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圣医狂少〕〔一路仕途〕〔九叔之兽血融合〕〔第一狂妃:废柴三〕〔吻安,挠心小娇妻〕〔大唐司刑丞〕〔契约婚宠,秦少的〕〔嫡女在上〕〔尸加工〕〔弃妃归来:皇上请〕〔全职武神〕〔娇妻在上:穆少,〕〔极品农妃〕〔全能狂兵〕〔花心圣手〕〔盛妻凌人〕〔靠脸吃饭[快穿]〕〔侯门锦商〕〔女总裁的特种兵王〕〔参商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82章
    ,!

    许颖夏抬起眼皮,强迫自己,看了下小星星。

    她很惊讶,在陆衍的脸上,看到了明显的笑意,他侧脸的线条都仿佛温柔了起来,唇角微挑。

    许颖夏握紧手指,指尖掐入掌心里,问:“阿衍,你很喜欢孩子吗?”

    陆衍菲薄的唇动了动: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他仍旧温柔地抱着小星星,嗓音还是一贯的淡淡:“但小星星除外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许颖夏抿着唇沉默了下来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周韵他们来得不凑巧,许志刚休息了,也不好再打扰,正好叫上许母、许颖冬,几人一起去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许颖夏笑容甜美,她对所有人都很好。

    因为从小到大被人甜宠着长大,笑起来眼睛弯弯,唇角的梨涡浅浅,让人忍不住想捏捏她的脸颊,同她一起微笑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也没有心计,眉眼间透露的都是单纯。

    任谁都会喜欢这样单纯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陆衍黑眸瞥了她一眼,也觉得许颖夏看起来就像一个孝子一样,许颖夏自然地缠上了陆衍的手臂:“阿衍,我们去吃火锅好不好?”

    陆衍笑:“人这么多,吃火锅很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周韵不赞同,她嗔怪:“没事的,夏夏在国外待了这么久,肯定想念我们自己的东西啊,我知道有一家老火锅不错,每个人一个小锅呢,吃起来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陆衍唇线淡淡,倒也没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许颖冬脸颊娇俏:“陆伯母,你也太疼姐姐了,我不要,我也要你疼。”

    会撒娇的女孩,自然是惹人疼爱的。

    即便她说了内心最真实的话,也不过被其余人当做了玩笑话。

    周韵笑着看她:“就你这丫头爱撒娇,伯母哪里不爱你了,还不是一样的疼爱。”

    保姆推着言喻的轮椅,跟在了众人后面。

    言喻盯着几人的背影,脑海里什么都没想,一片空白,只是,她突然想起了小星星,眸光落在了小星星身上。

    她一怔,然后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开开心心地沉浸在和徐颖夏重逢的喜悦之中,只有她的小星星还记得妈妈。

    小星星趴在了周韵的肩膀上,漆黑圆润的眼眸一直盯着言喻看,她脸颊肉嘟嘟的,小嘴巴粉嫩,小手蜷缩着,对上言喻的眼睛,她就弯弯地笑。

    她头顶上戴着粉嫩的花边太阳帽,更衬得一双眼睛如黑珍珠一般。

    许母一直笑着盯着许颖夏看,怎么看,都不知道满足,她想着想着,眼眶就又有些热了,忍不嘴了眼圈。

    许颖夏是她的第一个孩子,她怀孕的时候特别辛苦,生产的时候也很艰难,几乎在鬼门关绕了一圈。

    或许是来之不易,所以她对夏夏的感情格外的深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夏夏是个招人疼爱的孩子。

    从出生开始,就很少哭,喂饱了,换好了尿布,睡饱了,只会乖乖地玩着自己的手指,安静乖巧,不给大人增添麻烦,连经验丰富的保姆都夸夏夏和其他的孝不同,特别惹人疼爱。

    许家的生意也是从许颖夏出生之后,突然腾飞的。做生意的人,或多或少都在乎运势,也导致了许志刚和许母都偏爱夏夏。当然,许家生意的腾飞在最开始的时候,离不开陆家的帮助。至于陆家为什么帮助,原因很简单,小时候的陆衍喜欢夏夏。陆衍是

    陆家的独子,多的是人想要讨好他,却没想到最后的突破口居然是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许母忽然摸了摸许颖夏的头发,心里生出了一片的柔软。

    她的夏夏命里天生富贵。

    幸好,后来又找回了她的夏夏。那段夏夏丢失的记忆,许母早已经模糊了,第一次为人母,第一次感受到撕心裂肺,她所有的怨气无处发泄,明明就是陆衍的错,她却因为陆家的权势,不敢得罪陆衍,甚至还要依赖陆家的权力,讨好陆

    家,来让陆家帮忙找回她的夏夏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,她昏昏沉沉地病倒在了床上,在医院昏天暗地住了一个月,她好几次做了噩梦,梦到她的夏夏离开了这个世界,她几乎以为自己要撑不过那个冬天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。

    许志刚抱着一个安静乖巧的女婴,红着眼睛告诉她,夏夏回来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却觉得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从心里深处生出了抗拒。

    医生说是因为她病了。

    许志刚说是因为她很久没见到夏夏了,所以才会生疏。

    她原本不信的。

    但后来发现,他们说的都对。

    她大病了一场,仿佛新生,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,但当她看到小女婴对她微笑的那一瞬间,心里跟着生出了如湖水漫潮一般的无尽温柔。

    那是圆满和母爱。

    许颖夏感觉到了许母的目光,甜甜地朝着许母弯了弯眼睛:“妈妈,你又在看我了,你是不是觉得我变得更漂亮了呀?”

    许母无奈:“是呀,我的夏夏最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许颖夏声音很轻很柔:“那妈妈,我今晚和你睡觉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当然好。”

    许母回应着,忽然想起了陆衍的太太。

    阿衍娶了媳妇了,阿衍现在不再是夏夏一个人的了,而是属于那个突然闯入夏夏和阿衍世界的陌生女孩的了。

    夏夏离开的时候,许母因为担忧,身体又一下垮了,精神不济,在医院的病榻上缠绵了许久,让她根本就分不出心思去看陆衍的新太太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必须为夏夏打算了。

    夏夏单纯可爱天真,但那个女孩并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许母有意无意地回头瞥了眼坐在轮椅上的言喻,不经意间,却和言喻琥珀色的瞳仁对上了。

    她心脏莫名地微微一颤,有些疼,如同密密麻麻的针埋在了柔软心脏中。

    许母缓过了那阵疼痛后,心里生出了不喜。

    她将心脏的震颤,归结于言喻眼神的凌厉。她听说,言喻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成长在你争我抢的孤儿院里,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,居然又能留学,还多才多艺,现在也活得很优秀,甚至,当初用了不正当的手段嫁入陆家,说她单纯、没心机都不会有人相信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永生不灭〕〔空间种田:冷酷王〕〔大千劫主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帝焰神尊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鬼王传人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〕〔一品道门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