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修真小店〕〔漫展的男厕所有异〕〔斗魄星辰〕〔完美帝者〕〔阴笔断碑〕〔《星河漂流记》〕〔女仙编号零九九〕〔洛小凡的奇妙冒险〕〔激萌兽世:兽夫,〕〔腹黑总裁,奉子成〕〔易烊千玺,此生唯〕〔无敌的舰娘系统〕〔宝贝迷人,BOSS轻〕〔力道〕〔达塔时袋〕〔房产大玩家〕〔航海与征服〕〔重生之八十年代日〕〔二次元称霸系统〕〔我是一只骂街NPC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91章
    ,!

    他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深深地看了眼许颖夏。

    许颖夏什么都不知道,对他露出了傻甜傻甜的笑容:“阿衍,我爸爸怎么对你发脾气了呀,是不是他觉得你欺负我了?”

    陆衍低眸淡漠:“不是,我先回去,明天再来看伯父,你跟伯母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太阳缓缓地下山,暮色垂落,染红了天空,天色有些昏暗。

    下班回家的车流缓缓地流动,有些缓慢。

    陆衍今天的耐心不是特别好,他莫名的烦躁,冷着一张脸,甚至按了好几次喇叭催促。

    快到公寓的时候,陆衍从车窗看到了一家花店,他拧着眉,扯了扯领带,抿直了唇角。

    他不想跟言喻吵架,但今晚的问题,如果问出了,只怕又少不得矛盾冲突。

    陆衍下车,买了一束鲜花,花瓣上沾了晶莹的水珠,他把鲜花放在了副驾驶座上,开往公寓。

    下了车,取出鲜花。

    一抬眸,眸光微微定住。

    他的太太言喻,穿了一条他从没见过的新裙子,从别人的车里下来了。

    陆衍微微眯眼,看着那辆车的驾驶座。

    透过挡风玻璃,他只能模糊地看到那是个穿着西装的男人,那辆车价值不菲。言喻都已经下车了,还趴在了车窗上,温柔地朝着驾驶座的男人说着什么,黄昏下,她的头发垂下了几缕,透出了温柔,不知道那个男人说了什么,言喻忽然笑了起来,两个人看起来有些亲密,至少彼此

    欣赏。

    陆衍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的鲜花。

    言喻还在笑。

    黄昏的夕阳是橘色的,光线是晕染开的,笼罩在了言喻的脸上,她侧脸的弧度线条很柔软,她的唇畔轻轻扬起,嘴角有笑意轻轻荡开。

    黄昏下,她的皮肤显得通透,微亮,干净得仿佛能折射出细微的光泽。

    陆衍似乎有段时间,没见到言喻这样干净的、轻松的、纯粹的笑容了,他最经常见到的,都是她抿着红唇的样子,眼眸平静。

    陆衍觉得胸口有些涨。

    他抿紧了薄唇,沉着一双眼眸,握着玫瑰花的手慢慢地收紧。

    言喻轻声说了句什么,男人忽然从驾驶座下来了,走到了言喻的面前,言喻侧过脸,笑弯了眼睛。

    男人拿出了手机,屏幕正对着言喻。

    陆衍看不见男人的脸,也不知道男人的神情,更不知道他们俩正在看什么,但他看到夕阳的余晖下,言喻白皙的脸上晕染了几分胭脂红,她琥珀色的瞳仁里有着水汽,似是羞涩,轻轻地咬着下唇。

    明明离得很远,陆衍却仿佛能感觉到,她正在翕动着的睫毛,像是小扇子一般,又像是羽毛一样,轻轻地划过他的心尖。

    让他觉得不太舒服,陆衍胸口的郁气慢慢地累积着。

    言喻转开了视线,抿唇依旧笑着,脸颊上的红晕仿若春日雨后的树上的花,娇俏美丽。

    陆衍轮廓分明的五官有几分阴沉,他漆黑的眼眸里浮现了凌厉,视线似是凌厉的刀,一点点地剐着言喻。

    言喻不经意地转眸,对上了陆衍漆黑深沉的瞳孔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秦让忽然伸出了骨节分明的手指,碰到了言喻的脸颊,他的指尖冰凉,轻轻地将言喻被风吹到唇畔的头发,夹到了耳后。

    言喻也有些惊讶,她顾不上陆衍,抬眸去看秦让。

    秦让瞳仁漆黑,眼神平静,仿佛他的举止没有任何的不对劲,他坦坦荡荡的模样,一时间,让言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秦让淡笑:“头发沾到你的唇了,不卫生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言喻动了动唇,也只能憋出这个字。

    刚刚她下了车,秦让正在跟她说,明天开庭时候的注意项目,让她今晚好好地看下卷宗情况。

    明天要开庭的是一个离婚案,但是涉及了刑事部分,因为妻子是个有预谋的骗婚集团,秦让忽然说到,他的手里有个视频证据,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言喻笑着问他:“什么视频?”

    他就忽然走了下来,拿起了手机,点开视频,给她看。

    她看得面红耳赤,目瞪口呆,只能庆幸,秦让还知道关掉了声音,因为屏幕里播放的是--一对赤裸裸的男女正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。秦让轻描淡写,他语气稀松平常:“这是男方新交给我的证据,女方和别的男人不正当关系的证据,不过现在提交证据太晚了,也无法当庭提交,视频证据容易造假,要在法庭上成为合法证据,还必须经过

    当事双方质证以及技术专家对视频进行鉴定。”

    言喻只能抿着唇,忍下了羞得要命的表情。

    却偏偏秦让收了手机,眸光定定地打量了她好一会,然后下了结论:“你害羞了,实习生。”

    言喻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律师为什么能这么一本正经地说这些话……言喻忽然有些难以招架,只能微微笑着。

    陆衍狭长的眼眸死死地盯着言喻和那个男人,他喉结无声地滚动着,没有想到,言喻明明看到了他,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般,继续和那个男人举止亲密。

    他们俩的身影,在地上被夕阳拉出了长长的影子,几近交叠。

    陆衍指尖有些发紧,迈开长腿,朝着两人缓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言喻又瞥了眼陆衍。

    这一次,秦让终于注意到了身后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转过了身,眸色清淡,身上的西装笔挺,一丝不苟,他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,对言喻道:“是你的丈夫?”

    言喻轻轻地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秦让也不再说什么了,他甚至微微地朝陆衍点了个头,表示问好,就对言喻道:“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不轻不重,但是慢慢靠近的陆衍也听得一清二楚,他眸色彻底地沉了下去,一双黑眸里,有着隐忍的怒意。

    但是,在外人面前,他怎么都得给言喻留下面子。

    陆衍捧着那束鲜花,也对着秦让扬了扬下巴,以作问好。秦让什么表情也没有,回到了驾驶座,重新启动车子,开着车子远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千亿盛宠:闪婚老〕〔一品道门〕〔寡嫂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第一强者〕〔时来孕转:总裁欺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最强医仙混都市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大千劫主〕〔君临星空〕〔无限升级之最强武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