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火影之医者日记〕〔在现实中开BOSS〕〔武欲封元〕〔矿世英雄〕〔从励志到丽质[重生〕〔1胎2宝:墨少,别〕〔诱宠鲜妻:老婆,〕〔帝妃临天〕〔神医小萌妃:帝尊〕〔99次逃婚:顾少,〕〔超时空微信〕〔都市之无上医仙〕〔隐婚蜜宠:傲娇老〕〔武逆焚天〕〔三界微信群〕〔热血仕途〕〔极品狂医〕〔特战之王〕〔玄学天师的开挂日〕〔蔷薇色的你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85章
    ,!

    小星星在地毯上坐着,时不时地朝着言喻笑。

    言喻挑选了较为正式的suit,浅蓝色的衬衫,黑色的裙子,腰窝深陷,臀部弧度优美,两条长腿又白又直。

    正式又不失优雅。

    因为脚受伤了,只能穿平底鞋,幸好言喻白,个子也不矮,穿平底鞋也显得有气质。

    她全身上下选择的都是英国人会喜欢的类型,还特意背了个英国牌子的链条包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次准备收实习生的律师,是英国华裔,姓秦。

    言喻在办公室外等着,过了许久,才有秘书出来,让言喻进去面试。

    言喻走路的姿态很慢,就怕弄伤了脚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男人坐在了办公桌后,眉眼冷冽,抬眸,看到言喻的那瞬间,挑了挑眉,再注意到她走路的速度,有些不耐。

    男人开口,说的是中文,却带了点拗口,有些生疏:“言……喻?”

    他对着简历道。

    言喻抬起头,没想到,居然是那天救了她的那个律师。

    男人淡淡:“我叫秦让。”

    言喻有些愣怔,呆呆地站在了原地,回看着秦让,还是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秦让背脊靠在了椅背上,他伸长了腿,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办公桌上轻轻地敲了敲,显出了他的不耐。

    他身上穿着纯黑的西装,抬眸,眼神里很淡漠。

    “言喻,坐下。”

    言喻反应过来,微微地笑了起来,她回过神,都不知道她刚刚为什么要愣怔住。

    她慢慢地走到了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让的脸色很淡,但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他直接开口道:“言小姐,自我介绍一下吧。”他顿了下,补充,“用英文。”言喻咽了咽嗓子,才开始说话,她的声音轻柔,很干净,如同山涧清泉一般:“我叫言喻,毕业自lse,曾在英国的piter律所和地检署实习过,在本科和研究生期间,多次获得校级、国家级奖学金,兴趣

    爱好广泛,一年多前回国,回国后,曾入职陆氏集团法务组,任职过陆氏集团在英国地产收购的项目法务组组长,今年9月份,刚刚参加了司法考试。”

    秦让低垂着眼眸,下颔的线条冷硬,他在认真地听言喻回答。

    她的英语还不错,虽然只有简单的自我介绍,但她说话流畅,发音标准,并没有因为回国的一年多,而将英语抛弃了。

    至于她的经历,他早就在简历里看过了。

    秦让眸光定在了简历的某一行上,抬起眼皮,他看向了言喻。

    外面阳光灿烂,透过窗户照射了进来,言喻眉眼干净,皮肤白皙,背脊挺直,坐姿优雅,看起来充满了自信,但又不至于太过张扬。

    她说话的时候,咬字很准,嗓音软濡,语速适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脾气不容易急躁。

    等她结束自我介绍,秦让懒洋洋地盯着她,目光浅淡平静,薄唇轻启,问她:“你是第36届雷特模拟法庭大赛的冠军队伍的组员?”

    雷特模拟法庭大赛是全球性法学生赛事,目前为止全球最大的国际空间法赛事。

    言喻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大学有段时间对国际空间法很感兴趣,便加入了学校的参赛队伍,参加了那一次的模拟法庭大赛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可以翻下简历的最后,附了一份当年参加大赛的pre。”

    秦让的眉间似乎有些笑意,不再像刚刚那样冷寂,他唇角微勾:“虽然雷特是全球最大的国际空间法赛事,但每年参加的人并不是很多,一般都是爱好者参加,你也是爱好者?”

    言喻点点头。

    秦让眼眸漆黑,垂眸,骨节分明的手指翻到了那篇pre,了起来,他昨晚没看得那么详细,现在却发现这篇文章中有许多有意思的观点。

    他在的时候,言喻就安安静静地坐着。

    好一会,秦让才抬眸,他的声线低沉,带了干净的笑意:“我也很喜欢国际空间法,但很无奈,没能一直作为学者研究下去,而是进入了律所,当起了律师,我也参加过雷特模拟法庭大赛。”

    言喻忽然发现,她对秦让的第一印象在慢慢地发生偏离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秦让是个冷情毒舌的人,现在发现,秦让似乎有些可爱,带了英国人绅士风度的幽默。

    “言小姐,现在,我需要你完成一份笔试,等你完成了之后,再等我批阅过后,就恭喜你成为秦大讼棍的实习律师。”

    言喻失笑,她眼眸弯弯,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律师自称讼棍。

    秦让的秘书走了进来,在言喻面前的小桌子上放了一杯咖啡,和一张试卷。

    秦让动了动薄唇:“半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就不打扰言喻了,他继续查阅卷宗,过几天还要开庭。

    言喻在写最后一道题,这一道题跟法律知识点毫无关系,大概是秦让想了解一下言喻的法学思维。

    问题是--你怎么看待很多人骂律师替罪犯洗脱罪名,质疑律师为什么要替坏人辩护,你认为一个律师是好人还是坏人?

    这样矛盾尖锐的问题,很多人都会疑惑。

    言喻也曾疑惑过,她抿着唇,睫毛颤抖了下,还没落笔。

    耳畔忽然传来男人淡淡的声音,他嗓音低沉,带了点笑意,尾音拉长了,透着散漫懒散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写了?”

    他说着,修长的手指直接抽走了言喻的卷子,他眸光漆黑,大致地浏览了过去,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,他直接道:“恭喜你,法律知识稳扎稳打,基础题完成得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头微偏,鼻梁高挺,薄唇微微抿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现在要你回答最后一个问题。”他眼眸深邃,收敛了笑意,微微绷着下颔,视线锐利如出鞘的剑,几乎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言喻握着笔的手,缓缓地收拢,又缓缓地松开。阳光下,她眉眼精致,神情淡淡,天鹅颈白皙修长,她说:“律师这个职业不应该简单地用世俗观念的好人、或者坏人来评判,因为他们就只是以法律为准绳,他们在法律允许的范围,维护整个人类的人权发展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空间种田:冷酷王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帝焰神尊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大千劫主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首席律师〕〔一品道门〕〔大自在天尊〕〔隐婚娇妻:老公,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