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神武剑尊〕〔腹黑总裁:苏秘书〕〔九阵狂神〕〔火影神树之果在异〕〔太古圣尊〕〔神眸创世〕〔猎宝流香〕〔九转圣灵诀〕〔医毒傻妃〕〔足坛大赢家〕〔创世十二乐章〕〔我的海棠花开〕〔淘妃战天下〕〔极品霸帝〕〔筝仙无双〕〔带刀禁卫〕〔重生西游之齐天大〕〔平步仙路〕〔神邸〕〔都市之万界帝尊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102章
    ,!

    言喻想说什么,但喉咙口像是压了沉沉的重物,什么都说不出来,她只能摇头,紧紧地咬着下唇。

    那边,陆承国只看了眼言喻,就没空管言喻,因为周韵也哭得难受。

    这个家里,两个女人,突然都哭了起来,还真是让人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陆衍薄唇抿成了锋利的直线。

    言喻还在落泪。

    他眉头的折痕越发的深,似是有不耐,但更多的是,其他的情绪,他往言喻那边跨了步,低眸看她,然后伸出手,抱住了她,搂到了自己的怀中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。

    声音淡淡道:“你哭什么?有什么好哭的?”

    言喻没有说话,她的鼻息之间都是陆衍的气息,她转头,眼前就是陆衍的脖子,她慢慢的,慢慢地贴近了他的脖子,近到仿佛能感受到他脖子上血液的流动。

    和程辞一样。

    言喻垂在身侧的手,往上抱住了陆衍的腰,慢慢收紧,有些用力。

    陆衍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他温温凉凉地说:“言律师心这么软?嗯?刚刚在家里还在跟我犟,听到了我不是陆家亲生的孩子,我被程家放弃过,就开始可怜同情我了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里,莫名地含了似有若无的嘲讽和凉薄。

    言喻动了动唇,只说:“……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再多的话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两人各怀心思,言喻想的只有她的程辞,而陆衍……却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样子的情绪,他刚刚抱住她的动作,是下意识的,现在,他却有点想摸摸她柔软的头发。

    他知道言喻有多倔强,但也清楚她有多柔软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就像一只楚楚可怜的小奶猫。

    陆衍眉眼微动,睫毛低垂,眼睑下形成了一片浅浅的阴影,莫名的有些柔情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,之前的骨髓,是言喻捐献的。

    虽然,捐献骨髓也只是她嫁入名门的一个步骤罢了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,言喻是想嫁给他。

    陆衍稍微拉开了言喻的身体,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碰触在了言喻的脸上,抹去了眼泪,指腹粗粝,带起一阵颤栗。

    言喻曾经说过,她在英国暗恋过他,喜欢他……

    陆衍微微眯起了眼眸,眼底没有任何的光。

    闹了一顿,已经很晚了,周韵和陆承国不让两人这么晚还开车回公寓,强制让两人留在了老宅。

    陆衍洗完澡出来,看到言喻还在吹头发,但有些漫不经心,手指顿在那儿,吹风机一直对着一个地方吹。

    陆衍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,皱着眉头,直接接过了她手里的吹风机,暂时关掉。

    在拿到吹风机的那一瞬,言喻似乎才回过神来,她有些小小地吓了一跳,抿着唇,颤抖了下睫毛。

    陆衍黑眸冷清: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。”

    陆衍微微一怔,似是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他有些不自在,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重新打开了吹风机,他修长的手指穿梭在了她的头发之间。

    温热的风吹在了她的发上,柔顺的头发从他骨节分明的手上滑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居然一点都不觉得烦,倒是耐心地一点点地将言喻的头发吹得差不多干了,他才慢条斯理地关掉了吹风机,沉声道:“可以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言喻从镜中看着他,目光专注,仿佛怎么也看不够。

    陆衍注意到她灼热的视线,没有理会这样的目光,淡声道:“现在还生气吗?言喻。”

    言喻睫毛颤抖了下,她分不出心思去生气,轻声道:“不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躺在了床上,陆衍伸手关掉了床头的灯,他把言喻的被子掖好,声音冷淡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言喻轻声地说,她眼眸看着天花板,过了会,又转头看着没有拉紧的窗户,有月光从窗户中倾泻了进来,一束微弱却明亮,给了黑暗一点光明。

    她选择嫁给陆衍。

    也是为了那一点光明。

    现在,光明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言喻还在看,忽然,身旁的男人有了动静,高大的身形忽然翻身,覆在了她的身上,撑在了她身体的上方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两人的视线交接对上。

    言喻有些愣怔地盯着他的瞳眸。

    陆衍身上的甘冽气息,钻入了言喻的鼻息之中,他高大的身影完全地将言喻包围在了自己的身下,带着强烈的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他轮廓冷峻,眸色越发的深,喉结滚动,嗓音低沉沙哑:“睡不着,嗯?”

    陆衍的嗓音里含着一丝克制,却让人产生了压迫感。

    言喻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被他的薄唇堵住了,他将她的话,都吞噬在了他的唇齿之间,吻似是狂风暴雨一般肆虐。

    陆衍需要发泄。

    言喻有些反应不过来,被他吻了好一会,有些喘不过气,她急急地撑住了陆衍的胸口,偏过了头,他的吻立时就落在她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言喻说:“别,陆衍。”

    陆衍声音嘶哑,显得有些勾人:“为什么别,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了,言喻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一次,放缓了速度。

    “我们吵架吵得够久了,已经让我不耐烦了,我知道你不喜欢夏夏,但从现在开始,我不会计较你过去和夏夏发生过什么,让所有过去的一切,全都过去。”

    言喻盯着他,推拒的动作微微顿住。

    他继续道:“我知道婚姻拥堵,只容得下两个人,但我们的婚姻开始得很混乱,我在慢慢地适应婚姻,也慢慢地适应你。等我把夏夏的事情解决完了,补偿完了,她不会再介入我们的婚姻之中。”

    这是陆衍能做出的保证。

    但却不是言喻所需要的。

    她听到夏夏两个字就厌烦,陆衍或许会保证不让夏夏介入他们的婚姻,但他无法拒绝许颖夏出现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她会永远是他的妹妹,受他的庇护,她有事情,陆衍一定会是第一个帮她解决的人,陆衍就是许颖夏的哆啦a梦。言喻睫毛轻轻地颤动,她忽然轻声地问:“刚刚爸爸说的是真的吗?你是英国程家的孩子?你有个双胞胎兄弟叫程辞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千亿盛宠:闪婚老〕〔寡嫂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时来孕转:总裁欺〕〔最强医仙混都市〕〔无限升级之最强武〕〔我的邻家空姐〕〔君临星空〕〔不灭剑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