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前夫有毒:1000万〕〔怒指苍穹〕〔萌妻喵喵喵:老公〕〔总裁宠妻有点甜〕〔山山传奇:坎坷认〕〔我的前世大有问题〕〔超级做梦系统〕〔盛世绝宠:纨绔小〕〔军少溺宠之王牌影〕〔家养妖夫〕〔奇门风水师〕〔武林外传之捕神系〕〔女王留步〕〔山沟里的制造帝国〕〔海贼王与龙之子〕〔人道崛起〕〔重生之过气影后要〕〔名门金婚:秒杀冰〕〔唐残〕〔梦回岁月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102章 扯平了?怎么可能
    孔黎儿一进水房的门,随后就反手关上。

    她扫了一下四周,看到昨天晚上那个被救下的男人正坐在椅子上慢悠悠的喝着茶,手边的小几上还放着一个粥碗,一双筷子,还有一个小菜碟。

    显然,这家伙已经吃过早膳了。

    孔黎儿忽然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她走上前,在男人的注视中,坐在他的不远处,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男人眉梢微挑,点头说道:“小菜可以,粥的味道差了一些,大约是我盛得早了,有些欠火候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问道:“要不要再来一碗?”

    男人嘴角泛起笑意,“不用,七分饱即可,吃得太多……会肥。”

    他最后两个字说得轻快,笑意浅浅,目光在孔黎儿的身上一掠,怎么看都像有深意。

    孔黎儿忽然气得牙痒痒,老娘肥吗?肥吗?!明明是盈盈杨柳腰好吧?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窗外,问道:“哎,我说,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男人问道:“吃你的粥,还是菜?”

    孔黎儿一伸手把匕首抽了出来,在脖子上一比划,“一剑封喉。”

    男人微眯了眼睛看着她,短促的笑了一声说道:“嗯,一剑就做到了,算是回报你为我治伤,我们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可是天大的恩,天底下有几个人值得他亲自动手杀的?昨天晚上那六个人的身手,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啧啧,真是没有想到,有朝一日自己还会为这样的货色动手。

    他抚了抚额,为自己昨天晚上的“失节”默哀了一秒钟。

    孔黎儿的回答却出乎他的意料,“扯平?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男人一怔,抬起头来看着她,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孔黎儿慢悠悠倒了一杯茶,眨着眼睛说道:“请问,你觉得,是救命之恩是重于泰山还是轻于鸿毛?”

    泰山是哪儿,男人不知道,但是孔黎儿这个比喻,他是听懂了。

    他不急着回答,手指摩挲着杯盖,眼睛看着水面上一片沉沉浮浮的茶叶,心里暗想,这个女子太过狡猾,聪明的女人自己见过不少,可是像她这样的……好像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美,也聪明,但还有一种……说不上来的感觉,总之是很奇特,按说他昨天晚上就该走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想弄清楚,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,还有,她轻描淡写的说起的“追杀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就被他遇上了。

    本来想留个活口问一问,没有想到,那六个人居然这么不禁打,一下子就都死了,害得他懊悔了好一阵儿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做了,他就想着看看这个特别的女子会有什么反应,索性就把六具尸首排放整齐,等着一早看热闹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……她竟然是会那种反应,其实想想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这样,她才够特别。

    总觉得她说出的话,每一句都很真诚,可是每一句里又都像有坑。

    “喂,”孔黎儿见他半晌不答,便再次问道:“泰山还是鸿毛?”

    男人收回思绪,抬眼看着她,“我的命,不能用这个来计算,有机会你就会明白,它究竟值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至少比鸿毛重,对吧?”孔黎儿问道。

    男人微眯了眼睛,“你想说什么?要是想着让我留下来给你当侍卫,免谈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“嘶”了一声,这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她清了清嗓子,端着茶走到男人近前,“当然不是,您这么大腕儿,怎么可能让您当个侍卫呢?”

    男人看着她那杯茶,手托着腮问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孔黎儿掀开杯盖往他面前一递,笑吟吟的说道:“您放心,里面没迷药。”

    男人眼角泛起笑意,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,”孔黎儿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这是一杯拜师茶。”

    男人一怔,托着腮的手臂微微一颤,手掌差点从脸上滑下来,“什……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拜师茶。”孔黎儿正色说道,随即双腿一弯,跪在男人的面前,“师父在上,受徒儿一拜。”

    男人愣了一会儿,随即朗声一笑,笑声闷在胸膛里,沉稳好听。

    他伸手接过茶杯,孔黎儿还没有看清楚他怎么动的,双腿就像被什么顶起来,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慢慢滑着杯盖,浅浅喝了一口,笑吟吟的说道:“为什么要拜我为师?”

    孔黎儿还没有回答,他再次问道:“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孔黎儿回答道:“高人,徒儿知道一句话,叫见高人不服有罪。我可不想当罪人。”

    男人再次笑了一声,“很好,我赫连辰收一个太子妃当徒弟,也不算亏,说出去也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诧异,她倒不是想瞒着什么,本来就想随后表明身份的,没有想到,这个男人已经提前知道了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他叫赫连辰?

    “我在府里已经转了一圈儿,要是还弄不清楚你的身份,也太白痴了。”赫连辰说道。

    他说罢,也做好了孔黎儿会问他一些情况的打算,比如,为什么会受伤,又为什么会跑到孔府来,还有,他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可是,孔黎儿什么都没有问。

    只是把他带到了另一个空院子,安置好所用之物,还拿来了上好的刀伤药,配置了一些补药,甚至开了每日的膳食清单让他过目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答应收下她,是觉得她好玩儿,有不同于其它女子的地方,可是现在,他有些小小的庆幸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……还从未有过。

    除了对他好,孔黎儿一个要求也没有提,一个问题也没有问,赫连辰对孔黎儿的印象也一点一点加深。

    除了来送东西,孔黎儿也没有过多的打扰,赫连辰用了药,又自己运了功,伤好得很快,等到晚上孔黎儿来送晚膳的时候,他的气色已经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见到孔黎儿来送晚膳,他笑了笑说道:“今天晚上的饭又有什么名堂?”

    孔黎儿把饭菜摆好,“当然是对伤口好,清淡为主,营养也不可缺,您放心,里面依旧没有迷药。”

    赫连辰忍不住笑意放大,一边吃饭一边问道:“你的医术治药之法,是从哪里学的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君少心头宝,夫人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和美女班主任合租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武道大宗师〕〔最强医仙混都市〕〔一生为你空欢喜〕〔隐婚娇妻:老公,〕〔空间种田:冷酷王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回流大时代〕〔第一强者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