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205章 斥责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17
    冬儿见康妃面色不好,急忙劝慰道:“娘娘快别多想了,先吃饭吧。您身体还弱着,吃了饭好吃药。”

    康妃实在没有胃口,勉强吃了两口就推开说不吃了。

    冬儿又劝了几句,以赶快好了可以再练舞为由,康妃才又勉强吃了几口。

    冬儿把熬好的药端来给她,她喝了一口,不禁皱眉说道:“哎呀,今日这药甚苦。”

    冬儿有些奇怪,“这……娘娘,这药和之前的一样,并没有半分区别呀。”

    康妃一愣,“是吗?”

    冬儿点头说道:“正是,是奴婢亲手拆的药包,亲手熬的,半点没有假手他人。”

    康妃叹了一口气,没有再说什么,一口气把药喝尽,含了一块蜜栈才说道:“大约……是本宫的心里苦吧。”

    冬儿在心里轻叹一声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康妃休息了一会儿,心中越发烦躁,她打定主意,不行,不能这样下去,一定要把和孔黎儿的关系挽回来。

    孔黎儿今天上午哪里也没有去,就在房间里排节目的顺序,这些日子节目都有了很大的进展,每一个都可圈可点,自己精心安

    排的那些就不用说了,司乐局崔掌使安排的那些也非常不错,再就是,纯贵人要的节目,今天下午上完课之后,可以把她留一

    下。

    正在思索着,青月忽然从外面跑进了进来,脸上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孔黎儿心头微跳,青月一向稳重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青月走到孔黎儿面前,缓了一下说道:“太子妃,不好了。奴婢刚刚得到消息,太子……今天被皇上训斥了,还有几个大臣说,

    说太子殿下……性子冷硬,恐怕不是仁君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眉心一跳,放下手里的笔说道:“为何?可知道事情的起因吗?”

    青月抿了一下嘴唇,似乎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孔黎儿催促道:“到底因为什么,你快说。”

    青月这才说道:“奴婢听说,是因为太子殿下不知何故,斩杀了东宫的两名太监,还把其它的宫人,无论是宫女太监还是其它,

    都在昨夜间逐出宫去了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有些错愕,竟然是为了这件事?

    她愣了一会儿没有说话,青月有些发急,“太子妃,殿下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,到时候您问一问,或许其中有什么隐情,太子

    殿下一定不会像那些大臣说的那样,不会是仁君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听她说完,才明白她是怕自己误会,以为萧岩锐是个暴戾之人,不会是良配。

    她短促的笑了一声,对青月说道:“青月,你想多了。本宫知道,昨天夜里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青月错愕了,太子妃知道?这是……什么时候的事?太子妃明明一早都没有出去呀。

    孔黎儿没有解释那么多,她问道:“青月,现在太子殿下在哪里?”

    青月回答道:“在上书房中,还有几位大臣都在,奴婢是听在上书房伺候的小太监说的,说是皇上发了好大的火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想了一下,说道:“为本宫更衣。”

    青月愣了愣,问她要去哪里。

    孔黎儿语气坚定道:“上书房。”

    青月忐忑的为孔黎儿换了一身华丽的衣裙,跟着她一路去了上书房。

    孔黎儿来到上书房门外,刚一上台阶就听到里面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老臣听说,昨天晚上是有人手持太子令牌打开了宫门,把那些宫人放了出去,皇上,这种事可是第一次。太子令牌怎可如此随

    意使用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,两名太监被斩于东宫,血流成河,若非亲耳听见,老臣真不敢相信这是太子殿下所为,真真是让人胆寒啊……”

    孔黎儿不禁冷笑,对守在门口的太监说道:“烦劳公公向皇上回禀一声,本宫求见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一见是太子妃,不敢怠慢,立即转身通报。

    皇帝正在气头上,他倒不是因为那两个太监的死,也不是因为几个宫人出了宫,而是因为萧岩锐竟然会犯这样的错误,他一向

    做事严谨,这次这是怎么了?让这些老臣抓住,在这里不停的说。

    小太监进来,说道:“启禀皇上,太子妃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皇帝一愣。

    不只皇帝,其它的人,包括萧岩锐在内,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有个老臣说道:“皇上,这是上书房,岂可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被烦透了,想换个声音听,摆了摆手说道:“太子妃从未来过,这次一定是有急事,让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领了命,出来见孔黎儿。

    孔黎儿让青月在外面等着,她稳了稳心神,迈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一进屋,屋中人都向她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女子慢步而来,她穿着百花图的锦袍,头戴八宝玉石头面,秀发高挽,身姿笔直,她逆光而来,一步一步踩得很实,

    坚定却无声。

    众人不由收紧呼吸,仿佛听到华丽的裙摆拂过青石砖面的细腻声音。

    她置身于一片光芒中,如同九天的飞凤下了云端,华贵之姿当世无双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不禁让人有些恍惚,纵然是当年的皇后,也未有过如此的风姿。

    孔黎儿走到萧岩锐身边不远处停下,施了大礼说:“儿臣参见父皇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听到她的自称,心微微一跳,像有一股暖流,轻轻滑过。

    皇帝点了点头,“嗯,平身吧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谢了恩站起来,皇帝问道:“太子妃,来此见朕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孔黎儿看了看四周,看到四个老头儿穿着官服站在一边,她短促的笑了笑,“父皇,儿臣听说,太子殿下被斥责,所以特意来看

    看。”

    呃?

    众人再次愣住,太子妃……这,未免说得太直接了吧?

    其实不用她说,众人也知道,她来肯定和太子有关,但怎么着也得找个借口啊,然后再转移话题,没有想到,她张嘴就说了实

    情,这倒出乎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皇帝还没有答话,孔黎儿又开口问道:“敢问父皇,太子殿下身犯何错?”

    此时,一个胡子灰白的老头儿上前一步说道:“太子妃有所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孔黎儿反问道:“噢?你怎么知道本宫不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