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165章 病情怪异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10
    杏娥话峰一转,抬手掠了一下头发说道:“可是啊,这人嘛,总是分三六九等的,比如铭儿姑娘你,在太子妃的身边,总比一

    些不懂事的末等宫女要好。我们做奴婢的尚且如此,更别说主子们了。我们娘娘啊,是皇上心尖上的人,她有事儿,谁也不得

    安生。所以我们做奴婢的更得小心伺候,办事自然要利索,走路也就快了。铭儿姑娘,改日再聊,时间不早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罢,微微福了福身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铭儿气得脸通红,抿着嘴唇看着她带人走了。

    孔黎儿对杏娥不感兴趣,她感兴趣的是那些被太监放在小车上带走的东西,那些布……是用来干什么的?

    看来,今天晚上很有必要再去韦妃那里看看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继续往前走,总算找到柳答应住的地方,这里有些偏,也没有什么灯,看上去黑乎乎的,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铭儿低声说道:“这……不会是错了吧?怎么看着也不像个小主住的地方啊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想着柳答应现在的身材容貌,心想还真不一定,她举了举灯笼,“敲门试试。”

    铭儿点了点头,上前几步到了门前,用力拍了拍门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院中响起脚步声,有人问道:“何人敲门?”

    铭儿清清嗓子问道:“敢问这里是柳答应的住处吗?”

    里面的人开了门,点头说是,铭儿说道:“麻烦请回一声,奴婢是太子妃派来的。”

    对方一听立即面露喜色,“啊,原来是贵客到了,快请进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急忙开了门,把孔黎儿和铭儿让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个宫院很小,院子里也没有什么景儿,只有一棵树,已经开始落叶,更添了几分萧瑟之感。

    孔黎儿一边走,一边环视着四周,院中没有点灯,光线很暗,隐约听到角落里有滴水声,她凝聚目光一望,好像那边有一眼水

    井。

    宫女带着她们走到门口,对里面说了一声,柳答应从里面走了出来,一脸的欣喜。

    铭儿对她行了个礼,柳答应急忙过来扶,“姑娘不必多礼,快,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扶铭儿的一瞬间,孔黎儿发现,她的手背上似乎有一些红斑,而且像是略肿了一些。

    她不禁心里纳闷,下午把脉的时候,并没这些红斑啊。

    进了屋,屋里的摆设也非常简单,说实话,比康妃院中的宫女房间都不如,孔黎儿心中唏嘘,难怪这些女人费尽心思要讨好皇

    帝,千方百计要获得恩宠,的确,恩宠就是她们的命啊。

    没有了恩宠,连命也变得不值钱,和一只蝼蚁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柳答应请铭儿坐下,铭儿把孔黎儿交给她的方子拿了出来,双手递给柳答应。

    柳答应接过的时候,孔黎儿注意她的手,仔细看了一眼,在灯光的映照下,那些红斑更加清晰,没错,的确是有,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孔黎儿给铭儿递了一个眼色,铭儿顺着她的目光看到柳答应的手,立即会意,思索了一下问道:“小主,有句话,不知奴婢当不

    当问。”

    柳答应说道:“有什么话,姑娘但讲无妨。”

    铭儿笑了笑,“奴婢来的时候,太子妃吩咐了,身体之事无小事,无论是治病也好,调理也罢,都需要对症下药才对,否则,是

    药三分毒,非但不会治得好,反而会引发其它的病症。”

    柳答应急忙点头,“是,太子妃说得极是,有劳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铭儿问道:“那,柳答应能否说一下,您手背上的红斑是何时发的,奴婢记得,您下午去的时候,好像并没有这些。”

    柳答应的脸上浮现几分哀色,她垂下脸,在烛光的暗影里,肥脸憔悴,暗斑丛生,毛孔粗大,她的皮肤看上去很薄,像是裹着

    一汪水,一碰就会破的样子,让人心生惧意,根本敢看第二眼。

    孔黎儿看着心中唏嘘,任谁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一张脸,更别说皇帝了,宫里美女无数,他又怎么会愿意对着这么一张脸?

    柳答应的心算是强大了,恐怕有极少数的女人承受得住这种打击,不只容貌身材走形,更重要的,还要承受这些改变而带来的

    影响,皇帝的厌恶和冷落,其它妃嫔的嘲笑,甚至是宫女太监的落井下石……

    沉默了许久,柳答应才说道:“我身上这些红斑,生的快,去的也快,一般是饭后会长一些,等到饭过上半个时辰,就会慢慢消

    退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铭儿飞快看了孔黎一眼,“有什么其它的症状吗?”

    “生了斑点之后感觉刺痒,皮肤有些紧绷,发胀,消退之后,感觉有些发烫,皮肤看上去会更暗沉一些。”柳答应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孔黎儿敏锐的抓住了她话中的关键,吃饭之后会有这种症状,那么,也就证明她心里的猜测是真的,柳答应的变化,果然是病

    从口入,那么,她每天都在吃什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对铭儿说道:“铭儿姐姐,太子妃是不是说过,让你问小主要一份每日饮食的清单?”

    铭儿立即说道:“是,的确,太子妃吩咐过,不知您是否方便?”

    柳答应面露难色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她身边的宫女说道:“这位姐姐,实不相瞒,您也看到了,我们这儿……只有奴婢一个人伺候小主,也不像其它宫中有什么小厨

    房,我们就吃一些宫里送来的吃食,送什么就吃什么,实在没有点餐的权利,所以,每天吃什么,我们也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心头微动,怎么会这样?随机的?

    她本来怀疑是柳答应身边的人所为,但来了以后她也发现了,柳答应身边就这么一个宫女,要是这个宫女做的,未免太明显,

    这么久的坚持,早就败露了,无异于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她就想到二个可能,也许是有人利用食物相克的道理,长年让柳答应吃一些不当的东西,现在看来,如果食物是随机的,自己

    这个设想也就不成立了。

    那……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