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可以变成鱼〕〔漫漫诸天〕〔都末日了还不网恋〕〔来吧,试试我做的〕〔崩坏神话〕〔我家有条大狗子〕〔美利坚庄园主的幸〕〔二次元的位面选择〕〔圣与罪〕〔穿越八零:农家军〕〔山里人家〕〔宠宠欲恋〕〔重生六零医品军嫂〕〔重生元末做皇帝〕〔三国之武魂通天〕〔姐姐有妖气〕〔女帝的工程大军〕〔老公宠妻太甜蜜〕〔夫人别躲了〕〔名门秘闻多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37章 dna结果出来了(2)
    ,!

    言喻笑了笑:“你好,我叫言喻。”

    傅峥太太仍旧没有说话,抿着唇,但是唇角扬出了漂亮的令人心动的弧度,她眨了眨眼睛,对着言喻小幅度地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言喻也笑,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傅峥俊脸温柔,眼神几乎能溢出水来,他声线柔和,语气宠溺地对着言喻道:“抱歉,我太太不会说话,但是她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言喻说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没看过两个女孩子这么对话,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,“这是两个活宝啊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陆衍站起来,说:“我们也去射击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带着言喻去了射击场里,两人分别去换衣服,陆衍是男人,换衣服的速度比较快,等言喻出来的时候,就已经看到他抱着手臂斜斜地靠在了门框上,长腿支在地上,投射出了浅浅的阴影。

    陆衍抬眸,那一双墨色的眼睛淡淡地看着言喻,看不出什么情绪的起伏,他手里的枪口原本就对着言喻的方向,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,修长的手指轻轻地作势要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清脆的“啪嗒……”一声。

    言喻琥珀色的瞳仁就看着那个黑洞洞的枪口,以及陆衍冷硬的轮廓线条,她心跳快了几秒,提在了嗓子眼,就一瞬,然后缓缓地放松。

    她有一种奇异的感觉,陆衍似乎真的想对她开枪。

    陆衍的想法也并不难猜。

    男人英俊多金,家世优渥,一路都很顺利,学生时代顺风顺水,成年后,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和家族的荫蔽,接手了家族的产业,甚至身边也有一个听话的未婚妻,这样的男人早已经习惯于掌控一切。

    却偏偏闯出了一个言喻。

    她身上带了许多的谜,她是一个聪明的甚至算得上心机很深的女人,她善于攻防,又善于经营。陆衍原本不想理会这样的女人,现在却发现,他不得不花费大量的心思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半年多前,她掌握着他的命,她身上的骨髓是他能活下去唯一最快的希望;而现在,她进入了他的公司,她在一步一步经营着让自己成为他事业上的助手;甚至就在昨天,她信誓旦旦地引爆了一个炸弹。

    她说--小星星是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陆衍的薄唇上噙着冷漠的弧度,眼底浮冰沉了下去,带着冬日凛冽的寒气,他想,言喻这个女人实在太麻烦了。

    如果能这样解决,该多简单。

    不过--也就是想想罢了。

    他冷笑了一声,似笑非笑地放下了枪,率先转过了身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言喻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跟在了陆衍的旁边。

    陆衍眸色深冷:“你刚刚就不怕,我真的开枪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言喻现在才发现她刚刚攥着的掌心里,已经冒出了冷汗,湿漉漉的一片,在这样的夏天,冷风吹过,却带着寒气。

    言喻的确是个聪明的女人,她转念,就想明白了,更何况,她昨天才提出那样的要求,也就是说,她想追陆衍。

    虽然“追……”这个字,听起来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言喻眉眼淡然,眉眼间笑意绵长,她笑,唇畔的弧度恰到好处:“你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陆衍低头看她,冷清的眉头微微一蹙:“真有自信。”他冷冷地嗤笑,像是在笑话言喻的不自量力,他淡漠道:“你的确自信了不少,但别太过自负。”

    这一对夫妻之间的较量,也是一场拉锯战,更像是两人的手上不得不各自拽着一段弹簧的头,谁也无法先放手,但谁也不敢紧紧攥着。

    两人都害怕受伤,都在一次一次地试探。

    陆衍许久没有来玩射击了,枪法有些生疏,但他的气场强大又冷静,站立在那儿,就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练顺手了,连着好几发都是十环。

    言喻望过去,看到陆衍叫她过去,她走了过去,陆衍的睫毛动了动,淡淡道:“你也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言喻还真的没有玩过射击,但陆衍也不像是要主动教她的样子,言喻的红唇张了张,有些犹豫,最后还是没放下身段,让他帮忙,而是自己先玩。

    陆衍就站在了不远处,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喻,他仰头,灌了一口水下去,喝完了才发现,他拿错了瓶子,这是言喻的瓶子。

    他拧了拧眉,看也不看地扔进了垃圾桶里,五官凌厉,眉目冷寒得让人难以直视。

    言喻研究了下射机枪,脑海里缓慢地回放了一下陆衍方才的动作,她抿着唇,小心翼翼地学着陆衍的动作,双腿微微张开,枪支举到了前方。

    季慕阳从旁边走了过来,站在了陆衍的旁边,他手上也拿着一把枪,漫不经心地玩转着,目光幽幽地看着言喻,嗤笑:“阿衍,你不打算过去教教她?以前你可是手把手教过夏夏的。”

    陆衍漆黑的眼眸冷淡,抿着的薄唇没有什么弧度,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言喻怎么能跟夏夏比。

    季慕阳表情也很冷淡,声音慵懒地表示赞同:“也是,言喻这种心机深的女孩,肯定无法和夏夏比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听不出是讽刺还是赞美。

    却让陆衍回头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季慕阳继续道:“还没找到夏夏的踪迹么?阿衍,是你真的找不到?还是你不想找?我总觉得,你不太用心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是一道明晃晃的利剑,直直刺向了陆衍的心脏。

    陆衍绷紧了下颔,握着手枪的手,缓缓地用力,攥紧,手背有些青筋起伏。

    语气却很冷淡:“阿阳,你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季慕阳漫不经心的,笑了笑,嗓音慵懒,又是不着调:“卧槽,哈哈哈瞧言喻那个样子,真是够蠢的,就这种女人还有那么多心机啊,真是难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他全程的目光就没离开过言喻,薄薄的唇畔勾勒了浅浅的笑意。

    陆衍淡漠地看着季慕阳,他拧眉,只觉得季慕阳是不是对言喻太过注意了点?

    过了一会,季慕阳拿着射击枪就朝言喻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言喻上一秒,才射偏了,连靶子的边缘都没有擦到,下一秒,就听到季慕阳的笑声在她旁边响起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大千劫主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千亿盛宠:闪婚老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和美女班主任合租〕〔回流大时代〕〔第一强者〕〔帝国萌宝:奔跑吧〕〔凌天至尊〕〔君临星空〕〔空间种田:冷酷王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