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99章 雨夜美男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08
    直到曲声停,孔黎儿才走了过去,树下的林肖白转过身来,“太子妃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点了点头,看着他说道:“听说顺风镖局在招镖师。”

    林肖白不动声色,只淡淡点头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四周风声微微,有些凉意,乌云涌动,空气中有了潮意,像是要下雨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妃若没有别的事还请早点回去休息吧,天气不好,莫要淋了雨。”林肖白头也不抬的说道,似乎并没有想继续镖局话题的打算。

    孔黎儿也没有再深谈,关于顺风镖局的事儿她现在还不太清楚,有了眉目再说也不迟,何况,她觉得尽管林肖白没有说,但是他对顺风镖局的关注只会比自己多。

    转身离开,刚走出花园,一道身影就落在了林肖白的身边。

    林肖白拱手说道:“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微微点头,“今天的事,你做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林肖白苦笑了一下,“但您应该看得出,太子妃似乎并不太喜欢这样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眸光沉凉,嘴唇绷出锐利的弧度,“有时候并不能以喜欢与否来衡量,安全才是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林肖白手指抚着流苏,缓缓说道:“安全……太子妃的周围,似乎都是一些与之相反的因素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微微挑眉,手指尖轻轻一弹,一道水纹在水面上泛起,一朵残花飘在水面晃晃悠悠,在月光下透出几分萧瑟之感。

    “所以,”萧岩锐慢慢说道:“你才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林肖白紧紧抿了嘴唇,没有再说话,萧岩锐也没有说什么,两个人站在这里,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。

    远处隐约传来闷雷声,四周的空气越发有些压抑,潮意越来越浓,最终,萧岩锐开口问道:“今天谁来过府中?”

    林肖白垂下眼睛说道:“幕郡王。”

    “幕峰?”萧岩锐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“他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林肖白似笑非笑,“带了一个名香楼的食盒,说是长公主让他送来的补汤。”

    这话中有话,萧岩锐很快明白,他眉梢一扬,“幕峰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再多说什么,雨点一滴一滴落下,由小到大,由慢到快,在水面上砸出无数的水花,他纵身一跃,很快消失在夜幕中。

    林肖白站在原地,看着波荡的水面,一双眼睛黑沉发亮,雨水打湿眼睫,眼神有些潮湿。

    孔黎儿刚一进院子雨就下了起来,她提了裙摆,快速往廊下奔,到了廊下青月和铭儿片刻不停,一个去铺床,一个去准备热水。

    孔黎儿走进水房,腾腾的热气弥漫开来,让她感觉到温暖,堵在心里的那口气慢慢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青月为她宽了衣,说道:“太子妃快去泡一泡吧,奴婢去熬点姜汤,现在不比盛夏了,这样的一场雨过后应该会很凉,千万别再着了凉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点了点头,青月转身出去,她抬腿迈进了浴桶。

    桶里没有放那些花瓣,孔黎儿已经让她们换成了花汁和药粉,都是她自己配置的,用那些花瓣除了好看,实在没有其它的必要。

    微合了眼睛靠着桶,身体浸在热水中,感觉每个毛孔都很舒服,花香药香混在一处,让她紧绷的神经也慢慢松下来,窗外雨声阵阵,敲打着窗棱,噼哩啪啦作响,她的神思也开始游荡。

    忽然,隐约闻到一丝血腥气,很淡,但很清晰。

    孔黎儿立即睁开了眼睛,伸手抓住了搭在一旁的衣服。

    窗外的雨声依旧,风声也一阵紧过一阵,那缕血腥气却越发浓了,这绝对不是错觉。

    孔黎儿立即起身,胡乱擦了一把,把衣服穿上,低声说道:“什么人?出来。”

    隔着屏风,她仔细听着动静,外面的灯光很亮,无论有什么都会在这屏风上落下影子,灯火摇摇,没有一点异常。

    孔黎儿紧抿了嘴唇,手中握着一把匕首,慢慢绕过屏风,她飞快的看了一眼各个窗子,没有被打开过的迹象,也没有水渍脚印,这么大的雨,如果有人闯入,就算是大罗神仙也得留下一点痕迹。

    真是错觉?她抽了抽鼻子,可嗅觉不会说谎。

    忽然听到一声低笑,还有一声压抑的咳嗽,孔黎儿霍然抬头,看到不远处的屋顶房梁上,侧卧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,还是一个特别好看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穿了一身黑色锦袍,和平常的样式不太一样,有点儿像现代的睡衣,领口微敞,露出锁骨和一小片胸口,肌肤是淡淡的蜜色,在烛光里闪着细腻柔润的光。

    腰带只松松一系,两头垂落,他的长发也没有束起,而是散在脑后,和腰带一般垂落下来,发丝柔顺光亮,如黑色水幕一般。

    他笑眯眯的看着孔黎儿,眉眼精致,像是精心修剪过,根根尾毛睫毛都乖乖听话,眼珠黑亮像水晶一样透亮,嘴唇微白,嘴角翘起,这一丝邪魁的笑意不知道要迷倒多少无知少女。

    孔黎儿见惯了美男,无论是腹黑太子萧岩锐,还是俊朗侍卫林肖白,甚至是花花公子萧峰,都是美男,但是眼前这位,却是明显不同。

    他美得精致,比女人还要精致,这一点对时尚有敏感触觉的现代孔黎儿十分笃定,而且这家伙,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。

    她清了清嗓子,低声说道:“这位公子,这雨夜潮湿,您一个妙龄美男不声不响来到一个女子的水房,是不是不太妥当?”

    尽管孔黎儿以为自己这一口的“古代话”说得还行,但是对于初次见面的这个男人来说,听起来还是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他微微挑眉,眼神透出探究,但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其实上他早就进水房来了,在下雨之前就到了,孔黎儿一进这屋子他就开始闭目养神,并没有偷看,直到孔黎儿嗅到那丝血腥气开始有了防备的时候,他睁开眼睛看到她如同小兽一般的姿态,警惕性十足,却并没有如寻常女子一般大声呼叫,心里就多了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听到孔黎儿的问话,他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,手托着腮,若有所思的看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