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143章 你开心就好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09
    孔黎儿看着萧岩锐的神色,听着他的问话,心里渐渐冒出火气来。

    冷笑了一声问道:“太子殿下,此话何意啊?审问我?”

    萧岩锐见她竟然恼了,微微一怔,心里有些复杂的意味漫上心头,他握着杯子沉默了片刻,低头看着杯子里的微荡的水纹,低

    声问道:“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孔黎儿几乎没有听到,迟疑了一下回答道:“做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立即反问道:“什么是该做的事?”

    孔黎儿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,侧首看向他,沉吟了一下说道:“奉太后的旨意做好迎接圣苗使团的事情,帮助各位妃嫔娘娘做

    更好的自己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看着眼前的少女,目光晶亮,像是天边最亮的星,那一束光,忽然照入他的心底某一处,原本黑暗的深处亮了亮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奇妙,他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转过头,目光落在自己的指尖上,微微用力握着杯子,指尖有些发白,他沉声说道:“后宫和前朝分不开,朝堂风云诡异,后宫

    则是杀人不见血,别以为那些女人都是安分守己的,她们阴毒起来,比男人更甚。你最好不要过多的介入,否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如何?”孔黎儿反问道:“否决有可能站错队,坏了你的大计吗?太子殿下,人心是难测,但并不是人人心里都想着飞黄腾

    达,并不是人人都想坐上那个位子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的眸子猛然一缩,心里微微泛起怒意,又有几分苦涩,这种滋味很难形容,也让他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他盯着她看了半晌,孔黎儿也回望着他。

    他的眼底一层层蒙上冰霜,黑而冷,良久,他微微勾唇,浮现一丝冰冷的弧度,“噢?那你倒是说说,康妃的五皇子岩真,还有

    安王,都是什么心理?他们都是闲云野鹤,看富贵荣华如粪土的清人雅士,对吗?”

    孔黎儿一愣,她知道萧岩锐毒舌,但是这样直接的质问,没有任何的怼她,甚至是有些气急败坏的意味,她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宫中之争,皇子夺位,向来没有那么简单,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,但是历史她可知道不少,情况有多惨烈,书中

    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她也没有萧岩锐说的那个意思,她指的明明就是那些后宫中的女人,比如刘答应之类的,一辈子熬着,没有依靠,只能眼巴巴

    的盼着皇帝多看几眼,等到皇帝一死,她们的明天是什么样,出路在哪里,这都是未知。

    怎么……萧岩锐绕到五皇子和安王身上去了?

    她一时语结,想着要怎么解释,萧岩锐已经站了起来,语气淡漠如水,“康妃可以高兴了,五皇子可能不日便将回京,至少凉州

    一劫是躲过去了,还有安王……哼。”

    他冷哼了一声,后面的事没有再说,顿了一下说道:“不要小看康妃,能坐到妃位,生下皇子,又平安长大,能隐忍这么多年,

    在韦妃盛势之时都没有能把她怎么样,这样的女人能是简单的人吗?孔黎儿,本宫念你还有太子妃之名,不想你死得不明不白

    ,太子妃的国丧大礼可是很费钱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,没有再作停留,大步走了出去,留下孔黎儿自己在那儿呆得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好半天孔黎儿才回过神来,我靠……她忍不住在心里爆了粗口,这位太子爷发的什么疯?好好的扯什么太子妃的国丧大礼?

    啊呸呸呸!老娘还想着多活……不对,被气糊涂了,还要长命百岁,还想赚大钱和你罢婚不用再看你的臭脸呢,还想找到回去

    的路过我的文明方便日子呢,还要顺便拐你一些古董文物回去呢,把值钱的都带走!

    她气呼呼的想了半天,自己倒了一杯茶咕咚喝了一通,仍旧没有感觉缓解。

    不行,她得出去走走,不然要爆炸。

    皇帝还在康妃那里,她也不好去找康妃,想了想自己走出宫门去外面转转。

    她对宫里并不熟悉,索性就随心情,觉得哪好就往哪里走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路,穿过几个月亮门,忽然听到有轻微的水声,她顺着声音过去,果然看到一处水塘,说是水塘,远远望去一眼望不

    到边,湖水青绿,碧波微荡,两边树木枝叶倒映水中,让人一看便觉得心神宁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孔黎儿长吐了一口气,在水边捡了几个小石子朝着水面扔出去,一路溅起水花,她忍不住笑了笑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另一个点子,觉得比较可行,接下来一定要实施一下。

    正在想着,忽然听到有人一声低笑,“太子妃只顾着自己痛快,惊扰了我的鱼儿了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转头看过去,这才发现在一块大石头的另一边还有一个人,倚着石头,手里拿着钓竿正在钓鱼。

    正是安王。

    他依旧是一身月白色锦袍,乌发垂在肩头,丝丝随风飘动,黑白交映,这么朴素的颜色竟然生出一种高远飘渺的意味来。

    他微微笑着,眉眼温润,嘴角翘起,看起来温润如玉。

    孔黎儿忽然觉得,他的笑意像是春风一般,柔柔的,痒痒的,带着一点暖,把她心底的烦躁抚平了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扔了剩下的几块石子,“抱歉,我不知道你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安王摇头说道:“无妨,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莫名有些心酸,这句话击中了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,穿越到这个陌生的地方这么久以来,她有过紧张和害怕,面对生死

    追杀,不怕是假的,但也只能咬牙扛着,忍着,自己一路挨过来。

    有人对她恭敬,有人对她服从,有人在意她的冷暖饥饱,但是,从来没有人说过,你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一句看似不经意的话,孔黎儿却觉得无比窝心,原来还有人在意她的心情,在意她的委屈。

    见她沉默无言,安王歪头看过来,“太子妃怎么了?在宫中不习惯?受了委屈?”

    孔黎儿吸了吸鼻子,走过去说道:“没事儿,谁能让我受委屈,哎,你钓到几条鱼了?”

    她说着,伸手去掀一旁的水桶盖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