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1号宠婚:军少追妻〕〔绝境逃生〕〔雷神皇〕〔蔺先生,一往情深〕〔盛世为凰:暴君的〕〔萌妻不服叔〕〔医痞农女:山里汉〕〔盛宠皇妃:夫君,〕〔惹火狂妻:邪帝,〕〔逆天千金之制霸豪〕〔重生悍妇〕〔国民男神是女生:〕〔娇娃联盟:小妻超〕〔重生之全能男神:〕〔先婚后爱之独宠世〕〔首席独宠:军少的〕〔尸王噬宠:妖女要〕〔绝色毒医王妃〕〔绝世符神〕〔我的姐姐很弟控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20章 陆总第一次被女人打
    ,!

    组长下午就告诉了言喻:“完成得不错,你的法律英语很好,不仅中文版的合同起草的很严谨,翻译版本,也没什么大问题,中午经理和陆总去英国了。”

    忙碌到周末,言喻总算有时间好好陪陪小星星了,小星星想吃奶,妈妈一抱她,她就自发地开始蹭着言喻的胸口。

    言喻不让她吃,她就摆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瘪了瘪嘴,看得人心都化了。

    组长的电话来得很突然,言喻接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组长:“言喻,马上收拾东西到机场,出差,去英国,陆总那边通知说让这一次起草合同的人立马过去。”

    言喻挂断电话,微微怔住,她想了半天,才缓过神来,这句话的意思是说,陆衍让她去英国出差么?

    可是她并不想去。

    她眉头微微拧起。

    小星星还这么小,一是没办过签证,也没办法舟车劳顿地跟她去英国,二是她要去工作,带个孩子根本工作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让小星星在家里,她也放心不了啊,小星星自从出生以来,还没跟她分离过这么久。

    言喻碰了碰小星星的鼻子,看着她漆黑的圆眼睛,长长的卷翘的睫毛和白皙的皮肤,心里生出了不舍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妈妈要出差了,你有没有舍不得妈妈?”

    小星星似乎也知道什么,但没哭,伸着小胖手,抱着言喻。

    言喻深呼吸,鼻息间都是小星星身上的奶香。

    言喻把小星星交付给了家里的保姆,还是不放心,又拜托了南北过来,南北很讲义气,二话不说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隔天,言喻赶往机场,公司加急办下来的签证正好到手。

    10个小时的长途飞行,她才踏上伦敦的土地,立马就被等候的人,接走了,她连休息都没办法休息。

    那人看到言喻走路慢,微微皱眉:“快点,陆总还在房车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言喻的胸口轻轻起伏了下,夜风吹来,伦敦是深夜,有些凉意。

    陆衍看见她,不知道会不会当场给她难堪?

    言喻弯腰,爬上了房车。

    身后那人,把车门砰一声,关上了。

    房车内,顶舱的灯光散发着温黄的光,柔和的,从顶部倾泻下来,车内,陆衍坐着,修长的双腿交叠着,膝盖上正放着好几份文件,听到声音,抬起了沉静漆黑的眼眸。

    等到看清是言喻的那一瞬间,漆黑狭长的眼眸危险地眯了眯。

    眼底星点笑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沉寂得仿佛冰封千年的雪山,寒气渗人。

    他骨节分明的手指,啪一声,合上了文件,言喻的心脏跟着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言喻笑了笑,礼貌地称呼:“您好,陆总,我是罗组长安排过来的法务。”

    陆衍仍旧盯着言喻,眸光沉静,慢慢的,像是盯着猎物,下一秒就会狠狠啮断猎物脖子的毒蛇,让人有了几分惊惧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他薄唇动了动:“还真是让人惊喜。”他的语气一点都不惊喜,“言喻,你在陆氏集团工作?”

    房车内,除了陆衍,还有几个高层。

    陆衍的助理提醒了陆衍几句,陆衍抿住了唇。

    助理笑着让言喻先坐下,等会到酒店再详谈。

    房车一到酒店,立马就开了个紧急会议,言喻没有什么发言权,她就负责做会议笔录,以及偶尔冒出一两句翻译的专有词汇,会议结束的时候,陆衍靠在了椅背上,眉眼淡漠,气势强盛:“明早8点,各位在酒店大厅集合,请勿迟到。”

    人群渐渐散了。

    言喻却没走,因为她知道,陆衍一直在盯着她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,只剩下他们俩了。

    陆衍的眸光里,沉得能滴下水来,他全然消失了方才在众人面前的伪装,绷紧了下颔的线条,视线似是利剑。

    直直地射向了言喻。

    开口:“言喻,你在陆氏集团工作?”

    言喻深呼吸,轻声:“是。”

    陆衍的声音更是冰冷:“这件事情结束之后,立马辞职,我不想再见到你,如果你是抱想接近我的态度,那你就错了,这样的你,只会让我更厌烦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来,挡住了身后的灯光,久居高位的气势扑面而来,带着强烈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言喻拧眉:“陆衍,我是来工作的,陆氏集团能提供我好工作,我是通过正经渠道面试进来的,为什么我不能留在陆氏集团?我凭本事,认认真真工作的!”

    她被他不由分说的态度,气得胸口有些疼。

    陆衍闻言,勾起唇角,弧度有些恶劣。

    “你说为什么,因为陆总看你不顺眼。”

    他眉间的褶痕深深,“还有,家里的孩子呢?你也放心?”他瞥了言喻一眼,“不是说为了孩子嫁进陆家的么?现在怎么不把孩子当宝了?还是孩子已经交还给了她的亲生爸爸?”

    陆衍说的每一个字眼,都带着讽刺的意味。

    言喻的嗓子眼像是堵了湿润的棉花,难以呼吸,也难以说话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言喻被安排住在了陆衍的隔壁,陆衍倒没浪费钱,住总统套房,而是跟所有的工作人员一样,住在了公务套房。

    言喻拉着行李箱,推开了酒店房间的门,打开灯,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。

    一个陌生的来电,没有号码归属地,看起来则像是公共电话亭。

    言喻开通了国际业务,犹豫了下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风声鹤鹤,没有人说话,但仔细听,却能听到细微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言喻心脏瑟缩了下,她抿紧了唇,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那头的人开口了:“……阿喻,是我……我……我这几天一直梦到那个孩子,那是我的孩子,我好想她……”

    言喻瞳孔重重地收缩了下,她握着手机的手指缓缓地攥紧,骨节隐隐泛白。

    她几乎失声:“许颖夏?”

    许颖夏的声音有些轻,隐隐透着虚弱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,通话一下就断了。

    言喻盯着屏幕上的那个号码,手指往左滑去,她还没关上的酒店房门,忽然被人推开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鬼王传人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永生不灭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〕〔修行在万界星空〕〔大千劫主〕〔大自在天尊〕〔我的邻家空姐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