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剑说〕〔我真的不是富二代〕〔灵医小萌妃:诱拐〕〔我的弟子是孙悟空〕〔特种兵王在山村〕〔甜蜜恋爱:校草大〕〔我真是匪二代〕〔绝域天城〕〔弃少归来〕〔入骨宠婚:霸情总〕〔极幻之道〕〔大唐霸道太子李承〕〔文娱大戏精〕〔超武升级〕〔修真零食专家〕〔蓝月之主〕〔你娶我嫁〕〔厨中谋〕〔全能巨星奶爸〕〔都市圣医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69章
    ,!

    他的声音没有几分异常,因为在他看来,林音根本就不算什么,但他的心里却忍不住冒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--言喻会不会因为林音而吃醋,所以才去找林音?

    具体的是什么醋,这种醋他讨厌或者不讨厌,陆衍并没有去思考。

    言喻听到他这么问,心里的弦“啪……”一声断开了。

    是林音告诉陆衍的么?所以陆衍果然和林音有联系是么?

    陆衍继续说,带着陈述的语气:“她不重要,你可能也看到了外面的新闻,但新闻很多都是虚构的。”

    陆衍很少会解释这样的事情,这一次已经很难得了。

    可是言喻心里原本早被压下去的火气,忽然一点点地冒了上来,有时候,一片火场的爆发,只需要一点点的火苗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的烦躁和郁闷,让她失去了些许的耐性。

    她语气平静地问:“那什么不是虚构的呢?陆衍。”

    陆衍轻轻地拧眉,转眸看她,他抿起了薄唇:“什么?”

    言喻弯唇笑了笑,笑意淡凉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两人谁也没有说话,灯光熄灭,明明就睡在了同一张床上,盖着同一张被子,中间却隔了那么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同床异梦。

    令人可悲。

    即将睡着的时候,陆衍没带什么情绪地说:“言喻,不是说好了要试一试?那些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言喻睁开了眼睛,睡意消散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驱使着她,强迫着她,让她说出难听的话,她唇角仍是向上扬起的,盯着黑暗中的虚无,声音很轻:“许颖夏已经过去了么?”

    陆衍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言喻轻声说:“没有过去的,如果过去了,你就不会在看到林音的时候,就下意识地对林音有所不同,这是爱屋及乌……”

    陆衍的声线有些沉了下去,但语气还是波澜不惊的:“好了,别再提起许颖夏了,我和林音没有任何的关系,那家媒体,已经被我警告过了。”

    言喻轻声地笑了下,带了点难言的嘲弄。

    她在笑自己,到现在还没有勇气发脾气,或许,陆衍正觉得她无理取闹,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言喻:“那天林音过来找我的,她跟我说,你强迫了她,把她包养在了公寓里,只因为她长得像许颖夏……”她的声音真的很轻很轻,“你说,如果许颖夏回来了,你是不是就会和她重新在一起?”

    黑暗之中,陆衍沉寂的眸光凌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觉得你不会的,阿衍。”她侧过了身体,在黑暗中,逡巡着陆衍的下颔,“因为,许颖夏已经背叛了你,你不是之前一直觉得是我赶走了她么?根本就不是,而是她和别人私奔了……”

    言喻还没说,就被陆衍的话狠狠地打断了。

    男人的轮廓骤然冷硬了下来,嗓音阴冷得仿佛直接从喉骨里溢出:“言喻!闭嘴,别再诋毁她了!”

    他在警告她。

    “阿衍,就算是这样,但她还是你心里最可爱的那束白月光,不是么?”

    陆衍身上的戾气很重,他被言喻激怒了。

    他掀开了被子,什么话也没说,更没有开灯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言喻听到了他翻找衣服的身影,然后穿上了衬衫,再然后是西裤,衣料摩擦的声音悉悉率率。

    他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陆衍的身上散发着沉沉的低气压,他眉眼含风雪,眼底浮冰沉沉,或许还有怒火跳跃。

    言喻闭上了眼睛,睫毛轻轻地颤抖:“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的声音更加轻。

    轻得几乎听不到。

    轻得如同雪花落在地上,转眼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但陆衍听到了,他阴沉着脸,攥紧了拳头,隐匿于黑暗之中,居高临下地看着言喻,胸口扯痛了下,声音很淡:“但言喻,是你选择嫁给了我,也是你主动扮演起了贤妻,提出要和我试一试的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言喻说到了许颖夏,陆衍又几乎变成了冷漠的样子。

    温柔刀,伤人心。

    言喻觉得自己真是羞辱。

    寂静夜色中,言喻听到了楼下传来了汽车引擎声,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她闭上了眼睛,弯了弯唇,弧度优美。

    埋头在枕头里。

    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她可真矫情,又无聊。

    陆衍好几天都没见到人影。周六,言喻和林姨带着小星星去逛街买东西、剪头发,剪头发的时候,小星星特别乖,她乖乖地坐在林姨怀里,眼睛滴溜溜地盯着镜中的自己,黑眸闪亮,“嗡嗡嗡……”叫的理发刀一碰到她的头皮,她就咧

    嘴笑,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不像其他的小朋友,哭得不行。

    言喻在一旁录制了一个小视频,发到了朋友圈,没过一会,就收获了很多个赞和夸奖。

    一整天过去了,三人回到家中,小星星累得睡着了,林姨去做饭。

    言喻则坐到了书桌前,她抿着唇,写起了计划,她在想,她必须有钱,钱不是万能的,但有钱,可以解决很多麻烦,她还有个小星星。

    一个名律接案子的费用是很高的。

    言喻在纸上写了上去--朝律所先投实习生简历,然后写辞职信,离开陆氏集团法务组。

    司考成绩虽然还没出来,但毕竟考了,可以去律所准备了。

    言喻投了高伟绅律所,这是个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律所,在本城是出了名的高工资、待遇好,就单单实习生都开出了一月2w的薪资,但高薪资意味着高付出,高效率的工作和高回报的结果。

    言喻看了眼正在安睡的小星星,胸口浅浅地起伏了下。

    她眼底的笑意浅浅地荡开。

    收回视线,凝住目光,看着纸上的计划,微微抿住了唇。

    人人都说,女子本弱,为母则强,可是她不这么认为,说这句话的人是男人么?如果是,那他肯定不够了解女人;如果不是,那她则低估了女人。

    女子本来就是坚强的,只是为母会更强。夜已经深了,言喻关掉了台灯,在黑暗中走到了小星星的床边,躺下睡觉,她亲了亲小星星的脸颊,心里的空落落,似乎被填了一些,不再那么空虚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千亿盛宠:闪婚老〕〔寡嫂〕〔一品道门〕〔第一强者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时来孕转:总裁欺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大千劫主〕〔最强医仙混都市〕〔君临星空〕〔无限升级之最强武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