。

    萧岩锐冷笑了一声,字字跟刀子似的扎在白仁友的心上,“白大人,本宫需要你们白府的一个解释,你们府中的小厮与谁私通,对谁有情,本宫没有兴趣管,也不想知道,可为何……偏偏口口声声往本宫的太子妃身上栽赃?”

    白仁友如同被架在火上烤,水里煮,脑子里乱糟糟的,耳朵轰鸣,身子微微一晃,嘴里有些腥甜,差点喷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白夫人见状急忙过来扶住他,眼睛一瞄看到那幅画,也惊得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浑身冰凉,血液都似乎被冻住,所有的话都堵在喉咙里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孔黎儿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白玉莲,她的眼睛还在乱转,不知道在想什么鬼点子,这副模样让孔黎儿十分讨厌。

    “白小姐,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    白玉莲现在也慌得很,但她强迫自己镇定,努力想出应对之策,现在孔黎儿一问她,她回过神勉强笑了笑说道:“太子妃,之前臣女也是着实为您担心,若是有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没有说完,长公主站起来走到孔黎儿近前,眼睛冷冷看着白玉莲,冷声说道:“白小姐,如果本宫没有记错,在此事之前,你曾经答应过本宫一些条件吧?”

    白玉莲的脸色一白,想起那些可怕的条件,心尖儿忍不住一颤。

    长公主一边说,一边扫了一眼那幅画,后面的话又都咽了回去,她一把夺过那张幅,仔细看了又看,“哈”一声短促的笑,对白玉莲恨声说道:“白小姐,本宫倒是十分好奇,你自己做出这等不知羞耻之事,又是如何可以抬着脸去诬蔑别人的?”

    白玉莲一怔,不明白长公主是什么意思,长公主手腕一翻,把那幅画扔到她的面前,众人都觉察出,这幅画有古怪,都瞪大了眼睛看着,待画落地之时,都看了看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有人忍不住惊呼了一声,随后别过了脸,有的甚至用手挡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孔黎儿心中冷笑,她看着白玉莲,这大概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不过……萧岩锐这一招儿比白玉莲的还要狠要高明,可问题是,这幅画到底是怎么到张顺的身上去的?又怎么会与他说的那些话相吻合?

    孔黎儿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白玉莲呆呆看着那幅画,看了许久都没有缓过神,白夫人在一旁又急又气,也顾不得许多,伸手过来把那幅画捡起握在手里,用力一团,揉成了一个纸团。

    白玉莲这才回过神来,嘴唇颤抖,手指慢慢抬起指着张顺,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这个该死的奴才,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孔黎儿冷笑了一声说道:“白小姐,本宫倒是觉得奇怪,张顺明明怀揣着你的这种画像,又和你的丫环发生了这样的事儿,说来说去都和本宫无关,你又怎么会信誓旦旦的说,在屋中的人是本宫呢?”

    白玉莲脸色惨白,眼睛死死盯着张顺,手指抓着衣摆,表情狰狞如厉鬼,恨不能一口把他给生吞了,她紧紧咬着嘴唇,喉咙里隐约有低低的响动声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萧岩锐抽出一条锦帕,慢慢擦着手,一字一字说道:“本宫也想知道,白小姐与府中的小厮私通,是不是因此就觉得其它的女人也都和你一样不知贞洁为何物?”

    萧岩锐的态度和这句话,犹如当头棒喝,白玉莲猛然转头看着他,声音凄厉道:“不!太子殿下,这不是真的……不是!臣女与这个该死的奴才并没有私情,他这种人,死一万次都不多,臣女怎么会看上他?他就是一个下贱的奴才,跪在臣女的脚下都嫌脏了地!臣女断然不会与他有什么!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得让在场的人连连抽气,此时的白玉莲还不如一个泼妇,平时好不容易在众人面前维护起来的形象今天都荡然无存,简直无法让人直视。

    白仁友气得浑身发抖,幕峰在一旁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今日当见白小姐的真风范,这画中的姿态与青姐儿相似,这画外的姿态么……倒让人想起泼妇当街对骂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犹如耳光,白仁友也真是受不了了,反手就给了白玉莲一个耳光,怒声骂道:“丢人现眼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这一记耳光打得极重,白玉莲身子一晃摔倒在地,脸顿时肿了起来,一个鲜红的掌印印在脸上,五指清晰。

    白玉莲歪着身子,手指用力抓着地面,发丝散乱垂下,嘴角慢慢渗出血丝来。

    孔黎儿目光平静的看着她,现在的白玉莲,纵然狼狈,也不见有丝毫的愧疚和悔意。

    孔黎儿暗自觉得心惊,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还能嫉妒怨恨到这种地步,简直和变态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莲儿……”白夫人一见立时有些心疼,就要上前来扶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教的好女儿!”白仁友一见火气更大,忍不住对白夫人也发起了火,伸手握住她的手臂一拉,“不准扶!”

    白夫人被他扯得生疼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气又怒又臊,脸上十分无光,一张脸忽红忽白,简直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白仁友仍旧不觉得解气,伸手从身后的侍卫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腰刀来,握在手里寒光闪闪,他咬着牙,眼白都红了,似乎还没有见血,就见了血光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吓了一跳,萧岩锐的眸子一缩,冷冷看着白仁友。

    白夫人尖叫了一声,“老爷,您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白仁友怒喝道:“干什么?你说我要干什么?!今天本官要以正家规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大千劫主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和美女班主任合租〕〔千亿盛宠:闪婚老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回流大时代〕〔不灭剑主〕〔最强医仙混都市〕〔无限升级之最强武〕〔第一强者〕〔我的邻家空姐〕〔超级鉴宝师(风乱刀〕〔君临星空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