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娇妃倾城:王爷宠〕〔异界超级神医〕〔颜夕江墨琛〕〔极品神医〕〔假老公,你是鬼哟〕〔她比蜜糖甜〕〔生死帝尊〕〔军少住隔壁:丫头〕〔都市最强皇帝系统〕〔暴力甜妻:帝少不〕〔浴血武神〕〔退役特种兵之全能〕〔刁蛮战王妃〕〔断案奇妃:九王爷〕〔万古魔君〕〔诸天降临大逃杀〕〔极品神医奶爸〕〔田宠医娇:腹黑将〕〔无限英雄之无尽征〕〔霸道帝少惹不得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94章
    ,!

    “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陆衍的声线低得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言喻胸口浅浅地起伏,鼻尖突然有些酸涩:“代孕。”

    她直接道。

    再骗下去,没有任何的意义了。

    陆衍绷紧了下颔的线条,两腮的肌肉也死死地咬着,不过一瞬,她短短的一句话,让他将所有的线条都连接了在一起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真的是夏夏找了言喻代孕,言喻欺骗了夏夏,换掉了……而夏夏什么都不知道,还以为言喻生下的小星星是流淌着她的血液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拧着眉头。

    他向来喜欢聪明的女人,却从不喜欢玩弄聪明的女人,特别最不喜欢,玩把戏玩到了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言喻却重重地踩了这些雷。

    她的确心思缜密,或许真的如她之前所说,她经常见到他,所以暗恋了他,所以她知道夏夏想要代孕,就故意换掉,让她和他的基因结合,在科学的帮助下生下了小星星,回国。

    正好夏夏离开,上天又眷顾,言喻和他的骨髓是匹配的,她借此嫁给他,嫁入豪门,再一点点透露小星星是他的骨肉,然后短时间内编造出了他们俩曾在伦敦共度一夜的谎话,掩盖了小星星肮脏的身世。

    真是完美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夏夏突然回来,如果不是夏夏突然讲出了这件事……所有人都会被言喻蒙在鼓里。陆衍克制着情绪,声音很平静,却平静得莫名让人心生诡异:“言喻,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骗?当初,你为什么要编造,你和我共度一夜?”他菲薄的唇是凌厉的刀片,透着寒气,“你有那么怕失去现在的

    一切么?不惜一个谎言接着一个谎言地撒,你怕夏夏回来,夺走了你拥有的一切,对不对?”他眸光凌厉:“夏夏到现在,还以为小星星是她的孩子!你和夏夏一样,你们俩对生命一点都不尊重,没有经过孩子父亲的同意,擅自生下了和我有关的孩子,将我的生活搅得一团乱,真是荒谬,你让小星

    星长大后,怎么面对她是代孕出来的孩子的现实?”

    言喻喉间的血腥气越发的重了,她一句话都不想说,只觉得疲劳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:“阿衍,我现在不想谈这件事,我很累,我不想再争吵了。”

    陆衍眼眸里寒气越发盛。

    “你很累,我就不累么?”他嗤笑了下,“我还以为,你今天又会编出一个新理由,来欺骗我,你不是觉得我很好欺骗么?”

    言喻还是苍白着脸色,不说话。

    陆衍怒极反笑,冷淡道:“有时候,人的第一印象还真是没错,费尽心机,谎话百出。”

    言喻定定地看着陆衍,咽了咽嗓子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她也的确什么都无法说。

    程辞是不能碰触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要他不知道,她是为了程辞靠近他,为了程辞生下了小星星就好,其他的,随陆衍怎么想了。

    只是,她想得再通透,还是难免胸口一抽一抽的疼痛。

    陆衍垂着眼眸,失去了所有耐性,周身散发出久居高位的冷漠。言喻忽然轻声道:“陆衍,我的确觉得让小星星这样出生不好,但是,我不会后悔,再来一次,我一样会做出一样的选择。我也的确骗了许颖夏,但当她选择了代孕的那一瞬间,她就早已经大错特错了。而

    且,我没有拿过许颖夏一分钱。”

    陆衍眯了眯眼眸,压抑了一晚上的怒气,他看着明灯倾泻下的她。

    颤抖着的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她继续道:“阿衍,你也早应该知道你的夏夏不是什么好人了吧?可是,你还是会相信她,因为你偏心。”

    良久,陆衍沉默着,没有人回答。言喻的胸腔里的怨气也在一点点积累着,她笑了下:“陆衍,你真的相信许颖夏这一次回来,只是因为她爸爸重病吗?她以前追逐爱情,那么喜欢法斯宾德,怎么会突然一个人回来,让我来猜猜,她在外面

    受了苦了,对不对?或许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陆衍盯着她,漆黑的眸子锁住她,眯了眯狭长的眼眸,像是在隐忍着怒意。

    “言喻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就打散了的领带,越发的松散,他看着言喻现在脸色苍白的样子,忽然想起了傍晚在公寓楼下看到的言喻。

    皮肤白皙,笑容很甜,眼尾的笑意带着感染人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女人,一点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的笑,和另外一个男人有关。

    陆衍蜷缩了下身侧的手指,淡声问:“傍晚的那个男人是谁,你明天要和他去哪里?”

    言喻觉得有几分好笑。

    作为丈夫,连她现在是否工作,去哪里工作,和谁工作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弯了弯唇角:“你不会想知道的,陆衍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转身就走向了婴儿房。

    陆衍站在了原地,睫毛在眼窝下,落了深深浅浅的阴翳,眼底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陆衍一个人在客厅里坐了许久,林姨来叫了他几次,他淡淡地应声,却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到了半夜,他才拧开婴儿房的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言喻和小星星躺在了一起,小星星长得偏像他,唯独神态,像极了言喻,两人躺在一起,就透着一股亲昵。

    陆衍看了好一会,然后弯下腰,将言喻和小星星分开,给小星星掩好了被子,俯身,抱起了言喻,往主卧走去。

    言喻睡得很沉,睫毛纤长浓密,脸色有些苍白,瘦瘦弱弱的样子,被他抱起来,也只不过蜷缩了下身体,贴在了他的胸膛之上。

    陆衍将她放在了主卧,看到了床头柜上的药膏,眉头拧了下,忽然想起言喻脚上的伤。

    他掀开了点被子,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握住了言喻的脚踝。

    言喻很怕痒,又敏感。

    他才碰到,她就瑟缩了下,声音低低地呢喃:“别。”陆衍抿唇,眉目间似乎有了那么点笑意,他喉结滚动,没有说话,将药膏涂在了她的脚上,温热粗粝的大掌轻柔地按摩着,将药效散开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妖娆炼丹师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从姑获鸟开始〕〔第一强者〕〔医毒绝世:帝尊的〕〔重生军嫂有点甜〕〔一品道门〕〔君临星空〕〔鬼王传人〕〔农门悍妇撩夫忙〕〔凌天至尊〕〔大完美主播〕〔大千劫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