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加冕为王〕〔爆笑修仙,萌狐不〕〔大楚昭阳〕〔重生之黑铁的荣耀〕〔昨天还能怎么皮〕〔甜妻驯夫记〕〔黑白分〕〔五域记〕〔攻约梁山〕〔唐朝好岳父〕〔绝地成神〕〔武傲九霄〕〔校花的极品特工〕〔重生异界当帝王〕〔行咨天下〕〔魔王修仙〕〔爱欲横流〕〔娇妻难驯:总裁,〕〔法医毒妃:霸道王〕〔华娱特效大亨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96章
    ,!

    许家给许颖夏设立了个工作室,陆衍知道后,送给了工作室一个优秀的公关团队,许颖夏想走公众人物路线,就需要时刻备着公关团队。

    整个新闻版面,铺满了关于许颖夏归来的消息,对外宣称一般都是,许颖夏出国进修。

    各种通稿夸她天生舞蹈者,夸她人品好,夸她美丽。

    而许颖夏和陆衍之间的情感纠葛,也成了社会关注的热点。陆衍一旦有去参加晚会,许颖夏就会跟着他,在各大酒会上紧紧地贴着陆衍出现,连着好几次,大家不得不相信,也开始感慨,果然啊,人人都忘不了初恋,陆衍也果然如大家预料的那样,婚内出轨,不

    过,却没有多少人去指责许颖夏和陆衍。

    相对的,言喻作为陆衍可怜的原配,居然成为了众人指责的对象。

    --“谁让她曾经拆散了人家恋人啊?”

    --“陆衍太太不是说是个长得不好看的猪头吗?哪里有什么好留恋的,我要是陆衍,早就出轨了。”

    --“是啊,要我说,这对夫妻可以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--“女方哪里舍得,现在的豪门太太生活,不知道有多悠闲,我要是不上班、有这么多钱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律所里,中午正在休息,浏览新闻频道。

    言喻才看了一会。

    秦让就忽然出现在她的身后,他嗓音低沉,眯起了眼睛,忽然轻声道:“电视上的这个人,是你丈夫?”

    言喻抿紧了唇,慢吞吞地点了点头,心里却有些难堪,她并不想和别人讨论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但秦让是她的上司,她必须理会他,更何况,秦让那天遇到过陆衍了。

    秦让却忽然道:“出轨了啊,你想离婚么?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言喻愣了愣,没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秦让也太突然了吧。

    秦让笑了下,斜斜地倚着墙壁,手指低垂,指尖中正夹着一根香烟,烟头冒着浅浅淡淡的烟雾。

    这是茶水间,虽然没有明确禁烟,但敢这样吸烟的也就秦让了。

    他眉眼淡淡,看上去有些懒散,他勾唇笑了下:“我是开玩笑的,看你一脸难过,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,怕你真哭了,逗一逗你。”

    言喻还是怔怔的。秦让笑:“媒体新闻很喜欢带节奏,捕风捉影,我们刑事律师做案子的时候,最不能相信的就是媒体,何况,也就是媒体把刑辩律师塑造成了现在这样只懂得帮人脱罪的工具。媒体爆料的大部分都不会是真

    相,也有可能只是媒体想让大家知道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他直起了身子,仍旧低垂眼眸,似有若无地勾笑了下。

    他说:“别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之中,你现在还在律所,打起精神来。如果打不起精神,觉得婚姻一直在困扰你,不如想想怎么解决,难过是没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摁灭了烟头,扔进了垃圾桶里,插着裤兜走了。

    言喻抿着唇,回过神来,低头,再次看了看手机中的新闻报道。

    但是,真相是怎么样,陆衍的确最近一段时间都和许颖夏在一起。

    言喻胸口起伏了下,深呼吸,她也想改变,但能改变什么吗?

    就这样离开,多不甘心。

    可是,不离开,就这样温水煮青蛙,她怕自己迟早有一天,会麻木地接受了这样的人生设定,假装看不见陆衍和许颖夏之间的龌龊事,麻木自我。

    她深呼吸,抬起头,收起了手机,先工作再说。

    言喻把水杯放在了办公桌上,转身去洗手间,她关上了洗手间隔间的门,过了会,刚要冲水的时候,就听到了有人正在八卦。

    “话说,你们昨天傍晚有看到一个小男孩来找秦律师吗?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,我也觉得好奇,那个男孩子看起来和秦律师长得好像啊!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秦律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吧,秦律不是单身吗?说不定是亲戚家的孝子吧!”

    “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未婚生育,秦律这样子的,说不定真的是在外面搞大了别人的肚子,要了孩子,没要妈妈罢了。”

    言喻冲水的手停顿住了,她现在要是冲了水,水声哗啦,外面的人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外面几个正在讨论秦让的人是律所的前台,她们平时比较闲,也热衷于各种八卦,而言喻作为秦让的实习生,还真的不能参与讨论带自己师傅私事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言喻加了一会班,看了下时间,打算收拾东西,准备回家,有支笔滚落到了地上,言喻弯腰想去捡起来。

    一只手悄无声息地率先伸下去。

    半挽着衣袖,稍微地露出了手腕,上面戴着浪琴的手表,再往下,就是一双犹如完美工艺品的手,骨节分明,修长白皙,指甲干净。

    言喻的手来不及收回,碰到了他干燥温热的手。

    她抿着唇,秋天干燥,碰上的那瞬间,言喻感觉指尖有电流闪过。

    秦让把笔递给言喻,眼眸乌黑深邃,嗓音淡淡:“今晚继续加班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言喻抬眸。

    “跟我去见一个客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客户?这么晚见。”

    秦让笑了笑:“你跟着我去就好了,不是什么大案子,就是有个富豪想要分割遗产,所以请了律师罢了,不过去之前,我请你吃个晚饭,当然也有事情请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言喻跟着秦让下了律所大楼,到达停车场,两人上了车,汽车一路行驶,最终停在了一个小学的门口。

    保安室里,正坐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小男孩。

    小男孩不高兴地低着头,坐在椅子上,晃荡着两条腿,嘟着嘴。

    旁边的女人安慰他:“你爸爸马上就来接你了呀,别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高兴呀,他天天都迟到,都是很晚很晚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女人笑了:“爸爸工作忙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抬起了头,就看到了秦让的车子,眼前一亮,笑了笑:“秦南风,你爸爸来了。”话音刚落,小男生就猛地抬起了头,眼睛明亮,他跳下椅子,往秦让的车子这边跑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千亿盛宠:闪婚老〕〔寡嫂〕〔一品道门〕〔第一强者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最强医仙混都市〕〔时来孕转:总裁欺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大千劫主〕〔无限升级之最强武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