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138章 做戏做足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09
    孔黎儿转头看到德公公手里捧着的东西,不用打开她也知道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睛,嘴唇微微翘了翘。

    这个神情没有逃过萧岩锐的眼睛,他低声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孔黎儿转头看着他,眨巴着眼睛问:“我哪里笑了?太子殿下眼睛花了吧?”

    萧岩锐若无其事的慢慢理了一下袖子,说道:“是嘛……”

    孔黎儿听他拉长的声调,像是一根细丝被慢慢的拉长,而自己的心就系在那一头上,被挂在了半中央,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,

    真是难受。

    她不禁又看了萧岩锐一眼,心里忍不住嘀咕,这家伙不会是知道什么吧?

    而她这一眼,更加让萧岩锐认定,孔黎儿一定与这件事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这时,德公公已经捧了东西走到了皇帝的面前,只是外面用布包着,众人看不到里面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韦妃扫了一眼布包,看到外面明黄色的布,眼睛顿时一亮,飞快闪过一丝惊喜,手中的帕子掩住了嘴,也掩住那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她声音有些尖细,尽力装着平静问道:“哟,这是什么呀?康妃姐姐,你这宫里,还有这种奇怪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康妃紧抿了嘴唇,抬头看着德公公手里的东西,纵然不知道布下面是什么,她也预感到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,皇帝的怒意也是

    由这东西而起。

    皇帝见她不说话,短促的笑了一声说道:“康妃,这是什么,你应该心里有数吧?”

    康妃把牙关一咬,向上叩头说道:“回皇上,臣妾不知。”

    皇帝勃然大怒,霍然站起,怒目注视着她说道:“你不知?莫非这等肮脏事,还要朕来提醒你不成?”

    康妃直直跪在那里,垂着眼睛不说话,她不否认,但也不承认,瘦了的她更添清丽,这些日子用了孔黎儿的保养品,又在饮食

    上调理,不仅身材皮肤好了,连头发也黑亮了。

    她这副模样……倒让皇帝想起她刚刚入宫时候的样子,康妃的母家也是大家,她是大家闺秀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而且还有几

    分傲气,一贯不会像其它的妃嫔那样刻意去讨好皇帝,也正因为这样,皇帝对她颇有几分偏爱。

    皇帝微微有一瞬间的恍神,他把火气往下压了一压,声音也缓和了一些,“康妃,朕知道,你关心岩真,他是朕的孩子,难道朕

    就不关心他吗?可是……他不争气,犯下大错,朕没有要他的命,保全了他,实指望着他能够做出一点政绩来,也好将来让他

    回京,可是……他那里偏偏就出了岔子,实在有负朕的嘱托!朕何尝不痛心?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可你呢?竟然因为记恨朕!想让朕死!”

    他最后一句说得字字如刀,唰唰的割在康妃的身上,她忍不住颤了一下,猛然抬头看着皇帝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没有!臣妾纵然再心疼真儿,也不敢记恨皇上,更不敢……皇上,”她说着,重重一个头磕在地上,“臣妾宁愿自己

    死,也不想让您有丝毫的损伤!”

    皇帝见她到现在都不肯承认,不禁更加恼怒,刚才生出来的那点不忍,也飞快散去。

    他上前一步,正要说什么,萧岩锐突然上前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萧岩锐一站出来,正在看戏的孔黎儿心头一跳,忽然有些紧张,她不知道萧岩锐要干什么,这件事情是否又和他有关。

    萧岩锐的手段她是知道的,本来有把握的事情,她生怕由于萧岩锐的插手而变得复杂。

    但她此时不敢随意说什么,更不能制止,只能耐心看着。

    萧岩锐开口对皇帝说道:“父皇,或许这里面真有什么误会,儿臣此次离京几天,在回来的途中偶遇几个江湖中人,看起来神色

    匆忙,且面露凶光,儿臣便跟着他们,后来发现他们果然是一些恶徒,但并非是什么马匪,所谓马匪,也不过是凉州知州编造

    出来的,他利用一些江湖人在本地生事,利用百姓之口宣扬扩大。”

    皇帝一愣,眉头随后皱起,“竟然有这种事?那知州……”

    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完,显然也是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萧岩锐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凉州虽然并不富庶,但天高皇帝远,他一手遮天,俨然一个土皇帝,但是自从五弟过去之后,兢

    兢业业,不敢有一丝大意,这样一来,就触犯了知州的利益,他不敢明着与五弟对抗,只能用这种些阴招,父皇,凉州知州曹

    琨是什么出身,您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皇帝冷笑了一声说道:“朕记得,凉州知州曹琨曾是一员武将,因为杀良冒功,朕想要杀他,但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说完,目光瞟了韦妃一眼。

    韦妃的脸色微白,脸上的笑意茫然无存,说道:“皇上,这事儿哥哥可是冤枉,他也不知道这个曹琨竟然如此胆大,竟然不知悔

    改,又犯下这种大错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一听就明白了,原来当初曹琨在韦妃的哥哥手下当副将,当初为他求情的人自然也就是韦妃的哥哥了。

    康妃听到这里,眼中忍不住落下泪来,向上叩首说道:“皇上!求皇上明察!”

    孔黎儿不禁在心中一阵唏嘘,康妃从见到皇帝开始,无论皇帝怎么生气怎么喝斥,她都没有哭过,现在听到这些关于五皇子的

    事,坐实五皇子是被冤枉的,她最终忍不住哭了。

    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。

    皇帝的脸色也缓和了许多,正想劝康妃几句,忽然听到身后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众人一看,韦妃不知道怎么回事,竟然晕了过去,她身边的杏娥扶住了她,但动作略慢了一些,没有扶得太稳,韦妃的一只手

    碰到了德公公手中的布包,把那块蒙着的布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皇帝问道。

    他一边说,目光一掠看到德公公手里的东西,火气又窜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娘娘,娘娘,”杏娥连声叫着,韦妃慢慢睁眼,手扶着头说道:“皇上恕罪,方才臣妾不知怎么的,突然一阵眩晕,臣妾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没有说完,一转头看到了德公公手里的东西,顿时一怔,随后尖叫道:“天啊,那是什么?!”

    她说着,挣扎着站了起来,气急败坏的说道:“康妃!你做得好事!你竟然……竟然意图谋害皇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