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至尊兵王归来〕〔你们二次元真会玩〕〔重生婚宠:甜妻,〕〔我的无限复活小皇〕〔全世界都在帮我甩〕〔蜜爱深吻:权少豪〕〔重生军少小甜妻〕〔仙帝归来混都市〕〔幕后〕〔我是老婆的召唤兽〕〔汉化大师〕〔至尊农女太嚣张〕〔被丧尸包养的日子〕〔女战神的黑包群〕〔僵尸神警〕〔我家娘子猛于虎〕〔官印〕〔大叔,轻轻吻〕〔王者荣耀:捡了把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70章
    ,!

    东城区的一家酒吧里。

    灯红酒绿,光线暧昧,音乐声淫靡,中央的舞池里都是燥热不安的男女,他们紧贴着身体,相互契合着,矛盾的永远是最美好的。

    舞池旁的卡座里,歪着好几个男人,懒懒散散,长腿散漫地翘着,漫不经心地玩着骰子。

    陆衍斜靠在了最里面,他五官深邃,黑眸若点漆,身上穿着黑色的手工西装,手里端着一杯红酒,轻轻地晃了晃,没有饮进。

    灯光直晃晃地打在了他的腿上,以至于他的脸就隐匿在了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光线刺眼,让人一时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却透出了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漠气息。

    他慢慢地盯着杯里椅的红酒,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,然后揉了揉眉心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季慕阳坐在陆衍的身边,他正低着头玩游戏,操控着屏幕上的角色,没过一会,手机没电的提醒忽然跳了出来,游戏里传来一声惨叫,季慕阳骂了句脏话:“又输了!”

    他的队友也骂他坑货,季慕阳骂了几句,关了游戏,不再玩。

    他探身去拿桌面上的威士忌,一口喝下,侧眸看了眼陆衍,眼眸深了深:“干嘛了?阿衍,最近不是要当好爸爸了吗?怎么又出来跟我玩了?”

    陆衍抿着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季慕阳:“跟言喻吵架了?”

    陆衍眼神冷漠,唇角微微绷着,喉结上下滚动了下,仍旧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季慕阳嗓音懒散:“难怪你又跟个孤家寡人似的,是不是因为上次你从包厢里带走的那个女孩,林音?”

    陆衍的眉间露出了褶痕。

    季慕阳:“阿衍,我都看到你和她上新闻了,要是我是言喻,也早就生气了,那个女孩长得跟许颖夏是挺像的。”

    他漫不经心的,带了几分纨绔子弟的洒脱:“不过,她毕竟和许颖夏不是同一个人,阿衍,你要分得清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陆衍的黑眸盯着季慕阳,他漆黑的眼眸里情绪不明,微微直起了身子,些微的灯光照在了他的脸上,半明半灭。

    他菲薄的唇动了动:“阿阳,你怎么看起来很关心言喻?”

    季慕阳抿着唇,闻言,挑了挑眉,但没看陆衍,他侧脸的轮廓线条分明,桃花眼含了笑意:“关心她?不如说,我关心你,阿衍,你该不会连我的醋都吃吧?嗯?”

    季慕阳说着,缓缓地转过头,灯光落在了他的眼睛里,仿佛深海里泛起了的阳光,情绪难言:“你喜欢上了言喻?”

    这不是季慕阳第一次问了。

    陆衍也不是第一次不正面回答了,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放下了酒杯,然后松了松袖扣,动作优雅地挽了挽袖子,他随口问:“你这么关心这个做什么?”季慕阳唇角弯弯:“还不是替夏夏担忧,毕竟你和夏夏好了这么多年,夏夏突然离开的原因还不知道,夏夏落脚的地点也不知道,夏夏过得好不好,我们也不知道。”他抬起眼皮,漆黑眼眸的光一瞬间凌厉

    得让人有些难以直视,“阿衍,如果夏夏回来了,你和言喻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陆衍脸上的神情波澜不惊,心海却掀起了波澜,风起,漩涡转动,不知道喧嚣着要吞噬了谁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。季慕阳的嗓音里带着笑意:“我想你还是会选择夏夏的吧,毕竟是夏夏和你一起长大,你们一起经历过绑架,也是夏夏救了你,你可不能辜负她。而言喻呢,言喻这个女人就是个骗子吧。”他嗤笑,“她不是

    一开始就骗了夏夏走,骗了嫁给你,一步一步,倒挺有心机的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季慕阳的话有些难听。

    陆衍勾了勾唇角,眯了眯眸子,低低地笑了:“跟她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这个“她……”不知道是在说言喻,还是在说许颖夏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两人就开始喝酒了,陆衍喝得少,季慕阳喝得多,喝到了最后,他眼睛都有些赤红了,他耳朵上的碎钻有些闪耀,斜斜地勾起了唇角。

    他勾着陆衍的脖子,没说话。

    陆衍声音淡漠:“坐直了。”季慕阳垂下了眼睫毛,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,他似乎在笑:“阿衍,你幸福吗?我最近觉得无聊,你看看这些女人,来来去去,都是那张脸,都没个新意,她们贪的无非就是我的钱罢了,如果我没有了这些

    钱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陆衍就掀了掀唇:“如果你没钱,你就没有任何吸引力了,她们也肯定会离你而去的。”

    季慕阳笑了,握拳砸了下陆衍的肩膀:“我靠,你也太不留情面了,我这张脸难道还没吸引力吗?”

    季慕阳还在说着什么,陆衍却没怎么听进去。

    他喝了一点点酒,明明没有喝醉,满脑子却都是言喻,他都不知道,那一天到底是怎么吵起来的,但不管怎么样,他也看得出来,言喻对夏夏的抗拒。

    他捏了捏眉心,眉目间闪过了一丝几不可查的不耐。

    他忽然有了种厌烦,厌烦透了现在的生活。

    不管是言喻变得开始在意起情感,还是夏夏莫名其妙的缺席,他的生活被搅得成了一滩污水。

    晚上12点多,陆衍和季慕阳往酒吧门口走去,陆衍淡淡地插着口袋,季慕阳却喝得有些醉。

    门口处,陆衍又看到了最近常见的身影。

    林音穿着白色的吊带裙,踩着平底鞋,露出了纤细的锁骨,抬眉,静静地看着陆衍。

    陆衍猛地看过去的时候,还是会有一瞬间的错觉,以为是夏夏。

    但他看清楚后,眼睛里就再也没有一丝的温情。

    他慢慢地收回了视线。季慕阳也看到了林音,他勾唇笑了,眼底的光和耳朵上的耳钉齐齐闪耀:“哟,又来找阿衍?”他不知道是故意的,还是无意的,慢条斯理道,“还真的跟夏夏很像,以前夏夏啊,就是这样,你每次跟我们出

    去喝酒,夏夏就会不顾一切地赶了过来。”他压低了嗓音,有些轻慢:“阿衍,我也是男人,偶尔的替身,还是不错的。”他漆黑的眸光上下扫视着林音,眼底没有几分温度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永生不灭〕〔空间种田:冷酷王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大千劫主〕〔帝焰神尊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〕〔一品道门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鬼王传人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