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绝色小毒妃:邪皇〕〔绝品隐忍系统〕〔极品妖孽小神农〕〔报告总裁,影后驾〕〔DNF之直播阿拉德〕〔战国野心家〕〔穿越大封神〕〔穿越七零俏军嫂〕〔新世纪篮球狂潮〕〔燕堂春好〕〔安少宠甜妻〕〔太古造化诀〕〔从红楼世界开始〕〔大道本心〕〔我的系统全靠编〕〔重生空间:天价神〕〔我是大菩萨〕〔本港风情画〕〔诡世将星〕〔婚内燃情:老公,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84章
    ,!

    陆衍眸光漆黑,目光沉静冷淡,他瞥了眼言喻,唇线是一条毫无弧度的直线,很快就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吃饭完,保姆推着言喻去洗手间,言喻上完了厕所,在保姆的帮助下,坐在了轮椅上,一抬眸,就看到了许颖夏。

    言喻的神色很冷淡,甚至渗透出了寒意,她似是没看到许颖夏一般,慢条斯理地洗了手。

    许颖夏的眸光一直笼罩在了言喻身上,她微微蹙着眉,水光闪动,似是犹豫着想问什么,却不敢去触碰。

    言喻看她这样子倒是笑了,只是眼底没有丝毫笑意,浮冰沉沉。

    她说:“夏夏,你想问小星星对吗?”

    许颖夏咬了下唇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我可以直接告诉你,陆衍喜欢小星星,并不是因为他认为小星星是你的女儿,只是因为小星星招人疼爱。”

    许颖夏怔怔的,她迟疑了下,声音很轻:“可是……那也是因为我的基因,她才可爱的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瞥了眼保姆,不知道言喻为什么那么有恃无恐,连保姆都不赶走。

    言喻闻言,眸色彻底冷下,声音也很冷:“小星星不是你的女儿,是我的,从始至终,她都是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言喻懒得遮掩,“当初那个手术,用的一直都是我的卵子,小星星和你一点血缘上的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许颖夏的瞳孔猛地瑟缩,她抿住了唇,脸色一刹那苍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想到,言喻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“你撒谎。”

    她怔怔地道,眼圈倏然就红了。

    言喻没说话,唇畔的弧度浅浅。

    保姆听了一耳朵,心惊胆战,慢慢地推着少奶奶往厕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想用小星星留住阿衍吗?言喻。”许颖夏声音是颤抖的,带着隐约的哭腔。

    言喻沉默了一会,淡淡地问:“许颖夏,你是打算重新回到陆衍的怀抱的么?”她声音有点讽刺,“你还记得,是你先抛弃了他的么?”

    许颖夏咬着下唇不说话。言喻的声音钻入了她的耳蜗里:“许颖夏,你应该学着长大了,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一直如你意,你想让我代孕我就代?你想让我帮着生孩子,我就生?你想让我帮忙照顾陆衍,我就照顾?前面这些事情,

    我的确做了,但我所有的目的都只是为了我自己。”她笑了下:“所以,你现在想让我离开,做梦。让我想想,你回国之前的设想是不是,你一回国,亲情、爱情和友情都在等着你,最好我乖乖地和陆衍离婚,腾出了陆夫人的位置,孩子也给你生好了,你就

    是人生赢家了,对不对?而我就是一个丧家犬?”

    她每一个字眼都是锐利的刀剑,直直地割破了许颖夏的伪装。

    许颖夏瞳孔瑟缩。言喻继续补充道:“或许,你还设想着,要给我多少钱打发我,对不对?陆夫人的位置,我不会让出去的,就算让了,夏夏,我也不会让你开开心心地成为新的陆夫人的。”她顿了顿,“如果你打算对小星星

    下手,我会让你彻底失去陆衍。”

    许颖夏似乎还沉浸在了打击之中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很久。

    眼泪一滴滴地往下落。

    咬着唇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她做错了吗?她错在了哪里?她只是需要爱情呀!阿衍一直说爱她,却让她患得患失,她只是希望自己不要爱得太敏感、太自卑,所以才离开了呀。

    她现在意识到自己对阿衍的爱了。

    她想重新挽回这一段感情而已。

    言喻又不喜欢阿衍,她为什么要缠着阿衍?

    保姆小心翼翼地推着言喻,她忽然觉得,她一直以为太过受气包的少奶奶,或许没有那么软弱。

    言喻轻声道:“忘掉刚刚在洗手间听到的一切吧,当做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保姆连忙点点头。

    言喻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但最先行动开炮的人,却是许颖夏。

    她闹着要跟陆衍回老宅住。

    言喻和陆衍快要睡着的时候,陆衍床头的手机震动了下,言喻轻轻地拧了下眉头,但没有醒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她感觉到陆衍轻轻下了床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又合上。

    言喻继续闭着眼睛,过了一会,她还是睁开了眼睛,在黑暗之中,盯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她口有些渴,拄着拐杖,想去倒水喝。

    沉默了半天,她还是站在了门后,一点点地拉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许颖夏就住在他们卧室的对面。

    她的卧室门紧紧地关着,但门旁边站着两个身影,男人高大,女人柔美,许颖夏正在踮起脚尖,吻在了陆衍的唇上。

    言喻看不见陆衍的表情,看不到陆衍的神情,看不清陆衍的动作。

    以前陆衍和许颖夏在伦敦恋爱的时候,她见多了这样的吻,见多了他们之间的亲密,但从来没像现在这样难受。

    言喻慢慢地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她的背紧紧地贴着房门,许颖夏是故意的,她刚刚分明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言喻慢慢地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言喻从来没有这样迫切地锻炼走路,她希望脚上的伤快点好,她请了个康复师,按小时付费,每次锻炼完,言喻全身上下都是冷汗。

    但幸好,成效卓越。

    一周后,她已经能够不靠拐杖走了,只是脚步还是有些疼。

    她必须慢慢地走。

    言喻再一次地查收邮箱里的邮件,这一次,邮箱里静静地躺着一封全英文的邮件。

    来自高伟绅律所。

    她之前投的简历,有回音了。

    律所让她下午就去面试。

    言喻笑了起来,眼睛弯弯,她好几天没有这样开心过了,她俯下身,在小星星的脸上落了一吻,说:“亲爱的,妈妈好开心啊,妈妈要有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小星星蹭了蹭香喷喷的妈妈,“吧唧……”一声,吻在了言喻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对于面试,言喻准备得很充分了。她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,就在林姨的帮助下,洗了个澡,林姨快速地帮她吹干头发,言喻对着镜子,拍拍水乳,上防晒,开始化妆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千亿盛宠:闪婚老〕〔寡嫂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第一强者〕〔妖娆炼丹师〕〔无限升级之最强武〕〔农门悍妇撩夫忙〕〔天骄战纪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和美女班主任合租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大千劫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