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不败魔尊〕〔最强万界大穿越〕〔大唐烟雨〕〔楚先生的甜宠娇妻〕〔系统之屠仙灭神〕〔木叶之旗木家的快〕〔异世界厨仙〕〔红色莫斯科〕〔宠后多娇:昏君养〕〔异鬼之下〕〔陛下免礼〕〔路过漫威的骑士〕〔率性道医〕〔邪魅鬼医:纨绔大〕〔覆汉〕〔汉末之吕布再世〕〔阻道者杀〕〔都市修仙狂仙〕〔斗破苍穹之倾城绝〕〔刀客的位面之旅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112章
    ,!

    林姨哄了小星星几句,抱走了她,去了病房外面的套间,把这个房间留给了这对夫妻。

    言喻掀开被子,她往床下看了眼,没有看到自己的鞋子。

    正低头找着。

    高大的男人弯腰,从床底下勾出了她的平底鞋,他抿着唇,轮廓深邃,眼窝分明,半蹲了下来,眼睫毛垂着,叫人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,灯光落下,眼睑下是一层薄薄的阴影。

    他鼻梁高挺,薄唇是一条毫无弧度的直线。

    他骨节分明的手突然托起了言喻的脚,言喻轻轻地瑟缩了下脚,他滚烫的手已经包裹住了她,微微用力,不让她动弹。

    他指腹粗粝,摩挲过白皙娇嫩的脚,有些痒。

    陆衍动作温柔,慢条斯理地帮言喻穿上了鞋子,等穿好后,他才抬眼,眼底是夜色的天幕,平静深邃,说:“好了,你也起来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言喻的胸口起伏了下,心脏有些酸胀。她对两人的关系很无力,从她决定和陆衍结婚开始,她就建立了一个无形的牢笼,请君入瓮,将她自己、陆衍和小星星困在了这个牢笼之中,最初的时候,她对这个牢笼困住的时间,设想的是一辈子,然

    而现在她已经越来越想解开这个牢笼了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的是,陆衍不是一个甘心受人摆控的人,当他进入了笼子之中,什么时候解开这个牢笼,已经不是言喻说了就能算数的。

    两人安安静静地坐着吃饭。

    陆衍坐得离言喻很近,言喻有些吃不下,他时不时地就给言喻夹菜,声音平静无波,却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:“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言喻也没跟他争执。

    快要吃完饭的时候,陆衍忽然掀了掀薄唇,问道:“昨天,程家的人去你们律所了,他去委托那个秦律师了么?”

    言喻微微一怔,手上的动作停顿住,她转眸:“你在监视程管家?”

    “程管家?”

    陆衍勾唇淡笑,意味不明地眯了眯眼眸:“你对程家很了解。”

    言喻的眉心微微一跳,她抿唇,若无其事地抿着唇:“那个程管家的确是来找秦律师的,我是秦让的助理,当然知道他的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陆衍的语气波澜不惊,叫人难以猜出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言喻几不可见地起伏,指尖微微蜷缩了下,她不知道陆衍到底知道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林姨在门外听了会,没听到里面的吵架声,她松了口气,推开门,抱着小星星进来,笑着说:“小星星吃饱了,过一会也该困了。”

    陆衍大概是打定了主意,要当一晚上的好爸爸了,言喻还没有所行动,他就过去,抱过了小星星,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,打开电视卡通节目,低眸,笑着问她:“想看什么节目?”

    林姨看到这样的画面,再高兴不过了,她连忙帮陆衍把电视节目调到了小星星常看的动画片上。

    小星星笑了起来,抬眸,小胖手指着电视:“爸爸……猪猪……”

    陆衍低沉地“嗯……”了声,哭笑不得地跟着她重复了句:“猪猪。”言喻帮着林姨把碗筷收了起来,林姨就在言喻的旁边,压低了声音,笑:“你看看先生,变化很大了,最开始的时候,他都不知道要问候小星星,每次看到小星星都像是没看到似的,但他现在已经学会了哄

    她,今天中午你睡着的时候,他一个人哄了小星星一下午,给她喂饭,还给她换尿布呢,我以前也在不少富贵人家待过,那些男主人经常不着家,对孝子更是管都不管呢。”

    林姨的语气是在劝言喻要懂得珍惜。言喻弯了弯唇,眼底却没有多少笑意,她沉默了好几秒,才说道:“林姨,陆衍现在做的只是他作为一个爸爸的本分而已,你不能因为他之前什么都不做,就认为他现在做了这些本分,我们就该感恩戴德了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林姨一噎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时间还早,言喻拿起手机,发现有几个来自南北的未接电话,她拿着手机,走出了病房,一直走到了医院走廊的楼梯拐角。

    她给南北拨打了电话过去,言喻笑:“北北?”

    南北的嗓音里含了几分焦急:“吓死我了,我刚刚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,都没人接听,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最近南北工作很忙,言喻也忙,两人通话的时间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言喻说:“没事,我在医院呢,小星星昨天晚上有点发烧,现在好多了。”“那就好。”南北顿了下,“听说程家的人来了,他们到底来干什么,怎么会突然来这里?阿喻,难道是因为你吗?我听宋清然说,程家家主病危,程管家被他派回国办事情,但具体什么事情,宋清然也不知

    道。”

    言喻抿着唇角,她心脏有些沉。

    太多的事情积压着,让她难受,她想和南北说,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最后,她睫毛颤了颤,开腔说道:“北北,程辞他和……陆衍是双胞胎兄弟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虽然是陆家的秘密,但是,南北不是一个大嘴巴的人,言喻相信她,更何况,言喻憋了太久,需要有人来倾听。

    她不等南北说话,就继续道:“我想离婚了,北北。”言喻靠着墙壁,慢慢地蹲了下来,她语气很轻,轻得有些缥缈:“和陆衍的这段婚姻,让我觉得很闷,也让我觉得越来越难受,我现在越来越在乎陆衍了,对,就是陆衍。最近一段时间,他和许颖夏的纠缠

    让我觉得愤怒和心酸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语无伦次,背脊贴着墙壁,冰凉一点点地渗透进皮肤里。“最开始选择结婚的时候,我真的很开心,那个时候,我的愿望就是近距离地靠近陆衍,能看到他的那张脸就好了,能和他在一个屋子下就好了,每次看到他,不管他做了什么事情,好的或者是坏的,我都觉得很满足,很幸福,或许是那个时候,他在我眼里就只是程辞的……替身,所以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生气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千亿盛宠:闪婚老〕〔寡嫂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时来孕转:总裁欺〕〔最强医仙混都市〕〔无限升级之最强武〕〔我的邻家空姐〕〔君临星空〕〔不灭剑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