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134章 不要打草惊蛇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09
    暗影中的那个人动作鬼鬼祟祟,左看右看,孔黎儿看着他怎么也不像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,偷偷跑到永安宫的后房坡来干什么?

    她慢慢起了身,让院子里的宫女太监各自回去,不动声色的靠近身后的树,站在树上看着那个人。

    那人绕过去,渐渐看不见了,孔黎儿思索再三,觉得那人不像是个高手的样子,自己可以应付,她不想打草惊蛇,便悄悄顺着

    树下到了宫外的平地上。

    顺着墙根去找那个人,果然,绕到后房坡,看到有个人正弯着腰在做什么,她刚想过去,忽然,身后有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

    肩膀。

    孔黎儿吓了一跳,差点叫出声来,急忙捂住嘴转头一看,发现竟然是一个长相俊美的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他的皮肤白净,眉毛黑浓,弧度并不锋利,眼睛很亮,但目光十分温和,鼻梁高挺,嘴唇红润,嘴角挂着微微的笑意,看着他

    ,孔黎儿忽然想起一个词。

    温润如玉。

    心里的惊慌和怒意退了大半,正想问男人是谁,男人摆了摆手,又指了指那个正在偷偷忙着的人,示意她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孔黎儿看着这个男人的脸,莫名有一种信任感,她想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很快,那个人忙活完了,直起腰来看了看四周,这时离的距离不远,正好有一线月光从云层后面透出来,那人的脸立即映在月

    光里。

    孔黎儿看得真切,但这个人眼生的眼,并不认识,但是她身上的服饰,还有那种习惯性的动作姿态,应该是一个太监。

    太监?孔黎儿心头一跳,她直觉感到没有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她正想大叫一声冲出去,把那个太监抓住,但身后的男人比她更快的拦住了她,似乎怕她出声,还用手捂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孔黎儿不由得有些冒火,就算是有什么好感这个时候也被弄得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更让她觉得可气的是,这个男人的手中还有一块丝帕,隔开了他的手和她的脸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嫌她脸脏?

    啊呸~!自己还没有嫌他手脏呢?

    这么一耽误的功夫,那个太监已经跑了,转眼就没有了影子,男人松开孔黎儿,孔黎儿立即一推他的手,把脸一甩,怒声说道

    :“你干什么?你谁啊?”

    男人笑了笑,并没有恼怒,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她,“你想去抓人?”

    孔黎儿冷笑了一声,“不然呢?难不成本宫还请他吃饭?”

    “本宫?”男人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孔黎儿这时候觉得,这个太子妃的名头这个时候最好用了,此时不用,更待何时?

    她把腰杆一拔,“嗯,本宫正是太子妃,你对本宫不敬,究竟是何人?”

    男人听她说她是太子妃,脸上快速闪过一丝惊讶,随后又仔细打量了她几眼说道:“原来是太子妃殿下,失敬。只是,不知道这

    夜深人静的,太子妃怎么会独自在此?”

    孔黎儿气得发笑,一指刚才那个太监站在的地方,“你说为什么会单独在这里?还不是因为刚才那个太监?现在可好,守了半天

    ,被你放走了!”

    她顿了一下,后退了几步双手抱着肩膀对男人说道:“你不会是和那个太监是一伙的,故意放他走的吧?”

    男人一愣,随即脸上露出笑意,“想不想看看,他藏了什么?”

    孔黎儿把怒气压下,想起刚才那个太监手里的确是拿着东西,但是他走的时候却是空着手。

    她白了男人一眼没有说话,转身走到太监藏东西的位置,低头看了看,那里的确一片被翻动过的位置。

    男人不知从哪里找了一根木棍,伸过去就要挖,孔黎儿拦下他说道:“慢着。本宫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男人一笑,也不和她争辩,她蹲下身子,翻开那片土,很从,从里面挖出一个布包来。

    布包是明黄色的,丝质,孔黎儿看到这个小布包,心里就有些不太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按说,在这种等级森严的社会,明黄这种颜色,只有皇族能用,怎么会成了布包?

    她用木棍打开布包,里面的东西很快翻了出来,是一个小布偶,做得很粗糙,甚至没有头发,只用黑线描了鼻子眼睛,身子上

    用毛笔写了字,身上扎着一些冰冷的针,在月光下闪着幽冷的光。

    她凑近仔细看了看,上面的字一个一个念下去,她不禁抽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当今皇帝的名号。

    我天,孔黎儿心尖儿打了一个突,这分明就是那种常见的什么蛊术,用小人扎针,以此方法来达到暗害人的目的,虽然不科学

    ,但是用心却是狠毒,在古代人看来,是最恶毒最阴险的诅咒人的方式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事情到现在,已经十分明显,就是有人用这个布偶来陷害康妃,说她用这个来暗害皇帝,至于为什么,还用问吗,当然是为了

    五皇子。

    真是心思歹毒啊……

    只可惜,没有抓住那个太监。

    孔黎儿刚叹了一口气,身后的男人说道:“太子妃不必心急,既然对方埋下这个东西,就一定会有下一步行动,如果刚才把那个

    太监抓住,除了会打草惊蛇之外,也无济于事,他一定不敢损招出主子是谁,就算是招了,对方也有办法不承认,不如等着,

    守株待兔,让他们自己找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的眼睛一亮,对呀,这的确是一个万全的法子,不但能再次引出那个太监,还能把他身后的主子引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孔黎儿想了想,心里有另外一个打算,不过这事儿她不想告诉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于是,不动声色的把东西放回去,重新埋好,一声没吭的往永安宫走。

    男人似笑非笑的拦住她,“太子妃这是要走吗?”

    孔黎儿眉梢一扬,“不然呢?站在这里做什么?你最好给本宫让开,不然的话,本宫叫一声,定让你有无穷无尽的麻烦,定要叫

    你好看!”

    孔黎儿按下想要骂人的冲动,文邹邹的搬了一套这样的说辞,对方不但没有害怕,反而笑了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