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1号宠婚:军少追妻〕〔绝境逃生〕〔雷神皇〕〔蔺先生,一往情深〕〔盛世为凰:暴君的〕〔萌妻不服叔〕〔医痞农女:山里汉〕〔盛宠皇妃:夫君,〕〔惹火狂妻:邪帝,〕〔逆天千金之制霸豪〕〔重生悍妇〕〔国民男神是女生:〕〔娇娃联盟:小妻超〕〔重生之全能男神:〕〔先婚后爱之独宠世〕〔首席独宠:军少的〕〔尸王噬宠:妖女要〕〔绝色毒医王妃〕〔绝世符神〕〔我的姐姐很弟控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73章
    ,!

    驾驶室没有关紧的车窗,传来了路人的议论声:“终于疏通了道路,太不容易了,等得我路怒症都要爆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鬼天气,真是令人讨厌,现在才好!”

    “前面那个富豪已经送到医院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,似乎挺严重的,救护车开了特别通道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交警冒着大雨,指挥着车流缓缓地前行,而陆衍没有回来,这辆车就没有司机,后面已经有司机探出车窗不耐烦地大喊:“前面那辆车怎么回事啊?都几点了,都赶着回家吃饭了!为什么还不动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豪车就了不起吗?妈的,非得拍下车牌号,去网上挂你。”

    言喻深呼吸,她看了后面长长的车队一眼,害怕他们的声音将前面的交警引了过来,只好忍着脚上的疼痛,慢慢地爬到了驾驶座。

    车钥匙还插着。

    言喻启动了车子,她脱掉高跟鞋,光着脚,踩下了油门,脚踝猛地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,她眉间微微蹙起,握紧了方向盘,控制着车速,缓解脚上的疼痛。

    幸好现在堵车太久了,好不容易才疏通,交警不随机抽查驾驶证。

    言喻还没拿到她国内的驾驶证,属于无证驾驶。

    她的唇线绷紧,丝毫不敢分神地注视着路况,往前开了两公里左右,就看到了刚刚发生车祸的地点,现在人群早已疏散了,只剩下一滩滩鲜红的血未清理干净,大雨冲刷,晕开了血水,流淌开来。

    言喻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一紧。

    估计真的很严重,除却生死无大事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,一想到陆衍离开的时候,什么都没交代,似是忘记了她还在车上,也忘记了她脚踝扭到了,更忘记了她没有驾驶证。

    雨越下越大,雨声噼里啪啦,天色慢慢地沉了下来,乌云密布。

    雨刷有条不紊地在车前方玻璃上来回摇摆着,洗出了干净的视野。

    放在后车座上的包包里,忽然传出了电话铃声,是言喻的手机。

    她正在开车,不方便接电话,就没理会。

    过了会,忽然又有手机的震动声,急促短暂,猛地打破了空气中的凝滞。

    言喻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,原来是陆衍的手机。

    他走得匆忙,没带走手机,手机被他落在了副驾驶座上。

    屏幕上闪动着三个字:许伯父。

    言喻看了手机一眼,想了想,还是探出手,想去接下,应该是陆衍用许志刚的手机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突然,传来了一阵急促尖锐的喇叭声。

    言喻抬眸,瞳孔猛地睁大。

    左边的路口忽然开出了一辆黑色的车子,直直地朝言喻的车子撞了过来,仿佛失控了一般。

    言喻的脸色有些苍白,薄唇也失了点血色,她急急地打着方向盘,往一旁扭去,幸好,那辆黑色的车子也朝着反方向打方向盘。

    整个路况都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喇叭声尖锐刺耳,透着喧嚣和急促。

    像是过了很长时间,又像是只有一瞬,地面潮湿,积了水,有些湿滑,言喻虽然偏开了黑色的车子,却直直地朝着路障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踩下刹车,脚踝疼得仿佛要断开了一般,却没有多大的力气,她咬紧牙根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一声。

    还是撞上了。

    言喻的额头传来尖锐的刺疼,她眼前眩晕,视线有些模糊,有什么缓缓地滴了下来。

    黑暗袭击了她,她无力地趴在了方向盘上。

    “醒醒?小姐?”

    其实不过短短的几分钟,言喻却觉得过了许久,她虽然眼前看不见,但神智都是清晰的,一直都有听到周围的声音。

    有警察赶了过来,有人打开了车门,有人帮忙着报警,有人叫了120。

    言喻慢慢地缓过神,睁开眼,看到的是一个戴着警帽的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他问:“小姐,你还能动吗?要我抱你出来吗?”

    言喻摇了摇头,她觉得全身都有些疼,最后还是被搬上了担架,不过到了医院,她的精神就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她刹车踩得及时,陆衍的豪车又是高配置,安全性能高,她实际上没有受多少伤,只是额头撞破了。

    那个年轻的警察皮肤白净,长相干净,还有些生涩,一看就是刚进入行业不久。

    言喻让他在陆衍车子被拖走的时候,帮她拿一下她落在车上的包包,到了医院,急救、挂号等等,都是年轻警察帮忙跑的,刷的是言喻钱包里的卡。

    言喻躺在了病床上,额头上包扎着白色的绷带,绷带上隐隐渗透出了鲜红的血,脚踝骨头折了,已经绑上了石膏。

    映衬着言喻苍白的脸色,看起来还真的有些凄惨。过了一会,那个年轻的警察又进来了,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白皮肤上泛起了红晕,摘下警帽,抓了抓头发:“那个,你要不要给你的家人打下电话,车已经被拖走了,还有你是……无证驾驶……上面还没

    说对你的处罚,很有可能会是行政拘留。”

    言喻抿了抿唇,抬眸看着他:“不用了,今天真的谢谢你了,我是律师,无证驾驶的事情,我会配合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警察笑意羞涩,声音正直:“不用谢,这是我应该做的,我是警察。对了,你的手机一直在震动。”

    言喻眸光落在了一旁的包包里。

    震动声充斥着耳朵。

    现在能给她打电话的人不是陆衍,就是周韵,她从心底里生出了厌烦和无趣,静静地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她一动不动的,任由着手机继续震动,侧脸的线条透出了苍白的无情。

    同一家医院里,陆衍站在了走廊的尽头,他面无表情,漆黑的眼眸像是一滩沉寂的死水,没有丝毫波澜。

    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手机,薄薄的唇线是一条毫无温度的直线。

    因为刚刚淋了雨,质地柔软的西装已经湿了,短发也湿透了。

    微微垂下了眼睫,叫人看不清他的神色。他给言喻的手机,还有他自己的手机,打了不知多少个电话,就是没人接,他眉头微微拧起,折痕深深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鬼王传人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永生不灭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〕〔修行在万界星空〕〔大千劫主〕〔大自在天尊〕〔我的邻家空姐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