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异能红包群〕〔名门暖婚:陆少,〕〔美漫从超人开始〕〔子昭传之体坛大佬〕〔回流40年〕〔贼行诸天〕〔腹黑娘亲爆萌宝:〕〔暖婚似火:顾少,〕〔漫威里的农药系统〕〔道门入侵〕〔海贼之十日横空〕〔金牌特工:腹黑王〕〔超维之道〕〔都市之活了几十亿〕〔谍影〕〔农家绝世俏医妃〕〔我在香港修文物〕〔时尚大佬〕〔高冷教官:媳妇,〕〔快穿之妇仇攻略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7章 言喻,你愿意不愿意替我代孕
    ,!

    林嫂在陆家很久了,她是看着陆衍长大的,忍不住赞叹:“哟,小小姐长开了,可真可爱,像极了少爷小时候呢,听说女儿都会像爸爸。”

    这话音一落,餐厅里的气氛如同凝滞了一般。

    骤然安静了下来,仿佛掉落一根针,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周韵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,她抿着唇,刚要发怒,就被陆承国按住了手,陆承国笑:“是有点像。”

    周韵胸口的郁气一点点积累,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加屈辱了。

    她这么多天,别人都嘲笑她找了个家世不行、外貌不行的媳妇,这些都不算什么,真正有什么的是,所有人都以为陆星是他们陆家的孩子,可是谁知道,陆星根本就是个拖油瓶!是她为了救阿衍的命,给他戴了绿帽!

    偏偏这个孩子的身世真相,还要隐瞒着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都怪言喻这个女人,贪得无厌、不知廉耻,甚至没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言喻却有些走神,她一天天看着陆星长大,似乎真的没有意识到什么,听了林嫂的话,她垂眸去看正在喝奶的小星星。

    她的皮肤很白皙,眉毛秀气,黑漆漆的瞳仁像极了黑玛瑙,折射着细微的光泽,就是这双眼睛。

    她有些走神,胸口一下又一下地跳动着,鼓动着。

    像陆衍。

    所以,也像程辞,她的程辞。

    笑起来,会弯弯的,带着动人心弦的温暖。

    言喻想,她一点都不后悔生下小星星,也不后悔现在做的每一件事,因为都是值得的啊。

    陆衍也听到了林嫂的话,他没看陆星,只是放下了筷子。

    或许力道有些重,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突兀。

    他表情很淡,站了起来:“吃饱了,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言喻看向了他,瞳孔微缩,陆衍虽然看起来面无表情,但他的眼角眉梢噙着浓郁的讥诮,这样的讥诮,就像是密密麻麻的针,刺人不见血,却足以伤人心肺。

    言喻胸口起伏了下,她见过陆衍温柔的样子。

    是他和许颖夏在一起的时候。

    那是两年前。

    英国,伦敦。

    许颖夏来言喻的学校表演了好几次,言喻在中国留学生学生会里帮忙,一来二去,就认识了许颖夏。

    她清楚地记得那天,许颖夏给她打电话,叫她立马出来。

    言喻不想出来的,她磨蹭了许久,以为许颖夏已经走了,才从宿舍楼里走出准备去餐厅吃饭,吃完饭就去图书馆学习,手里还抱着一大叠的书本。

    她抬眼,就看到了,笔直的林荫道上,宿舍楼的不远处,许颖夏背对着她,踮着脚,在对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撒娇。

    她细白的手指勾在了男人的脖颈上,在他的胸膛蹭了蹭。

    男人没有说话,也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言喻目光往上,落在了那张英俊的脸上,瞳孔骤然一缩,心脏有一瞬间停止了跳动,悬在了喉咙口。

    紧绷得让她感觉到一丝丝的疼痛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一错不错地盯着男人,不敢眨眼,不敢移开视线,仿佛怕她一动,那个人影就会消失一般。

    男人的轮廓深邃,面孔线条流畅。

    明明隔得有些距离,她却能清清楚楚地看见他眼角下的那个泪痣。

    言喻攥紧了拳头,下一秒,心脏落回了原地,陷入了低谷的情绪,程辞不在了,他不是程辞,他再像,也只是像而已。

    言喻的鼻子微微一酸,眼睛睁大着,明知道不是程辞,却仍旧舍不得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一年了,她都不知道这一年她怎么过来的。

    最难熬的时候,想过去死,反正程辞不在后,也没人在意她了,只是,只要想到,他要她好好活下去,她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。

    言喻抹去了眼泪。

    看着许颖夏一点点地哄着男人,男人原本沉着一张脸,薄唇抿得很直,在她的攻势之下,唇角没绷住,弯了起来。

    声音低沉,笑声从喉咙滚了出来,带着磁性。

    许颖夏也笑得开心,跳起来,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蜻蜓点水的吻,却让男人起了兴致,勾着她,密密麻麻地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许颖夏两颊娇红,羞涩得像是春天的细小生物。

    言喻不敢再看下去,转身就从另一条小道去了餐厅,大约那时候,见过了笑起来最像程辞的陆衍,陆衍的那张脸,再也没消失在言喻的脑海中过。

    后来,她陆陆续续见过了好几次陆衍对许颖夏温柔的样子,他们一起逛街,他背着她,他牵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那样的温柔。

    几乎让她沉溺的,似是程辞的温柔。

    直到,许颖夏又找到了言喻,她眼圈红红:“言喻,我知道你一直在看陆衍,但我也知道你有深爱的前男友,你爱的不是陆衍对不对?但我愿意让你看,阿衍病了,家里想让我生一个他的孩子,可是我要跳舞,不能生孩子,言喻,你愿意不愿意替我代孕?”

    言喻几乎不敢相信,许颖夏居然可以这样状似可怜地说出这样恶心的话。

    还没等她拒绝,许颖夏已经落下了眼泪,一双眼睛跟兔子一样无辜:“阿喻,阿衍是不是和你的前男友长得很像,对不起……我不是故意调查的,我这段时间让你看阿衍,就是想满足你想看到死去的前男朋友的心,你帮我代孕吧,虽然卵子是我的,但是孩子长在你的肚子里,他又有可能长得像阿衍,也就是说,你生出来的孩子,可能会长得像程辞。”

    言喻当然不会答应这样荒唐的请求。

    许颖夏却不停地用道德绑架她,缠着她,四处堵她,甚至拿她的学业、生活威胁她。

    威胁完之后,她还要露出一副可怜无辜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真傻,还是假傻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她又看到了陆衍,陆衍似乎病了,他戴着一顶毛线帽,脸色有些苍白,神情淡淡,眼睛落在许颖夏的身上时,却有着似有若无的温柔。

    他低头主动吻许颖夏的时候,用手遮住了她的眼睛,另一只手轻轻地在她掌心勾着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妖娆炼丹师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从姑获鸟开始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重生军嫂有点甜〕〔一品道门〕〔君临星空〕〔鬼王传人〕〔医毒绝世:帝尊的〕〔凌天至尊〕〔大完美主播〕〔大千劫主〕〔不灭剑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