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娇妃倾城:王爷宠〕〔异界超级神医〕〔颜夕江墨琛〕〔极品神医〕〔假老公,你是鬼哟〕〔她比蜜糖甜〕〔生死帝尊〕〔军少住隔壁:丫头〕〔都市最强皇帝系统〕〔暴力甜妻:帝少不〕〔浴血武神〕〔退役特种兵之全能〕〔刁蛮战王妃〕〔断案奇妃:九王爷〕〔万古魔君〕〔诸天降临大逃杀〕〔极品神医奶爸〕〔田宠医娇:腹黑将〕〔无限英雄之无尽征〕〔霸道帝少惹不得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52章 陆衍眉眼一下温柔了下来投怀送抱嗯(1)
    ,!

    言喻心脏一缩。

    下一秒,所有人都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她抿唇,也明白了现在的情况,无非是公司新老势力的对抗,而她只能站在陆衍的一侧,她慢慢地想着,要怎么跟董事解释。

    董事看到言喻,冷笑了下:“陆衍,这是你塞进来的人?还是一个黄毛丫头,看起来除了年轻好看,是个花瓶,别无是处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董事们都笑了起来,看着陆衍的目光极尽讽刺。

    陆衍攥紧了手指,菲薄的唇动了动:“几位元老或许连律师和法务的区别都不明白吧?”

    董事脸红脖子粗:“法务能做的律师都能做!”言喻接在了董事的后面,声音清润,不紧不慢:“其实律师和法务都是公司不可或缺的部分,但对于公司来说,法务比律师更重要一些,因为律师主要协助实现需求,而法务则是正确理解公司的正式需求,

    提示风险、并提供解决方案,更何况,律师无法专攻集团所需要的业务,但法务不仅仅对法律精懂,同时也对集团业务很了解,只有这样,才能提供最好的法律服务。”

    她眸子一瞬不瞬,看着也不惧怕,直直地对着董事:“最重要的是,律师没办法提供及时法律服务,比方公司临时需要有人陪同出差签署合同,律所的律师没办法及时跟上,但是法务就可以随叫随到。”

    言喻已经尽力地将所有话都简单讲了。

    但是董事根本就听不进去:“你个毛头丫头懂个什么!”

    陆衍也早已经不耐烦了,他忽然站了起来,身影高大,肩膀宽阔,双腿修长,眼皮抬了起来,眸光大冷,整个人的气息显得逼仄。

    声音也阴冷了些,棱角分明的轮廓冷漠至极:“法务部不会撤,外包的律所,我会让法务部的去接洽,能解释的都解释了,该说清楚的也都说清楚了,如果还不明白的话,你们最好应该提前退休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里的威胁意味已经很浓了。

    陆衍冷笑。

    有一个董事,涨红了脸,他气不过被一个小辈这样落了脸面:“不过一个杂种,还好意思占着公司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就被其余的董事按住了。

    陆衍的眉目彻底冷了下去,寒冰覆盖,眼底阴寒,浮冰沉沉,看着他们的目光像是寒刃利剑,刺进了他们的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一点点收紧。

    手背青筋起伏,显得狰狞。

    董事们也知道如果真的惹恼了陆衍,肯定没有好果子吃,连忙走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就只剩下了言喻。

    陆衍的眼眸漆黑得没有一丝光芒,骨血里都仿佛是阴暗的,唇畔都是冷然的笑意,猛地看向了言喻。

    言喻心一跳,背脊挺直,一言不发地回望着他。

    陆衍半垂着眼眸,脸上的阴影明明灭灭,有些危险:“言喻,忘掉你刚刚听到的所有,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陆衍,仿佛又回到了他们刚刚认识的最初的时候。

    言喻呼吸着,抿着唇,没动。

    陆衍绷紧了唇:“我叫你滚,听到了没?”

    言喻安静了一会,手指蜷曲着,目光逡巡,咽了咽嗓子,声音有些软:“陆衍,你不能一生气,就拿我出气。”

    陆衍手指攥紧,就看着言喻。

    他忽然快步走了过来,站定在了言喻的面前,眸色暗着好几度。

    陆衍淡漠道:“我都叫你滚了,你怎么不滚?言喻,你是不是没有任何的脾气?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,平静得让人听不出是讽刺,还是陈述。

    言喻看着他线条流畅完美的下巴,心脏提到了嗓子眼,唇却弯了弯:“有啊,我也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早上那样?生气了却不说,自己一个人闷着?”

    陆衍嗓音喑哑。

    “我也会发泄脾气的。”

    言喻的手指蜷曲了下,抚摸过陆衍的喉结,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:“发泄了脾气,就不会真的生气了?”

    言喻弯了弯眼睛,琥珀色的眼睛像是落了阳光的湖面,她有些认真:“不是,如果有一天,我真的生气了,那就是再也不会原谅了,也再也不会回头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也不知道,这一天什么时候会到达。

    甚至此刻的她觉得,只要陆衍的脸一天没变,她就有可能一辈子不会真的生气。

    她连程辞的最后一面,都没有见到过。

    她想着,眼底就盈满了水光。

    程家的人怎么也不肯让她去见程辞,甚至将她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陆衍听到了她的话,心脏莫名地沉了沉,骤然收缩了下:“不会原谅,不会回头,那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言喻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陆衍忽然俯身,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言喻低声叫了下。

    陆衍薄唇微微勾,漆黑的眼眸深邃,似是一汪潭水,让人沉溺。

    他线条优美有力的手臂勾着言喻的臀,抱着她,走向了办公桌,然后暧昧地将她抵在了办公桌前。

    他迫着她的腿勾着他劲痩的腰,他的背脊缓缓地弯了下去,俯身,靠近了她,迫着她弯腰,直到避无可避,连背部都要贴上办公桌了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都被他牢牢地锁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近到能清晰地听见他浅浅淡淡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陆衍低眸,看着她的脸,低低的嗓音笼罩着,带着不让人反驳的语气:“言喻,你哪里都去不了。”他顿了顿,嗓音低沉似是大提琴,又像是醇厚的美酒,“除了我怀里。”

    言喻琥珀色的瞳仁微怔。

    男人眼底有什么情绪翻涌着,他修长的手指插入了她的发中,声线低哑:“言喻,我告诉过你,撩拨过我,就无法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等她回答,冰凉的唇就覆盖下去,将她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的吻侵略性十足,带着强烈的掠夺,不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分神,仿佛要占有她的全部。

    言喻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胸腔了,他的胸怀火热坚硬,烫得她全身都是去了力气一般。而他的手却带着粗粝,一点点抚过她分明的曲线,在她身上的每一处都留下痕迹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妖娆炼丹师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从姑获鸟开始〕〔第一强者〕〔医毒绝世:帝尊的〕〔重生军嫂有点甜〕〔一品道门〕〔君临星空〕〔鬼王传人〕〔农门悍妇撩夫忙〕〔凌天至尊〕〔大完美主播〕〔大千劫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