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火影之医者日记〕〔在现实中开BOSS〕〔武欲封元〕〔矿世英雄〕〔从励志到丽质[重生〕〔1胎2宝:墨少,别〕〔诱宠鲜妻:老婆,〕〔帝妃临天〕〔神医小萌妃:帝尊〕〔99次逃婚:顾少,〕〔超时空微信〕〔都市之无上医仙〕〔隐婚蜜宠:傲娇老〕〔武逆焚天〕〔三界微信群〕〔热血仕途〕〔极品狂医〕〔特战之王〕〔玄学天师的开挂日〕〔蔷薇色的你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67章 陆衍,许颖夏和别人私奔了,你知道么(4)
    ,!

    南北轻声说:“但你舍不得离开陆衍是么?如果这时候,我劝你离开……真的,阿喻,我怕你受更重的伤,陆衍跨不过许颖夏这道坎的。”

    言喻抿着唇,转头,对着南北的瞳眸:“可是我现在要怎么离开?”她的思维逻辑似乎一直都很清楚,理智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如果现在我提出离婚,或许陆衍会立马答应。”她说这句话的时候,心里生出了难言的寒意,迅速地流窜到了身体的各个角落,疼得发冷。“但是,陆家不会让我带走小星星的,我也根本没有实力在法庭上和陆家争小星星,因为我没有钱,还在陆氏集团工作,我刚刚考完司考,离开了陆家,我带着小星星,连去哪里住我都不知道,你让法官怎

    么站在我这边?更何况,小星星在陆家,才会得到最好的资源,她跟着我,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会消失的。”

    言喻说的每一句话都很现实,带着利刃。

    南北动了动红唇,想要反驳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半年多,在医院工作,南北自己也没存下多少钱,她居住的房子还是宋清然的,连车子也是宋清然送的。

    南北忽然有种羞愧,脸上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她根本就没办法对言喻说出,离婚就离婚,她来养小星星和言喻的话。

    言喻表情却有些云淡风轻,尽管她心脏疼得快要难以呼吸,慢慢地凉了下去:“我也不用矫情,陆衍忘不了许颖夏,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程辞就是我接近陆衍的理由啊。”

    她仿佛在说服自己。

    就当做今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,她没看到网络上的陆衍和林音的照片,她也没听到林音说陆衍对她用强。

    那么,一切都还会平静的吧。

    南北没有吭声,她收回了视线,重新启动车子,两旁的景色不停地往后闪去,像是过往流逝的岁月,难以捕捉。

    感情的事,只有陷在漩涡之中的人能够明白。

    也只有泥淖之中的人,才能自救。

    谁也帮不了谁。

    更何况……

    南北讥嘲地勾了勾唇,她自己都还一身腥,不敢离开宋清然,也不敢说爱宋清然。

    言喻回到了公寓,家里只有小星星和林姨在,陆衍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他没给言喻打电话说一声,言喻也没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她弯腰,抱起了小星星,小星星柔软温暖的身体,给了言喻满满的慰藉,她的奶香味钻入了言喻的鼻息里。

    林姨给小星星泡了奶粉,言喻探了探温度,才给小星星喝。

    小星星肉肉的小手抱着奶瓶,低着头,专心致志地吸着奶,她喝饱了,就举着奶瓶,奶嘴嘟到了言喻的嘴边,要妈妈喝。

    言喻笑了笑:“小星星喝,妈妈不喝。”

    小星星弯了弯眼睛,笑了。

    言喻摸着她的头,头发有些长了,过几天得带她去剪头发,小星星也有一段时间没买新衣服了,还得带她逛街买一些衣服。

    陆衍很晚才回来,他推开门的时候,已经晚上11点多了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小星星已经搬入了隔壁的婴儿房里,言喻因为陪她,又因为太困,没忍住就在婴儿房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陆衍脱下了西装外套,解开领带,在主卧里,没看到言喻的身影,他先去冲了个澡,擦了擦头发,才轻手轻脚地推开了隔壁婴儿房的门。

    果然,柔和的灯光下,言喻和小星星一起躺着睡觉,两人的脸上都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,又像是月光笼纱。

    小星星睫毛又长又浓密,小拳头握着,缩在妈妈怀里。

    言喻侧着躺,侧面轮廓优美柔和,她蜜色的唇,透着诱人的气息,陆衍墨色的眸子里映着两人的身影,身上的寒气有些散了。

    他抿着薄唇,轻轻地将小星星从言喻的怀里弄出,然后俯身,横抱起了言喻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他动作过于轻柔,还是言喻太过劳累,言喻的眼皮颤了颤,但没有醒来,乖顺地被陆衍抱回了主卧室。

    婴儿房里的另一张床上,林姨也醒了,她知道陆衍的意思,她会好好照顾小星星的。

    主卧里。

    陆衍将言喻放在了床上,他从另一侧上了床,轻轻地拉着被子,盖住了两人。

    他的手就放在了言喻的腰上,勾了勾唇角,听着她安静又均匀的呼吸声,盯着她的侧颜,然后,漆黑的眼眸深了深,探身过去,冰凉的薄唇在她的唇上辗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也不明白,为什么他的身体会这么痴迷言喻的身体。

    像是永远不知满足。

    沉溺其中。

    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他骨节分明的大手,从她柔顺的发中滑落,狎昵地玩着。

    陆衍这样亲,动作虽然不大,但也不小,言喻在梦中拧着眉头,梦中的她一直在奔跑,忽然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失重,她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对上了陆衍的眼眸。

    还有些愣怔。

    陆衍哑声:“醒了?嗯?”他的嗓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,美酒一般的醇厚,大提琴一样的低沉,在这样寂静的夜里,带着荷尔蒙诱惑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看言喻醒了,俯身过去,就要继续吻。

    言喻的耳畔一瞬间响起了林音的话--陆衍强迫她,陆衍……林音和许颖夏相似的脸孔从言喻的眼前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言喻咬着下唇,忽然推开了陆衍。

    她不看陆衍的眼睛,移开了视线,低垂下眼皮,冷淡道:“别,我很累了。”

    陆衍漆黑的瞳孔静静地看了言喻许久,也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了,就那么地停顿住了。

    他凌厉的眸光一寸寸地逡巡着言喻的五官,带着审视。

    一会儿之后,即便他身体还没冷静下来,但他已经离开了言喻的身体,没说什么,也没有其他的表示,只是淡漠地躺在了言喻的身边,给言喻盖了盖被子,淡声:“那睡觉吧,好好休息。”他这样的男人,喜怒不形于色,言喻在他的脸上看出什么情绪,但也知道,她的拒绝或许伤害到了陆衍所谓的男人自尊心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空间种田:冷酷王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帝焰神尊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大千劫主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首席律师〕〔一品道门〕〔大自在天尊〕〔隐婚娇妻:老公,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