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超凡武神〕〔抱歉,有系统真的〕〔医路坦途〕〔娇宠新妻:神秘老〕〔都市极品小医仙〕〔男神追妻也漫漫〕〔巨人召唤器〕〔篮坛史上最强〕〔舌尖上的灵气复苏〕〔史莱姆的进化之路〕〔睦宋〕〔最高潜伏〕〔开局就是大天使〕〔那个人在发光〕〔我打造的铁器有光〕〔重生之盛世闲女〕〔潮汐盘〕〔重生之奶爸医圣〕〔极道飞升〕〔女总裁的神医兵王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24章 就算我要睡,也不会找你(2)
    ,!

    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因为姜舟墨认识程辞,他见证了她和程辞的整个爱情,就凭这一点,她永远都不会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姜舟墨牢牢地锁着她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大学学妹,他们在伦敦有过美好的回忆,他看着她一点点蜕变,打辩论,参加模拟法庭,参与法律援助,做演讲,跳舞,她变得越来越美好,只可惜,那个美好,一直都不属于他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只绽放在程辞的怀中。

    林荫大道里,是她趴在了程辞的背上;校园小道上,也是她坐在了程辞的自行车后,笑开了怀。

    她每次获奖了,下了台,第一件事就是像只可爱的蝴蝶一般,飞入了程辞的怀中,程辞放手让她飞翔,只是永远做她的后盾,等她回归。

    姜舟墨最早是看不起这个乡下来的女孩的,带着土气和自卑,可是,时间久了,他却发现,他的目光却时不时地会被这个女孩所吸引,等他意识到了不对劲,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她是程辞的女孩,不会属于他姜舟墨。

    可是程辞走了,为什么,为什么他也没有机会?什么理由也没有,就被踢出了局。

    那两年,他知道她不想见他,甚至厌恶他,所以给了她时间,不去打扰,却没想到,转眼,她又嫁给了别人。

    言喻只停滞了一会,就推开了他的胸膛,这里是宴会,她不能失态。

    两人刚分开,就听到了身后带了点讽意的冷淡男音。

    “言喻,在公众诚,注意影响。”

    言喻心里一惊,下意识地转眸回过头,却踩到了自己的礼服角,不受控制地往后倒了倒。

    姜舟墨往前几步,将言喻扶在了自己的胸前,言喻的背就紧紧地贴着姜舟墨的胸膛。

    言喻抬眸,陷入了陆衍沉寂冷淡的眼眸之中。

    陆衍的脸上投射了宴会厅的灯光,长睫毛在眼窝下,是一片深冷的阴翳,因为他个高,挡住了一半的光影,英俊的脸上明明灭灭,显得有些沉郁。

    他拧了眉,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一幕有些刺眼。

    是不是他太放纵言喻了。

    天底下,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,使尽了计谋嫁给他,不用付出其余的代价,还能跟其他的男人,你侬我侬?

    言喻只靠了姜舟墨一瞬间,就直起了身体。

    陆衍看了她一会,收回视线,淡淡地扯唇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命令式的语气,听得姜舟墨拧起了眉头,他猛地拽住了言喻的手腕,控制着,不让她过去。

    言喻挣扎了下,没有挣扎开。

    陆衍抬眸,眼窝深邃,淡淡出声:“姜少,不知道你拽着我的太太,是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言喻微微一怔,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姜舟墨的手指缓缓收紧:“陆少和你太太有几分情谊,我们都知道,你又何必现在拽着人不放?”

    陆衍倒是被逗笑了,他眼角眉梢噙着浓稠的讽刺,声音挺平静的:“我拽着人不放?姜少,不如问问,到底是谁缠着我不放的,嗯?”

    他带着不耐的目光笼罩在了言喻的身上:“陆太太,不如你来告诉姜先生?”

    言喻垂在身侧的手指,攥了下裙子,咬了咬唇,她有些害怕姜舟墨说出不该说的话,她不想让陆衍知道程辞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看向姜舟墨,眼里有流淌着的哀求,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

    陆衍不知道胸口突然浮现的酸胀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的眼眸彻底冷下,危险地眯起了眼睛,失去了耐性,周身散发出了一股渗人的冷意,盯着言喻的目光,又像是毒蛇瞄准了猎物一般,难得带了点兴味。

    他也拽住了言喻的那只手,稍稍用劲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疼痛让言喻拧眉,像是被绞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陆衍看到她疼,他胸口的不舒服,似乎才散了点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太放纵这个女人了。

    他上次说的各过各的,可不是让她来给他戴绿帽的,哪个男人受得了满头的原谅色?昨晚,她甚至打了他巴掌。

    姜舟墨先松开了言喻,他眼里浮现了温柔和珍惜,又有矛盾和不甘心。

    宴会的主人威尔士看到这三人,也端着酒杯过来了,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服务员,他笑着示意几人喝酒。

    言喻扯了扯笑容,接过了酒,抿了下去。

    是威尔士给言喻和姜舟墨牵线,他笑:“言,你喜欢舟墨吗?他是一个绅士,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言喻刚想说什么,陆衍也浅浅地抿了口红酒,深邃的眼眸在灯光下,落了银辉,又泛了寒霜。

    他不紧不慢地开口:“言可不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一怔。

    威尔士更是挑了挑眉: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陆衍唇畔的弧度浅浅,他似笑非笑:“威尔士,言除了是公司的法务,她还有另外的一个身份。”

    威尔士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陆衍顿了顿,笑意未减:“我的太太。”

    言喻的瞳孔一缩,她没想到,陆衍会主动在这么重要的商业合作伙伴面前,承认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姜舟墨也绷紧了下颔的线条,格外冷硬,素日的温和,一点点散去,覆盖了寒霜,他攥紧拳头。

    威尔士是真的很惊讶,可他知道,陆衍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,但也奇怪,为什么这对夫妻,表现得这么奇怪?

    但他转念一想,或许夫妻俩吵架了。

    他意味深长:“陆,女人需要哄,不如今晚就留在我的庄园做客?我有许多好酒,来。”

    姜舟墨接下来都没办法单独接近言喻了。

    威尔士的太太陪在了言喻的身边,太太优雅,又擅长品酒,最喜欢和人谈酒了,言喻跟着她转了一圈,肚子里灌下了不少酒,头都有些晕乎乎的了。

    她白皙的皮肤上飘起了红晕,眼神似水,温柔有雾气,似是迷潭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可能有些醉了,您的酒很棒。”

    太太眼眸弯弯,有些可惜:“啊,我还有好几种还没让你喝过。”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,就是晚宴结束的时候,言喻站都站不稳了,她强撑着,脸上挂着笑容,但脑子里是一团混沌,什么也想不起来,红晕遍布,脸颊烫得会灼伤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千亿盛宠:闪婚老〕〔第一强者〕〔寡嫂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时来孕转:总裁欺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无限升级之最强武〕〔最强医仙混都市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君临星空〕〔一品道门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