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1号宠婚:军少追妻〕〔绝境逃生〕〔雷神皇〕〔蔺先生,一往情深〕〔盛世为凰:暴君的〕〔萌妻不服叔〕〔医痞农女:山里汉〕〔盛宠皇妃:夫君,〕〔惹火狂妻:邪帝,〕〔逆天千金之制霸豪〕〔重生悍妇〕〔国民男神是女生:〕〔娇娃联盟:小妻超〕〔重生之全能男神:〕〔先婚后爱之独宠世〕〔首席独宠:军少的〕〔尸王噬宠:妖女要〕〔绝色毒医王妃〕〔绝世符神〕〔我的姐姐很弟控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43章 怀孕了,为什么不找我(3)
    ,!

    接着,陆衍就清晰地听到她说:“谢谢我的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电视里有欢呼声,也有主持人带着纽约音的英语--“哇,真是一段佳话,男才女貌。”

    陆衍薄唇淡淡地勾起,不知是嘲讽,还是冷漠。他仿佛毫不在意,但半夜的时候,又全身微微发烫,他脑袋昏沉,传来一阵阵疼痛,他攥紧了手指,不想因为这些疼痛就去叫医生,忍了许久,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,等到病房门被人推开,他全身上下

    都湿透了一般,像是被浸在了水中。

    陆衍看过去,一片漆黑中,只有模模糊糊的人影,一团雾气。

    他视线原本就看不见,偏偏冷汗落在了睫毛上,更是什么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那人朝他跑了过去,她声音温软,带着焦急:“我去叫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去。”陆衍咬紧了牙根,他攥紧了手指,骨节苍白。

    叫了医生也不过是忍耐,如果忍耐不了,医生能给的也就只有止痛药,陆衍不想太依赖止痛药。

    他绷紧了两腮,女人手指细长柔软,离他很近,身上的香气,也一直钻入他的鼻息之中,她攥着湿布,不停地给他擦汗。

    她温软的气息喷洒在了他的脸侧。陆衍口腔中都是血腥气,神智有些不清醒,疼痛让他失去了部分的冷静,他闭着眼,许颖夏和别人跳舞纠缠的画面不停地闪现,疼痛深入骨髓,在四肢百骸里流窜着,他用力地攥住了正在照顾他的女人的

    手。

    她轻呼:“陆衍,你弄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陆衍就将她拽上了床。

    疼痛侵蚀神经和理智,他的皮肤有些烫,像是烈火灼烧,眉头拧着,男人就算病中,身体的力量也仍旧强过瘦得只剩下骨头的女人。

    之后的记忆,陆衍就断层了。

    等他清醒的时候,房间里,只剩下他一个人了,窗户开着,风吹了进来,轻轻地吹起纱帘,又重重地落下。

    被子一团乱。

    房间里没有其余的人。

    陆衍还没来得及想清楚,私人医生和护士就进来了,医生说:“陆先生,帮您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离开了的护工没人在意,也没人去找。

    在陆衍的记忆中,也不过是蜻蜓点水,水面泛开波澜,转眼就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而现在,言喻却提起了在伦敦的那一周。

    陆衍薄唇抿成了锋利的刀刃,漆黑冰冷的眼眸里,浮冰沉沉,不带任何的温度,他绷紧了下颔的线条,眉目冷漠,脸色阴沉难看。

    菲薄的唇动了动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言喻唇色有些淡,她神经紧绷,像是随时都会崩溃得哭出来,她睫毛快速地颤抖着,贝齿咬上了唇,很快,就渗透出了鲜红的血液,刺激人的眼球。

    她声音很低很低,但在这样的寂静的空间中,陆衍还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就是那个护工……”她闭上了眼睛,眼皮轻颤,纤细浓密的睫毛像是一把把小巧的扇子,掩盖住了所有的情绪。

    陆衍顿住。

    黑眸之中瞳孔重重地收缩,那个护工,他根本就没记住过,连声音也只是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,言喻居然承认了,那个人是她。

    当时的那个护工,瘦成那样,而他在国内第一次见到言喻,却又是虚胖成那样,真是两种极端。

    男人修长冰凉的手指,缓缓地捏住了言喻的下颔,迫使着她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他眸色深了深,声音是一贯的漠然:“你在我问你小星星是怎么来的时候,说到了护工时期?”他的嗓音带了浓稠的讽刺,“也就是说,你想告诉我,那时候我睡了你,所以你怀孕了,生下了小星星?”

    他眼角眉梢都是冰冷的讽刺:“言喻,你就算是编,也编个好的吧?那天晚上,发生没发生关系,我会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陆衍见言喻没回答,声音重了几分:“看着我,回答!”

    言喻睁开了眼睛,眼瞳泛起雾气,仍旧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她忍着不适,手指默默地攥紧,指甲陷入了掌心的嫩肉里,带来了刺疼,让她有了短暂的坚定。

    是啊,她知道那个晚上后来的确没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相信,陆衍病成那样,还会记得,更何况,这件事情,过去了这么久,在陆衍的记忆里或许不值得一提,他的记忆只会更模糊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她只需要冷静,不回答就好。

    只要她不承认,不否认,陆衍会接受这个回答的。

    因为除了这一个,他和她都想不到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陆衍胸口重重地起伏,他喉结上下滚动,目光紧紧地逡巡着言喻的每一寸神情,他英俊的脸愈发的阴沉。

    半晌,他咬紧了牙根,双目猩红,猛地一拳,砸在了言喻身后的墙上。

    从心底深处涌出了烦躁。

    他收回了手,抿着唇,他怎么也没想到,小星星会是这样来的,他原本坚定什么事都没发生,可是推算日期,言喻怀孕也差不多是那个时间,他和她唯一有接触的时间,也不过是那个时候了。

    大约气到了极点,他讲出来的话都是锋利的刀,势必要一下下捅到言喻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打掉孩子?就算你不想打掉,怀孕了,为什么不找我?那时候你也成年了吧,为什么一点都不懂得保护自己?吃避孕药会么?”

    他的脸上写满了刻蓖讽刺,十足的渣男,说出来的每一个字眼都不带一点儿尊重。“你就这么想生孩子?难怪你敢在捐献的时候提出嫁给我,难怪你敢在带着小星星的情况下,肆无忌惮地嫁进陆家,因为你根本就不用害怕,你知道你手里有筹码,有个身上流淌着陆家血液的女儿,你怕你

    那个时候直接讲了小星星是陆家的孩子,不仅你有可能嫁不进陆家,甚至你还会失去小星星。”他眉眼染上的情绪分明是暴躁阴鸷的,让他怎么接受,他忽然成为了爸爸,沉甸甸的责任压在了他的身上,他冷笑:“言喻,我还真是小看你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鬼王传人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永生不灭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〕〔修行在万界星空〕〔大千劫主〕〔大自在天尊〕〔我的邻家空姐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