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无敌护花兵王〕〔都市之绝品耍贱系〕〔女校男教师〕〔无敌透视仙医〕〔快穿Boss的心尖宠〕〔游戏世界旅行者〕〔超脱晶壁系〕〔雨中猎人〕〔诸天投影〕〔据说我是未来主角〕〔网游之剑履山河〕〔红楼之尴尬夫妻〕〔汉当更强〕〔朕的皇后是只猫〕〔归田园居:病王娇〕〔影后来袭:王爷不〕〔兵者〕〔悬旗〕〔惊天剑帝〕〔杨小落的便宜奶爸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103章 杀人者的身份
    孔黎儿愣了一下,没有想到赫连辰会问这个,他可不想青月、铭儿那么好糊弄。

    赫连辰见她微愣,“不能说?不勉强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微笑道:“也不是不能说,是实在拿不出手,因为家父一生戎马,经常上阵杀敌,受伤是常有的事,我别的做不了,看着又实在心疼,只好偷偷翻些医书来看,有时候偷学军医的医术,一来二去也就练了一点皮毛,实在不是什么师从名医。”

    赫连辰见她说得真切,也合情合理,便不再深问,“倒是一个孝顺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,但是她注意到,赫连辰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似乎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他又吃了几筷子,有些心不在焉,便放下不再吃了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?”孔黎儿诧异道,“味道不好?”

    赫连辰淡淡说道:“怕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孔黎儿差点被一口气噎死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我要运功疗伤了。”赫连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孔黎儿没有再说什么,收拾了碗筷食盒,转身快步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她心里清楚得很,赫连辰身上的刀伤虽重,但只是皮肉伤,以他的身手,能够伤得了他的一定不是一般人,也不会只留下这么一处刀伤,应该还有内伤什么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太警醒,自己之前只来得及给他处理外伤,还没有看有没有其它问题他就睁开眼睛了。

    自己运功疗伤,是不是像影视里那里,头上冒烟儿的那种?

    她很想看看,但最终还是忍住了,赫连辰敏锐力非凡,虽然没说,但他一定不是一般人,难得遇到这么一位高人,还是不要惹得他不高兴得好。

    所以,她片刻没有停留,快步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赫连辰也没有立即运功,他的疗伤之法需要全神贯注,这么长时间过去,他不知道孔黎儿会不会忍不住想要问或者偷看之类,并非是怕她有什么异心,而是他不能容许自己分心。

    让他意外的是,孔黎儿连脚步都没有停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赫连辰微微挑眉,忍不住暗自失笑,难道真的是自己太多疑多心,错怪这个小丫头了?

    他站在窗前,看着沉沉夜空,他的脑子里回旋着孔黎儿之前说过的对她的父亲做过的事,眉眼间的冷意微微一暖,随即想到了什么目光又一凉。

    家人……亲情……

    哼。

    似乎还不如这个刚刚认识的小徒弟来得贴心,这么多年,她还是第一个对他关怀备至的人。

    夜色中,男子临窗而立,俊美的眉眼中泛起丝丝暖意。

    在林肖白的院子中,一人站在树下,淡淡问道:“还是没有头绪吗?”

    林肖白摇头说道:“没有,那六个人倒是好查,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本宫要的,是杀人者的身份。”萧岩锐转过身,目光幽凉,“一剑封喉,这样的高手在江湖上并不多见,本宫查看过伤口,也并非是一般的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林肖白点头说道:“我也问过裴老,依他的推测,极有可能是多年前就失去消息的秋风落叶扫。”

    “秋风落叶扫……”萧岩锐垂下眼睛,看着腰间的佩剑,“那是铸造大师最后造出的两把名剑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林肖白说道:“所以……这个杀人者的身份更让人觉得神秘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微眯了眼睛,手指抚过剑柄,“太子妃的意思是,六个死人的身份更重要?”

    林肖白点头说道:“是,太子妃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心中疑惑,她又在想什么?对于她来说,无论是被杀者还是杀人者都应该重要才对,她应该充满了好奇心。

    可是,她总是特立独行得很,让他也越来越摸不清她的脾性。

    有意思。

    萧岩锐摆了摆手说道:“那你就专心按她的吩咐做,杀人者……本宫自会去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林肖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顺风镖局的事……你都知道了吗?”萧岩锐转了话题,目光清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林肖白不动声色的提了一口气,“是。昨天太子妃也提到过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点点头,“本宫知道。你有什么想法吗?”

    林肖白勾了勾唇角,“或许还不到时机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的眼中浮现几分赞赏之色,“林肖白,你比之前沉稳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林肖白没有说话,沉稳和成长……都是要付出代价,经过磨砺的。

    萧岩锐和林肖白分开去往孔黎儿的院子,透过窗子,看到她在厢房中,纤细的影子投射在窗子上,看上去有些单薄。

    他无声靠近,走到窗下,手中光芒一闪,窗子被无声推开一条小小的缝隙。

    孔黎儿站在桌子前,身上围着一条围裙,围裙上有一些花花绿绿的颜色,像是用手抹的,她在一片灯光里,紧握了嘴唇,神情专注的看着手里的一小撮粉末。

    粉末的颜色有些怪,说不太清楚那叫什么色,但是不知道怎么的,映着她雪白的手指,出奇的好看。

    她用手指捻着,观察着,漂亮的眉头微微拧着,不知道到底在看什么,纠结什么。

    萧岩锐不自觉的勾起了嘴唇,这小丫头这副样子自己还是第一次见,有一种……坚定和自信,让他想起自己第一次站在千军万马前,生涩却不曾想过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他这样想着,微微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“谁在那儿?”孔黎儿突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萧岩锐回过了神,暗自惊讶这丫头什么时候警惕性这么高了,他放下窗子,转身走到门前推开,“我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抬头看了看他,接着又低头看向自己手里的东西,“噢,是你呀,关上门,谢谢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的手指还没有碰到门,孔黎儿又补充说道:“动作轻一点,别吹了我的粉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又气又乐,但还是放轻了动作,走到她面前,看着她手里的东西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眼影。”孔黎儿头也不抬的说道,嘴里嘀咕道:“还是有些粗了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听林肖白说了,白府之行虽然不太顺利,烦心的事情不少,但是孔黎儿却也出了不小的风头,貌似……和她手里的这些东西有关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大千劫主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和美女班主任合租〕〔千亿盛宠:闪婚老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回流大时代〕〔不灭剑主〕〔无限升级之最强武〕〔最强医仙混都市〕〔第一强者〕〔君临星空〕〔我的邻家空姐〕〔超级鉴宝师(风乱刀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