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199章 奇怪的反应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16
    铭儿听到孔黎儿的话,不禁一呆。

    孔黎儿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走吧,去见康妃。”

    康妃午饭也没有吃多少,出了这事儿,谁还能吃得下饭去。

    见她来了,康妃急忙让冬儿上了茶。

    孔黎儿坐下说道:“康妃娘娘,这个小玲,是什么时候来的永安宫?”

    康妃苦涩的一笑,“除了冬儿一直跟着我,其它的人都是到了永安宫之后才从内务府调过来的,也有两个之前宫中的老人,不过

    ,现在都在别的妃嫔宫中,也没有好意思去要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点头,“我前几天见过小玲,她被韦妃质问,因为没有回答问题而被杏娥掌嘴教训,当时还是我替她解的围,让铭儿送她

    回的永安宫。由此可见,她应该不是韦妃的人。”

    康妃迟疑道:“那她的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他杀。”孔黎儿回答道:“她是被人勒死之后,抛入井中的,死亡时间,应该是在今天早晨天亮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康妃低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铭儿也瞪大了眼睛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“只是那时候人少,并没有人发现,”孔黎儿看了铭儿一眼,说道:“从尸体被泡的程度上来看,应该就是天亮之前。”

    还有更专业的说法,孔黎儿没有提。

    孔黎儿说罢,停顿了一下想了想说道:“还有一点,这个凶手,应该是个男人,而且是个惯用左手的人,康妃娘娘不妨想一下,

    最近可有见过这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康妃怔了怔,她垂着眼睛,半晌说道:“并没有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说道:“那就不好办了,小玲被杀,线索到这里就断了,她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,不如娘娘派人去搜一下她的房

    间和东西,看看有无收获。如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,本宫也只能认了,反正她已经死了,本宫承蒙太子妃搭球,所幸也无大碍。”康妃接口说道。

    孔黎儿点了点头,“如此,娘娘就自行定夺吧,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太子妃。”康妃说道:“冬儿,快送太子妃出去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走出殿中,回到自己的住处,坐下问铭儿,“青月还没有回来吗?”

    铭儿回答道:“还没有呢,青月姐姐今天把做的衣服样子拿过去了,可能上完课之后还要讨论一下衣服的事情,没有那么快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点了点头,“对,把这事儿给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铭儿抿着嘴唇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说吧。”孔黎儿说道。

    铭儿笑了笑,“什么也瞒不过您。奴婢是觉得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手指抚着那个养着小红鱼的鱼缸,“嗯,什么奇怪?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铭儿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就是康妃娘娘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捻了一点鱼食,轻轻洒入水面,小红鱼先是静止了一会儿,随后突然发力,摇着尾巴冲了上来,嘴巴一张,大口大口的

    开吃。

    这鱼儿,孔黎儿心里暗笑,也亏得是鱼,这要是别的猛兽,还真有点杀伐的气势。

    她一边喂鱼,一边说道:“怎么个奇怪法?”

    铭儿说道:“就是……奴婢如果是她的话,一定会很着急,因为小玲死了,毒又没有发现,而且小玲是被人……残忍的被人杀死

    的,这明显就是杀人灭口嘛,也就是幕后主使干的。奴婢会很害怕,想要查出真凶到底是谁,因为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再来

    杀自己啊,这多可怕呀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点了点头,微笑着问道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,”铭儿眨巴着眼睛,“奴婢觉得奇怪呀,康妃娘娘并没有害怕的样子,也许她是身份尊贵,不好意思显露出害怕,可是,

    她也不着急,不急着查凶手,这就有些让人猜不透了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把鱼食扔干净,擦了手说道:“行啊,小丫头长进不少,都可以分析出这些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铭儿人脸一红,眼睛里却闪着兴奋的光,“太子妃觉得奴婢说得对?”

    孔黎儿点了点头,“不过……这些不要出去跟别人说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。随她去吧。”

    铭儿立即正色,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看了一会儿书,听到有脚步声响,随后青月就走了进来,行了礼笑眯眯的说道:“太子妃,奴婢拿去的衣服样子各宫小主

    都很喜欢,有的还试穿了一下,还有两个地方需要修改一下,基本上就可以订了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也没有想到事会这样顺利,让青月把情况详细说了一次,她不禁连连点头,不得不承认,在做衣服这方面,青月的确很

    出众,完全有资格做一个服装设计师。

    孔黎儿没有让她做别的杂事,让她专心修改这件衣服,做好之后好把图纸交给参加瑜伽舞的人,让她们赶快照做。

    吃过了晚膳,孔黎儿正想着去柳答应那里一趟,还没有出门就看到萧岩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孔黎儿这才想起来,晚上还答应了太子殿下练习吉他,看来要晚一点儿去柳答应那里了。

    萧岩锐一见到她,还没有等孔黎儿开口,便先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孔黎儿一愣,有些莫名其妙,“没事啊,太子殿下何意?”

    萧岩锐闷了一口气,这个女人是傻的还是笨的?明明不傻又不笨,怎么偏偏到了自己这里就总是呆呆的?要不然就是犀利跟钉

    子一样,非走两个极端吗?

    亏自己一回宫就听说永安宫死了一个宫女,什么也没有顾上就急忙过来看她。这个女人怎么……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康妃不是中毒了吗?你们不是经常在一起吃饭吗?”

    孔黎儿这才明白过来,“噢,殿下是指这个。没事了,康妃娘娘的毒已经解了,而且,毒也并非是下在饭菜里的,而是染在了她

    的锦帕上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说罢,看了一眼萧岩锐的手,他两手空空,吉他呢?

    她好奇的问道:“殿下,您的吉他呢?”

    萧岩锐的鼻子差一点气歪,自己急匆匆赶来,关心着她的安危,她还在这里扯什么吉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