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火影之医者日记〕〔在现实中开BOSS〕〔武欲封元〕〔矿世英雄〕〔从励志到丽质[重生〕〔1胎2宝:墨少,别〕〔诱宠鲜妻:老婆,〕〔帝妃临天〕〔神医小萌妃:帝尊〕〔99次逃婚:顾少,〕〔超时空微信〕〔都市之无上医仙〕〔隐婚蜜宠:傲娇老〕〔武逆焚天〕〔三界微信群〕〔热血仕途〕〔极品狂医〕〔特战之王〕〔玄学天师的开挂日〕〔蔷薇色的你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16章 言喻瘦了,还被一个男人抱在了怀里(1)
    ,!

    灯光微弱,皮肤也泛起了一层漂亮的光泽。

    她抿了唇,脸颊微红,裹紧了些。

    陆衍瞥了下她红润的脸颊,喉结微微滚动,看她:“哭过?”

    言喻的眼睛,撒不了谎。

    她也没打算否认,垂在身侧的手指,一点点攥紧,又一点点地松开,她轻声地“嗯……”了句。

    陆衍沉了沉眸,说:“言喻,这么说吧,我很感激你,救了我,但我娶了你,也扯平了,我会给你和你的孩子提供必要的物质保障,但从今天开始,我和你各过各的。”

    他低沉沙哑的嗓音不带一丝温度地传来,加重了语气:“你不要再管我的事情,否则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陆衍常年久居高位,单单站着,身上就散发着浓郁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好媳妇,就去讨好我妈妈,别再让我发现,你去找我,或者出现在那一圈子里,我们这样的交易婚姻,最好的办法就是互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言喻静静地看着他,只是问道:“那你会回这个公寓么?小星星需要爸爸……我也需要你,陆衍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轻到不能再轻。

    陆衍忽然伸出手,捏住了言喻的下巴,眼底浮动着冰冷的嘲讽。

    出乎他意料的是--言喻踮起了脚尖,睫毛翕动,眼圈微红,勾住了他的脖子,堵住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陆衍的唇冰凉,他漆黑的瞳孔轻缩。

    言喻不像一般的女孩子一样羞涩,她探出了舌头,似有若无地勾了勾陆衍的薄唇,瞳眸直直地对着陆衍漆黑似是深海的眼睛。

    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陆衍觉得,像是有一根轻飘飘的羽毛,挠过他的心尖,酥麻的感觉在四肢百骸里迅速地流窜着,血液隐隐沸腾。

    他是正常的男人,有着正常的欲求,被女人这样勾引,也会动情。

    陆衍骨节分明的手,往下扣住了言喻的腰,将她抵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他的另一只手往下,狠狠地捏了把言喻的腰。

    男人的吻凶狠,带着掠夺,和他平日的冷淡一点都不相符,漆黑如夜幕的瞳眸闪过了一丝暗光,眼底深邃,深不见底,随时都能吞没掉所有觊觎他的人。

    让人沉溺。

    也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言喻被他的动作吓到,微微一怔,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呼吸就被攫获,只能软软地依附着他,攀附着他。

    陆衍顺应着身体的本能,甚至有些恶意地想,这个女人主动贴了上来,甚至成为了他的妻子,现在还这样地勾引他,他就算睡了她,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他让她滚远点,她却不肯,他又何必给她脸。

    他大掌缓缓收紧,用力着,在她琥珀色的湖水里看到了自己的脸孔,不知道为什么,心脏却忽然一悸动,脑子一疼。

    脑海里闪过了许颖夏的脸,混乱的现场,漫天的白。

    是夏夏救了他。

    夏夏微微弯着的眼睛,弯着的唇,白皙的肌肤,夏夏毫无心机的性格,能够让他产生安定心的夏夏。

    陆衍微微恢复了神思,垂着眼睫毛,眼底是浅浅的阴翳,面前的这个女人,是处心积虑嫁给她,还带着一个拖油瓶,根本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,甚至是他厌弃的类型。

    莫名地浮现出厌恶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眉宇间流露不耐烦,猛地推开了言喻。

    陆衍平息了下紊乱的呼吸,再垂眸的时候,眼睛里一片平静,冰冷,毫无感情,他抿起的薄唇,是凌厉的刀锋:“言喻,做人要自爱。”

    语言可以是蜜糖,也可以是刀子。

    言喻的后腰被他推得撞在了桌角,有些疼,她皮肤本来就白嫩,容易磕磕碰碰,现在肯定淤青了。

    他说她要自爱。

    陆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明明知道她腰撞到了,却没有半分想去扶起她的心情和举止。

    他懒淡地道:“我会跟妈说清楚的,之后你和你女儿在这里生活,我搬到另一处住所,妈妈不会找你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没带几分情绪,却让人清楚地感受到了他的不耐烦,就像是迫不及待地扔掉了一个垃圾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工作或者不工作,都可以。”他顿了顿,随口道,“当然,如果你愿意离婚,那再好不过了,言喻。”

    言喻抬眸,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陆衍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,眉宇间凝结了寒气,微微眯起了眼睛:“还有,我听慕阳说,你说那个孩子是我的女儿?”

    他没等她的回答,就转过身,修长的手指抚上了袖扣,轻轻解开,边往卧室里走,边冷淡道:“言喻,以后别再让我听到这么……反胃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言喻的心揪了下,脑子也疼涨得厉害。

    她没说话,嗓子干哑,动了动嗓,什么也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陆衍说要搬走,就真的要搬走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时候,他人不在,但是他的助理来了。

    助理穿着笔挺的西装,其貌不扬,但气度非凡,笑容礼貌又克制,按了门铃之后,言喻开门。

    他笑:“您好,陆总让我来拿他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言喻抿了抿,握着门把手的手指紧了紧,然后牵起了唇角,笑了笑:“好的,您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助理微微弯腰:“您可以叫我,李助理。”

    他全程没有对言喻进行称呼,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不礼貌,至于他不想称呼的原因,很简单,因为他服务的对象是陆衍,陆衍不把她当做太太,所以助理就不会叫她陆太太,但如果叫她言小姐,又会让人觉得不尊重。

    最好的办法,就是什么也不叫。

    言喻抱着小星星,逗了逗她。

    工人们来来往往地搬着东西。

    小星星什么也不知道,玩着自己的小手指,漆黑的眼睛弯弯地看着妈妈,然后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言喻却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小星星笑起来,真的很像陆衍,特别是眼睛,但和陆衍不一样的是,陆衍的眼里全然是浮冰,而小星星的眼睛里,真的落满了星辉,熠熠生光。

    忙碌了一早上,陆衍的房间终于空了,工人们也将整个房子收拾干净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空间种田:冷酷王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帝焰神尊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大千劫主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首席律师〕〔一品道门〕〔大自在天尊〕〔隐婚娇妻:老公,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