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加冕为王〕〔爆笑修仙,萌狐不〕〔大楚昭阳〕〔重生之黑铁的荣耀〕〔昨天还能怎么皮〕〔甜妻驯夫记〕〔黑白分〕〔五域记〕〔攻约梁山〕〔唐朝好岳父〕〔绝地成神〕〔武傲九霄〕〔校花的极品特工〕〔重生异界当帝王〕〔行咨天下〕〔魔王修仙〕〔爱欲横流〕〔娇妻难驯:总裁,〕〔法医毒妃:霸道王〕〔华娱特效大亨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104章
    ,!

    其实就一瞬间,他就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他淡淡地勾了勾唇:“去上班吧,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言喻怔了怔,没有回答他。

    陆衍慢慢地关上了车窗,遮住了他的侧颜,驾驶座里,他深邃幽黑的眼眸锐利地盯了下对面那辆车里的男人。

    是秦让,言喻的上司。

    隔着两层挡风玻璃,两个男人的视线交叉,又缓缓地移开。

    陆衍手指缓缓地收紧,打着方向盘,离开了律所。

    言喻看陆衍的车子拐弯消失了,这才往大楼里走去,她的高跟鞋踩在了地上,发出了清脆的声音,她微笑着,朝保安问好,走进电梯里,她低眸,按下了楼层,电梯门缓缓地关上。

    一只修长的手,横亘在了电梯门间。

    电梯碰触到了手,一下就又重新打开了。

    那只手上戴着浪琴表,袖扣优雅,往上看,果然是秦让。

    秦让的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眉眼也没有丝毫的动弹,微微抿着唇,下颔的线条利落流畅,身上的西装笔挺,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言喻弯着眉眼,主动打招呼:“早上好,秦律师。”

    秦让薄唇微动,眼底有浅浅的笑意:“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安静了一会,电梯显示的红色楼层数不停地变化着,秦让盯了眼数字,淡声问:“早上你的丈夫送你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秦让喉结无声地滚动了下,没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到了办公室,言喻按照惯例,要先给秦让煮一杯咖啡,然后整理一下今天的list,发给他,再等待秦让安排任务。

    结果,她才在煮咖啡的时候,秦让就出现在了茶水间,他敲了敲茶水间的门。

    言喻抬眸看他。

    他薄唇微动,眉心闪过什么:“来客户了,你过来帮我记录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秦让瞥了眼咖啡,叮嘱道:“客户有2个人,所以需要三杯咖啡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会客厅里。

    言喻有条不紊地把咖啡摆放在了桌子上,整个会客厅里,都弥漫着浓郁馥香的咖啡气息,勾起了人的食欲。

    她刚整理完,秦让就带着两个人,推开门,走进了会客厅里。

    她微笑着,看着几人。

    脸上的笑容却慢慢地僵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攥紧了几分,指甲掐在了掌心的肉里,有了几分疼痛,她抿着唇,红唇缓缓地失去了些血色。

    言喻瞳眸微怔。

    跟在秦让身后的第一人,是个穿着传统英式复古西装的中年男人,他带着圆形的金丝眼镜,金色的链条从镜框两边垂坠了下来,挂在了脖子上,胸前整齐地放着方巾,散发着英伦绅士的风度。

    他看到言喻,也皱了下眉头,脸色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言喻怎么也没想到,会在这里遇到程家的管家,是程家从小家养的管家,也就是程辞父亲的第一把交椅,他几乎掌管了程家所有的事情,当然,也包括程辞的前女友--言喻。

    秦让眸色冷清,看着发怔的言喻,收回了视线,微笑着对程管家和另外的一个男人道:“程先生,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言喻咬了下唇,跟着坐在了旁边的小沙发上,她摊开了笔记本电脑,打开word,开始记录几人商谈的事情。

    咖啡香气弥漫,男人们的声音起起伏伏,间夹着键盘的敲击声。

    言喻认真地记录下了对话,心脏却越来越紧缩,她抿紧了唇,神色越来越寡淡--程管家来中国,是为了将陆衍带回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从陆承国和陆衍那边收到了消息--陆衍不会回程家做继承人。

    那么,和解的方式就不可行了。

    只能用法律的方式解决了。

    而他是来和秦让研究当年在英国签下的离婚协议书,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律漏洞可以钻,好让陆衍光明正大地在法律上回到程家。

    秦让没有立即给出回答,他垂眸,粗略地扫了几眼离婚协议书,最终只说:“暂时没办法立马得出结论,得等我和我的助理查查英国相关法律,才能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程管家正低着头,轻轻地抿了口咖啡,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,抬眸,没看言喻,但问道:“助理?是说那边的那位女士吗?”

    秦让闻言,抬眸,漆黑的眼眸扫了眼言喻,忽然想起,言喻和这个案子有厉害关系,陆衍是她的老公,那么,言喻就不能再参与这个案子了。

    他几不可见地拧了下眉头,菲薄的唇动着:“不是,是我另外一个实习生。”

    程管家脸上的神色自然:“是吗?”

    言喻的睫毛不安地颤动。

    程管家一行人离开了之后,秦让从桌面上拿起了水壶,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水,仰头,喉结滚动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他喝完,看着言喻,黑眸冷静,皱了下眉头,说:“你和陆衍是夫妻关系,你不能参与这个案子了。”

    言喻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秦让交待:“把刚刚听到的所有话都埋在心里吧,不要忘记你的职业道德,要记得保守秘密,即便涉及的相关人员里有你的丈夫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这点职业道德,言喻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言喻刚想走,一旁又传来秦让低沉的嗓音,他问:“怎么脸色这么差?今天身体不舒服吗?如果不舒服,就请假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言喻手指蜷缩了下,弯了弯唇,笑:“没有,可能在会客厅闷久了。”

    一整个下午的工作,言喻除了完成秦让布置的,没有心思再去自主学习,她心脏跳动得很快,神经有些紧绷,心里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怎么也没想到,程家来找陆衍的人,会是程管家。

    看来程家的当家,真的病得很重了,才会那么急切地将一把手程管家派遣到了中国来。

    程家知道言喻和程辞恋爱的人,并不多,因为程家的人并不认可言喻,而程管家是那为数不多知道言喻的人之一,他也并不喜欢言喻,因为在他眼里,言喻拖累了他的少爷的前进脚步。下班后,言喻下了楼,一转弯,停顿住了脚步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千亿盛宠:闪婚老〕〔寡嫂〕〔一品道门〕〔第一强者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最强医仙混都市〕〔时来孕转:总裁欺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大千劫主〕〔无限升级之最强武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