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异能红包群〕〔名门暖婚:陆少,〕〔美漫从超人开始〕〔子昭传之体坛大佬〕〔回流40年〕〔贼行诸天〕〔腹黑娘亲爆萌宝:〕〔暖婚似火:顾少,〕〔漫威里的农药系统〕〔道门入侵〕〔海贼之十日横空〕〔金牌特工:腹黑王〕〔超维之道〕〔都市之活了几十亿〕〔谍影〕〔农家绝世俏医妃〕〔我在香港修文物〕〔时尚大佬〕〔高冷教官:媳妇,〕〔快穿之妇仇攻略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11章 他怎么可能爱上一个厨师或者保姆
    ,!

    说完,就想走。

    还没动,胸前就忽然扑上来了一个柔软的身体,女人的手紧紧地扣着他的腰,埋头在他的胸前,没一会,他的衣襟就有了濡湿。

    陆衍一怔。

    她没说话,就是默默地流泪,隐隐约约却有细弱的呜咽声传来,仿佛他就是她唯一的支柱。

    陆衍垂眸,看着她的发旋,薄唇微绷着,明明是想推开她,但拧了拧眉,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言喻哽咽的声音从怀里传出,她手上的力道越发紧,像是要融入他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陆衍就这么站着,等到言喻的情绪稍稍平复了,他才一把推开了她,眉眼生冷。

    言喻咬着下唇,眼睛泛红。

    突然很想程辞,真的很想,想得心口像是被谁突然狠狠地插了一刀。

    陆衍眉梢微挑:“言喻,你之前是不是认识我?”

    所以才会突然情绪崩溃,所以才会主动捐献,所以才会这样尽心地照顾他,女人动了情,才会容易做傻事。

    言喻迟疑了下,摇摇头。

    陆衍眸色加深:“别骗我。”

    不能提到程辞。

    言喻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急促了起来,她手指蜷缩了又松开,才说:“认识。”她说,“你每次去lse我都见过你,你去办过讲座,我听过你每一次演讲,你在伦敦办过的业余摄影展我也去过,你办过的宴会,我曾是翻译。”

    像是每一个暗恋的人会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陆衍打量着言喻,他办展览的事情,没几个人知道,如果不是特意去关注,根本拿不到票。

    他从医院初见时莫名其妙落泪的言喻,想到第二次见面就要嫁给他的言喻,再想到他动手术之后,细心照顾他的言喻。

    她喜欢他?

    他意味不明地嗤笑了下,喜欢就可以生下别人的孩子,然后不顾他有女朋友,拿着他生命做威胁,死活要给嫁给他?

    这样的喜欢,可真廉价。

    陆衍菲薄的唇动了动:“言喻,别爱我,因为我不会爱你。”

    可是她不需要他的爱。

    言喻扬起头,目光一寸寸地逡巡过他的五官,最后停在了他漆黑的瞳仁上,在他的眼睛里,看到了自己小小的缩影。

    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:“我只是想离你近一些,想好好地照顾你,而已。”

    陆衍喉咙发紧。

    脑海里有一瞬间的愣怔,然后恢复了冷静,淡漠地推开了言喻,但什么话都没有说,回到了房间里,各自睡觉。

    隔天,陆衍很早就起床了,但言喻起的更早,已经抱着小星星在吃饭了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什么对话,只有小星星,挥舞着两只小手,拽着陆衍的西装,想要他的抱抱。

    陆衍在出门前,还是弯腰,抱了抱小星星,满怀都是柔软的奶香。

    小星星兴奋地蹬着两只小胖腿,然后凑了过去,在陆衍的脸上糊了一脸的口水。

    言喻弯了弯眼睛,笑了。

    那样的笑,映着落地窗外,投射进来的阳光,像是在春日平静的湖水中,投了一颗石子,漾起了涟漪。

    陆衍黑眸定定地看了她一眼,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言喻正在做瑜伽的时候,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是一个国内的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她深呼吸,平缓了下气息,接起了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小喻,猜猜我是谁?”

    言喻一怔,然后唇畔勾起,笑道:“南北。”

    言喻带着小星星出去见南北,到达餐厅的时候,南北已经坐在了那儿,点了一杯咖啡,正在漫不经心地搅拌着奶糖。

    听到了声响,她抬起头,看到了言喻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星星出生后,她第一次见到,她小心翼翼地伸手抱了过来,柔软、温暖,她鼻子一酸。

    两人落座后,南北还抱着小星星,言喻就坐在她的旁边。

    南北和言喻是在大学社团认识的,但两人的专业并不同,南北学心理学,言喻是法学,准确来说,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南北是言喻的心理医生,因为言喻不肯去看病,唯一能帮助她的就是南北了。

    南北说:“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为什么都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她读硕士的时候,去了美国,不知道言喻会在心理压力极大的情况下,选择了偷偷代孕,更不知道,她回国之后,还嫁了人。

    明明两人经常联系,言喻却什么都没提起,直到事情尘埃落定后,才讨饶一般地跟她坦白。

    言喻抿了抿唇,黑眸弯弯:“北北,真的对不起,我怕你会对我失望,也怕你阻止我。”

    南北气:“我失望什么啊,反正怀孕的是你,傻不拉几嫁人的也是你。”

    言喻抱住了南北:“你骂我吧。”

    南北佯装发怒,还真的开始骂了,恨铁不成钢地骂,只可惜骂了几句,小星星圆溜溜的黑眼睛一直看着她,看得南北有几分心虚,怎么能在孩子面前说这些话呢?

    南北默了下,认真道:“小喻,你得走出来了,程辞已经不在了,可是你还得继续活下去,陆衍他……并非良配。”

    言喻唇角的弧度有些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南北拉住了她的手:“他们是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言喻忽然有种落泪的冲动,心脏像是被手掐住了一般,酸胀的,她什么都知道,但被人点出来的时刻,却有种失落的难堪。

    她忍住了翻涌的情绪,转移了话题:“你呢,北北,和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南北想起了她回国前的早晨,她躺在床上,笑意吟吟地看着宋清然,说:“我要回国了。”

    宋清然正在穿西装外套,骨节分明,手指修长,他抿着唇,侧脸淡漠,不置可否,似是没听到她的话。

    直到穿好了之后,他冷淡又冷静地在她的床头,放下了一张卡,菲薄的唇吐出了几个字:“一路顺利。”

    是啊,他有什么好在意的,没了她,他身边还会有各色各样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言喻从南北的表情,也猜出了什么,她垂下眼睫毛,忽然想到了一句话:冷情的人最开心,多情的人最薄命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妖娆炼丹师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从姑获鸟开始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重生军嫂有点甜〕〔一品道门〕〔君临星空〕〔鬼王传人〕〔医毒绝世:帝尊的〕〔凌天至尊〕〔大完美主播〕〔大千劫主〕〔不灭剑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