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笑宠妃:太子,别硬来! 第219章 那地方不适合你
作者:香林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12-21
    萧岩锐冷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孔黎儿瞪大了眼睛,“这么多人求情都不行?”

    萧岩锐说道:“当时气得皇祖母都晕了这去,但仍旧无济于事。后来,还是乐贵妃出面,求父皇放过康妃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微怔了一下,也不禁微微冷笑,“这么说来,这位乐贵妃,还真是好算计。搅弄后宫的风云,在最乱的时候站出来平息,

    里外她都占了,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低低笑了起来,眼角眉梢都是笑意,孔黎儿有些不明所以,“怎么……我说错了吗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眼睛里像是有星星在闪,温柔的看着她说道:“你呀,竟然可以看得这么透,可惜当时,满宫上下,包括父皇在内

    ,甚至连康妃在内,都没有你看得透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说,本来皇帝还是不太愿意的,但是乐贵妃说,她卜了一卦,说是康妃不能死,五皇子也不能死。

    皇帝很惊讶,因为她之前从未说过,她会卜卦。

    “那她怎么解释?神来之笔?突然灵光一闪,就会了?”孔黎儿语气讥诮。

    萧岩锐摇了摇头,“没有那么神,她当时的说法是,卜卦是她早就会的,只不过因为这种术会泄露天机,所以从未展示过。现在

    人命关天,不得已,为了姐妹,为了妹妹的孩子,只能豁出去,说完,她就吐了一口血,晕了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听到这里,非但没有半点感动,反而冷笑,“真是搞笑,她和康妃闹成这样,现在反倒演起姐妹情深了,宁可豁出性命也

    要保住康妃和她的孩子,她既然有这本事,为什么不为自己的孩子卜上一卦,说不定可以避免悲剧,连康妃这一出都省了。骗

    谁呢?”

    萧岩锐笑意加深,饶有兴趣的看着她,“可是,并非所有人都像你这样睿智,更不会如此直言不讳,众人都以为这是神明所示,

    不敢轻易违背,怎么还会去想别的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翻了个白眼,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萧岩锐继续说道:“从那之后,乐贵妃的身子就一直不太好,在宫中静养,日子久了,父皇的关心也慢慢变淡,渐渐的去了少了

    。有一年的中元节,她的宫里也失过一次火,说是神明示警,父皇又勤去了一阵子,还想给她换处宫殿。”

    乐贵妃不答应,要在原地重修,而且图纸什么的由她自己来画,皇帝也随了她去,只交待那些匠人,她怎么说就怎么做。

    耗费了一段时日,宫殿建成,但离奇的是,那些匠人莫名失踪了,这事愈发让人惊奇,为此乐贵妃推脱说不知,只记得睡前有

    一道金光,然后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更加神乎其神,人人都觉得这宫殿不一般,自然也觉得她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所以,时至今日,她虽然不再怎么受宠,可是只要她出面,说话就会有分量,而且,那些习惯了蹬高踩低的奴才们都不敢苛待

    她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一个奇迹了。

    孔黎儿听完,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,“照这么说,那处宫院是她自己修的,那里面的机关也是她自己设计的,而那些匠人,只怕

    是都遭了毒手,被灭口了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点了点头,“只是事隔多年,没有证据,而且乐贵妃在后宫中与世无争,这些年也算是安份,所以,也没有人去理会他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安份?孔黎儿心中冷笑,她可不这么觉得,这位乐贵妃,可真是个奇女子,手段高明得很呢。

    她那一年的失踪,又来又突然出现,再后来孩子失踪,她自己得病,这些事情看起来都像是谜,可是,对于孔黎儿来说,她并

    不畏惧,比这个时空的人头脑更清晰,目光更透彻。

    乐贵妃一个弱女子,怎么能完成这些事,要说她的背后无人相助,她死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萧岩锐站起来说道:“好奇心满足了吧?还有什么想问的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摇了摇头,“疑问挺多,但是,需要慢慢想。乐贵妃绝对不像表面上这么安份,最起码最近两近康妃两次出事都和她逃不

    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萧岩锐的眉头微皱,沉思了一下说道:“你放心,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和他一起走出小路,铭儿和青月正在那里等得着急,一见竟然还有太子,不由得怔了一下,随即两人都抿嘴一笑。

    孔黎儿看到两人笑,脸又忍不住红了红。

    一路沉默着往回走,刚走到永安宫门口,有人快步跑来,对萧岩锐说道:“回太子殿下,幕郡王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萧岩锐笑了笑,“速度好快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见他笑,又听说幕峰来了,心里有些好奇,问道:“是幕峰?”

    萧岩锐点了点头,正想要说什么,孔黎儿抢先一步说道:“你们是不是有好玩的事?”

    萧岩锐看着她,“那地方不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孔黎儿一听他这话,再加上有幕峰,就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地方,可萧岩锐也不是那种人,这就说明有一定有事儿。

    她故意咳嗽了一声,脸色板起来说道:“不适合我?噢……我明白了。那行,你们俩去吧,祝你们玩得尽兴,玩得愉快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来,萧岩锐倒怔了一下,心想,这小丫不会是误会了吧?

    他一时间有些犹豫,孔黎儿暗自高兴,没有想到萧岩锐还有被自己唬住的时候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趁热打铁的说道:“那行,你们快去吧,别让幕峰久等,我也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罢,转身就要走,一边转身一边在心里嘀咕,拉住我,拉住我呀。

    萧岩锐思虑了多时,最终还是说:“好吧。那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孔黎儿气得快冒烟了,这人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用眼风一扫,萧岩锐还真没有再作停留,跟着来人走了。

    孔黎儿暗自咬牙,行……你不让我去,我偏去。我非要看看,你们到底是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她快步进了屋,迅速找出上次跟着萧岩锐出宫的时候穿的那套小太监的衣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