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圣医狂少〕〔一路仕途〕〔九叔之兽血融合〕〔第一狂妃:废柴三〕〔吻安,挠心小娇妻〕〔大唐司刑丞〕〔契约婚宠,秦少的〕〔嫡女在上〕〔尸加工〕〔弃妃归来:皇上请〕〔全职武神〕〔娇妻在上:穆少,〕〔极品农妃〕〔全能狂兵〕〔花心圣手〕〔盛妻凌人〕〔靠脸吃饭[快穿]〕〔侯门锦商〕〔女总裁的特种兵王〕〔参商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86章
    ,!

    秦让挑了挑眉,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暗光。言喻继续道:“至于律师为什么要替坏人辩护,这句话本身就是错误的。在还未审判之前,每个人都是无罪的,谁也不知道真相,这时候的嫌疑人只是一个需要律师来帮他对抗国家权力的人,因为他有可能

    是被无辜陷害的,如果没有律师的辩护,被冤枉的人只会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律师的职业不是为罪犯洗脱罪名,而是确保每一个嫌疑犯被合法公平地审判,只要检方证据不足、证据虚假、证据有漏洞,你就要为那个嫌疑犯声张权利,因为他存在被冤枉的可能。”言喻胸口浅浅地起伏了下,她唇畔荡开了笑意:“我看过之前你辩护过的案子的判决书,很精彩,律师不是上帝,检察官也不是,谁也没有上帝视角去评判嫌疑人有没有杀人,所有人都只能靠证据说话,证

    据不足,就该释放,只不过群众自以为自己知道了真相,站在所谓的道德高地鄙夷他人。”

    秦让黑眸幽深,喉结无声地动了动,他认真地审视着言喻。

    她皮肤很白,眼睛乌黑湿润,水色氤氲,眼波流转,都是妩媚,看人的时候真挚、认真又有点傻气,但对法律的理解又这样理性,一点都不像一个律政新人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有意思。

    他不禁期待起,和她工作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他笑,他的声音在他的唇齿间滚了几道,然后才缓缓地开口,叫她的名字:“言喻,恭喜你,加入高伟绅律师事务所。”

    他压低了嗓音,却莫名地和言喻离得有些近。

    她薄薄的皮肤有些发热。

    “那天看你在法院傻乎乎的样子,还以为你又蠢又傻,甚至还以为你圣母心过剩,不过你的确手脚有些笨拙,需要多多锻炼。”

    言喻有些哭笑不得,这个秦让也太直接了吧!

    哪有人当面这样说女孩子的?还……又蠢又傻……

    言喻抬眸。

    秦让又叫了遍她,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:“言喻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线慵懒低沉,故意拖长了尾音,莫名地有些亲昵,言喻有些不自在,她似乎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,在男人的嘴里莫名的暧昧。

    她耳尖发烫,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,和秦让拉开了点距离。

    秦让笑了笑,直起身子,居高临下地睨了她一眼:“明天就入职吧。”他语气淡淡,“你资料上写你已婚已孕了,唔孩子多大了?请保姆了么?应该不会耽误工作吧?”

    言喻摇摇头,弯弯唇角:“快一周岁了,有保姆在,不会影响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他语气慢悠悠,眸色清亮。

    棋逢对手。

    人生幸事。

    言喻走出了大厦,终于松了一口气,她淡笑不语,抬眸,往天空上看了一眼,忽然觉得有些自由。

    她伸出了手指,阳光从指缝漏下。

    倾泻。

    她收拢起手,却什么也没有抓住。

    言喻回到家里,心情很好地泡了个澡,林姨做了大餐,三人一起吃了庆祝餐,恭喜言喻找到工作。

    言喻为了第二天的工作,很早就躺在了柔软的被窝里,难得放松身心,早早地就睡了。

    陆衍回来的时候,动作很轻地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房间里,只有一盏落地灯散发着幽幽的光芒,大床中央有细微的隆起,里面躺着的人是言喻。

    陆衍走了过去,高大的身影挡住了落地灯的光,却还是能隐隐约约地看清言喻的脸。

    她侧躺着,姿势随意慵懒,黑发铺散开来,腰窝深陷,一手可握,一条白皙的腿蜷缩在了被子外。

    轮廓朦胧,氤氲雾气。

    让人一看到,就有些温暖。

    陆衍笑了笑,弯腰,握着她的脚踝,帮她把脚放进了被窝里,拉上了被子,盖住了她美好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则去了客房的卧室洗澡,为了不让洗澡的水流声吵到言喻的睡眠。

    陆衍洗完澡,这一次,言喻迷迷糊糊间感觉到陆衍回来了。

    陆衍躺进了被窝里,长手一揽,抱住了言喻,言喻迷迷糊糊间,没有任何防备,就直接翻身到了他的怀抱之中。

    她蹭了蹭他的胸膛,仍旧闭着眼睛睡觉,但沙哑着声音呢喃:“你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陆衍微微垂头,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言喻。

    最后,轻轻的吻,带着凉薄的温度,落在了她的额头上,手指收拢了起来,让她更好地窝在了自己的胸腔之中。

    他微微眯了眯眼眸。

    今晚,许颖夏想和以前的朋友重新聚会,便让他安排了。

    和以前一样,夏夏一开始会在他的身边陪伴着,但她喜好社交,最后一定会融入群体之中,然后失望地对他撒娇:“阿衍,你怎么不陪我。”

    陆衍失笑,夏夏走了没多久,傅峥就坐在了陆衍的身边。

    陆衍没抽烟,但是傅峥抽了,他“啪……”的一声点燃了打火机,幽兰色的火苗吞噬了烟,只剩余一点猩红。

    傅峥吐出了白白的烟雾,动作慢条斯理,他睨了陆衍一眼:“真不抽烟了?”

    陆衍温温凉凉地嗤他:“早戒了。”

    傅峥笑了,弹了弹烟灰,漆黑的眼眸有些意味深长:“言喻有点本事啊,把你照顾得这么好,应该说,把你管得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陆衍唇畔的弧度浅浅,说不出是什么意味。

    傅峥摁灭了烟头,靠回了沙发,忽然淡淡地问:“夏夏回来了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?”“你是要和夏夏重新在一起吗?”傅峥嗓音平淡,“如果是的话,你还是趁早跟言喻说清楚,言喻是个好女孩,如果你好好地跟她说的话,她一定会同意的。当然,如果你不想要跟夏夏重新在一起,你就对言

    喻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陆衍眼眸低垂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傅峥挑了挑眉,对陆衍的沉默没有一点意外,他似笑非笑:“阿衍,你舍不得言喻了。”陆衍勾了勾唇角,眼角的笑意缓缓荡开,再认真一看,却仿佛毫无温度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永生不灭〕〔空间种田:冷酷王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大千劫主〕〔帝焰神尊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〕〔一品道门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鬼王传人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