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圣医狂少〕〔一路仕途〕〔九叔之兽血融合〕〔第一狂妃:废柴三〕〔吻安,挠心小娇妻〕〔大唐司刑丞〕〔契约婚宠,秦少的〕〔嫡女在上〕〔尸加工〕〔弃妃归来:皇上请〕〔全职武神〕〔娇妻在上:穆少,〕〔极品农妃〕〔全能狂兵〕〔花心圣手〕〔盛妻凌人〕〔靠脸吃饭[快穿]〕〔侯门锦商〕〔女总裁的特种兵王〕〔参商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114章
    ,!

    陆衍回到了病房中,小星星已经睡着了,安静地躺在了床上,睫毛纤长,睡颜恬静。

    陆衍拿起了一旁的手机,手指一点点地攥紧。

    他漆黑的眼眸盯着小星星的脸看了许久,不知道在想什么,眉目间的阴翳却有些深。

    他抿紧了薄唇,脸颊的线条冷硬,转身,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林姨看到了,轻声地带了点疑惑,问:“先生,这么晚您要去哪里?回公寓吗?”

    陆衍面无表情,绷紧了唇线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他腿长步子大,没过一会,身影就消失在了林姨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林姨的眉间浮起了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言喻回来的时候,往四周看了眼,没看到陆衍的身影,她抿着唇,淡淡地道:“陆衍呢?”

    林姨下意识地撒了个谎:“先生说公司要开会,可能是国际会议,所以有时差,他先回公寓了。”

    言喻也没戳穿她,她弯唇笑了笑,唇畔却有几分浅浅薄薄的讥讽。

    陆衍坐在了驾驶座里,他启动了车子,就安静地坐着,耳畔充斥的都是隐约的马达声。

    他攥紧了拳头,拨打出了一个号码。声音阴沉得仿佛是从喉间挤出去的一般,戾气隐约深重:“立马帮我查一下,言喻和程辞的关系。”他顿了顿,骨节泛白,咬紧牙关,“我给你们指引个方向,你们要查的就只有,程辞和言喻是不是曾是恋人

    关系。”

    最后四个字说出口的时候,陆衍忽然觉得自己的手心里一阵冷汗。

    明明就坐在车厢里,温度适宜,但他却觉得像是一瞬间落入了冰窟之中。

    还没查清楚,他的心里却早已经有个声音在告诉他:你不是都听清楚了吗?言喻的意思就是她把你当做程辞的替身……

    程辞。

    他眉眼堆砌霜雪,薄唇是锋利的刀刃。

    言喻对他撒谎了,言喻这个女人谎话连篇,她曾经说过,她不认识程辞,她没见过程辞。

    陆衍胸腔气血翻涌,他觉得喉咙口仿佛有了隐约的血腥气。

    他最讨厌别人欺骗他,可是言喻偏偏欺骗了他。

    他讨厌别人把他当做替身,可是言喻毫无顾忌地将他当做替身。

    他从小开始,就被程家舍弃,虽然有陆承国的疼爱,但他还是无法释怀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程辞偏偏得到了程家的偏爱。

    他承认,他嫉妒过程辞,但他也不屑程辞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言喻把他陆衍当作了程辞的替身!

    陆衍心底深处翻滚着的情绪,让他的全身都疼痛了起来,他绷紧了两腮,忽然收紧了拳头,“砰……”一声,重重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方向盘上。

    他攥紧方向盘,踩下刹车,降下了车窗,车速很快,夜晚的冷风吹来,带着凛冽的气息,刮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没回他和言喻居住的公寓,也不能回老宅,原本是想去他的单身公寓,却忽然想起,他还不知道夏夏在不在……

    他现在谁也不想见。

    陆衍直接开着车去了酒店,城内的多家酒店都有专门为他设立的套房,侍者引着他,进去了房间。

    陆衍没有开灯,只是随便地将外套脱了,扔在了一旁的床上,他拉开了窗帘,窗外冷冷的月光倾泻了进来,带了点寒凉。

    总统套房里,提供的东西很齐全。

    陆衍瞥了眼桌面,看到了一瓶伏特加酒,他胸口起伏了下,走了过去,慢条斯理地开了酒瓶,拿起一旁的酒杯,倒了进去。

    自从生病了之后,他很少喝酒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那种对酒精的渴望却一再地吞噬着他。

    陆衍仰头,伏特加烈烈地从食道里灌了进去,灼烧着他的胃,一阵又一阵地刺疼,这样的疼,却远远不及他刚刚听到“替身……”二字的难受。

    黑暗里,陆衍的身影,只剩下一片冷硬的剪影。

    他拿起了一包烟,抽了一根出来,夹在了指间,幽兰色的火苗跳跃着,吞噬了烟头。

    陆衍狠狠地吸了一口,尼古丁一瞬间麻木神经。

    他的背影挺直,如同暗夜里的枯树,周身都笼罩着阴翳,却又透着深深的孤寂。

    陆衍几乎是静坐了一夜,天色渐渐亮起,缓缓地透了光进来。

    他深陷在沙发里,眼窝下风霜满雪,他面前的茶几上,有着一个盛满了烟头的烟灰缸。

    言喻还想跟他离婚是么?

    可是天底下,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?

    她想结婚,她就用尽了各种办法和他结了婚。

    她想生孩子,她就骗了夏夏,选择了代孕。

    现在,她想离婚……她以为这次还会和前几次一样简单么?

    陆衍的瞳孔瑟缩了下,眼神冰凉。

    他不会让她这么容易,就离了婚。

    原先,这个婚姻对他来说是枷锁,现在,对言喻来说更是一个她极力想摆脱的牢笼。

    陆衍心脏一疼,他第一次,产生了想要折磨一个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望着窗外的微薄的阳光,微微眯起了眼眸,成了狭长的一道。

    总统套房给陆衍准备了新的西装,陆衍换好了西装,走了出去,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,他正低着头,慢条斯理地整理袖扣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一声,电梯门缓缓地打开。

    他抬起眼眸,刚想踏进去,就看到一个穿着传统英式复古西装的老者,微微笑着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风度翩翩,看到陆衍,笑容慈祥:“衍少爷。”

    陆衍面无表情,他看都没看程管家,继续往电梯里走。

    程管家仍旧笑着:“听说衍少爷在查辞少爷和言喻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成功地让陆衍顿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垂眸,盯着程管家,喉结无声地滚动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那双漆黑的眼眸一片沉寂,像是深邃的大海,平静无波,却又深不可测,让人难以靠近。程管家一点都不害怕陆衍,和蔼道:“衍少爷,关于辞少爷的任何事情,都早已经被程家封锁了,你让人去查,什么都不会查到,只要和辞少爷有关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永生不灭〕〔空间种田:冷酷王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大千劫主〕〔帝焰神尊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〕〔一品道门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鬼王传人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