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腹黑首席VS单纯女〕〔捡个总裁做老婆〕〔首席独宠:军少的〕〔惹火狂妻:邪帝,〕〔侠客管理员〕〔拂尘烬〕〔宿主脑阔疼〕〔大宋好官人〕〔神级强者在都市〕〔踏天争仙〕〔总裁大人,请离婚〕〔猎户出山〕〔海贼之无限觉醒〕〔忠义天下〕〔最强特种兵之狼牙〕〔心动101次:娇妻萌〕〔回到八零当女兵〕〔第一纨绔:暗帝,〕〔都市酒仙系统〕〔校花的贴身高手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204章 无愧于心
    长剑剑客慢步走了上来,手中的长剑微响,唤醒孔黎儿的神智。

    她急忙冲过去,跑到萧岩锐的身后,想大声说,却像没有了力气,只能低声说道:“太子殿下,你放开她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并不看她,眼睛只盯着枫落,冷声说道:“犯错之人,为何要放?”

    孔黎儿感觉自己都快没有了语言能力,脑子一片混乱,她哼哧半天,却始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心里发堵,闷得喘不过气,最终,她抓住萧岩锐的手臂,声音颤抖着说道:“萧岩锐,你若是杀了他们,这么多人因我而死,

    你觉得我的良心会安吗?你这是在惩罚他们,还是在逼我?”

    萧岩锐一愣,最终转过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孔黎儿一路奔来,头发散乱,额角的发被汗水打湿,眉头皱着,眼角泛着水光,眼神中尽是不安、惶恐、乞求,还有悲凉。

    这些眼神交织在一起,像无数的利箭,刺向萧岩锐的心头。

    他缓缓放手,枫落从他的手中滑落,无声无息,像是一口破布袋。

    她死了?

    孔黎儿看着她,终于,枫落咳嗽了一声,喘过了一口气,慢慢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孔黎儿感觉自己的心终于不再提着,她吞了一口唾沫,想笑,却咧不开嘴。

    枫落趴在地上缓了一回,咳嗽了几声,有了力气之后就跪趴在地上,对着萧岩锐,沉默无言。

    萧岩锐站立良久,侧首对着宫门口的方向说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一句没头没脑的话,长剑剑客却听懂了,他上前,单膝跪地垂首说道:“回殿下,您曾有令,东宫之内,任何不许监视。那日您

    把太子妃带回东宫,属下并没有跟着进入东宫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抿了抿嘴唇,没有再说什么,他一挥袖子,长剑剑客起身,重新站到宫门外。

    孔黎儿站在那里,一时无言,她现在真觉得词穷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像是有谁在空气中泼了浆糊,连呼吸都变得缓慢。

    终于,萧岩锐缓缓说道:“传令,东宫上下所有人,一律打发出宫。”

    长剑剑客的眉头微不可察的一皱,若有所思的飞快看了一眼萧岩锐的背影又垂下头。

    枫落却是抬起头来,像是不相信自己听到的,她的脸色苍白如纸,声音嘶哑,脖子上还有被掐过的印记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萧岩锐不看她,“令下,即刻执行,放心,城门不会有人阻拦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枫落跪爬了一步,眼中泪珠滚滚,“奴婢知错了,还请太子殿下不要赶奴婢走。只要不走,奴婢愿意做任何事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头也不回,“本宫说了,所有人,即刻离宫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枫落从地上爬了起来,往前奔了几步,她踩到裙摆,见欲摔倒,但目光仍旧追寻着萧岩锐。

    孔黎儿站在原地不知所措,她看不懂,不知为什么枫落不用死,甚至可以出宫不用再为奴,却看起来这么悲伤。

    殿中空寂,萧岩锐不知去了哪里,枫落追到半路,跌倒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长剑剑客看了一眼孔黎儿,“太子妃还不走吗?”

    孔黎儿回过神,慢步走出宫殿,路过枫落的身边时,只听枫落低声说道:“你可满意了?”

    孔黎儿停住脚步,侧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枫落抬起头,满脸泪痕,眼中却闪着冷光,她的嘴角浮现一丝冷笑,“太子妃,你可知道,出宫去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孔黎儿慢慢吸了一口气,“意味着自由,意味着脱离四方的地,四方的天,可以奔向更广阔的天地,自此,山高水长,没有人再

    阻拦你。”

    枫落一怔。

    长剑剑客的眼睛微微一眯,看向孔黎儿的目光多了一分审视。

    孔黎儿没有再说什么,她慢步出了东宫,一进一出,短短的时间,她觉得自己仿佛经历了许多。

    对枫落,她曾经想杀自己,但得知她身世可怜,并没有追究,但是,时至今天,她愤怒之下说出,也尽了全力来挽救。

    她是无愧于心的。

    虽然,她对死去的两个太监有些可惜,可是,更应该有愧疚之心的,不是枫落吗?

    枫落心里应该是爱萧岩锐的吧,只是,她知道自己的身份,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她隐忍,痛得流血也要忍耐。

    可是,当她看到自己这个正牌太子妃的时候,就无法再忍耐了,特别是那天自己和萧岩锐还吵了一架,她就更加不能忍,恶向

    胆边生,让她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她让那些太监,在懵懂不知的情况下,踏错了步,惹了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孔黎儿微微闭了闭眼睛,长长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是的,自此山高水长,但愿永不再相见吧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,孔黎儿从后窗又跃了进去,换了衣服躺到床上,本来以为还会继续失眠,却意外的睡得格外好。

    一觉到了天明。

    铭儿正在摆饭,冬儿就过来了,对孔黎儿行了个礼,说道:“太子妃,娘娘请您过去用早膳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微微笑了笑,“铭儿正在摆饭,本宫就不过去了,你回去回禀娘娘一声。娘娘的身体如何?”

    冬儿有些为难,她看了看饭桌,点头说道:“娘娘好些了。那……太子妃,奴婢先告退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点了点头,坐到饭桌前吃饭。

    康妃正在桌前等着,看到冬儿一人回来,不禁一愣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冬儿把在孔黎儿那里的事说了一遍,康妃微怔了一下,“是不是……去得晚了?”

    冬儿摇头说道:“奴婢也说不好,不过铭儿的确是在摆饭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康妃问道。

    冬儿思虑了一下,“这……奴婢不清楚,但总感觉太子妃好像不太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康妃叹了一口气,顿时也没有了胃口,“大概……还是在为本宫的那些话而心存芥蒂吧。太子妃是难得的赤诚之人,要是因此而

    与本宫生份,那……”

    她心里着实有些难受,可是,她也有些冤枉和委屈,她说的那番话,真的是出于一番挚诚啊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鬼王传人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大千劫主〕〔大自在天尊〕〔君临星空〕〔无限升级之最强武〕〔修行在万界星空〕〔和美女班主任合租〕〔一品道门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