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1号宠婚:军少追妻〕〔绝境逃生〕〔雷神皇〕〔蔺先生,一往情深〕〔盛世为凰:暴君的〕〔萌妻不服叔〕〔医痞农女:山里汉〕〔盛宠皇妃:夫君,〕〔惹火狂妻:邪帝,〕〔逆天千金之制霸豪〕〔重生悍妇〕〔国民男神是女生:〕〔娇娃联盟:小妻超〕〔重生之全能男神:〕〔先婚后爱之独宠世〕〔首席独宠:军少的〕〔尸王噬宠:妖女要〕〔绝色毒医王妃〕〔绝世符神〕〔我的姐姐很弟控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116章
    ,!

    几人有几天没有回公寓了,房子一旦没有人的烟火气息,就容易落灰。

    林姨回到公寓,就开始忙碌着收拾卫生。

    言喻抱着小星星玩,她现在有些过分担心小星星,隔小段时间,她就想帮小星星测一下有多少度。

    陆衍淡声道:“你去休息一会吧,把温度计给我,我来帮她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言喻微微垂着睫毛。

    陆衍也没再坚持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沉默地待在一起,整整一天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了晚上小星星入睡之后,言喻还没去洗澡,但她拽住了陆衍的衣服,抬起了眼眸,瞳眸漂亮。

    她轻声道:“陆衍,我们谈谈。”

    陆衍看了她好一会,嗓音仿佛来自深渊寒潭般冰冷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猜到了言喻会说什么,他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言喻的胸口起伏了下,她抿着唇,睫毛轻轻地翕动,眼里漩涡来袭:“陆衍,我们这样子,太痛苦了,这段婚姻让我们三个人都感到痛苦,我想,我们还是离婚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语气很轻,内容也不重。

    陆衍的眼眸前有些晕眩,他攥紧了手指,轮廓分明的脸上都是冷沉,深邃的五官显得锋利,他紧紧地抿着唇,喉结微动,有些艰涩:“为什么要离婚?”

    他声音淡淡,却仿佛是在安抚言喻:“言言,我们现在不是在慢慢地变好吗?为什么要突然提出离婚?”

    他像是在对待无理取闹的孩子,嗓音沙哑又低沉:“乖,别拿离婚这个词来发脾气,婚姻是神圣的。”

    言喻神色清淡,唇色更是淡:“我没在开玩笑。陆衍,我觉得我们走不下去了。”她咬了咬唇,“我什么都不想要,离婚之后,我不会要陆家一分钱,但是,我想要小星星的抚养权。”

    陆衍在言喻琥珀色的瞳仁里,看到了自己的倒影。

    他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的忍耐就快到了极限,他垂在身侧的手指,紧紧地攥成了一团,指节苍白,却偏偏脸上还要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。

    言喻提出了要离婚的话之后,也沉默了下来,她转身,去拿了睡衣,要去洗澡,从陆衍的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,她身上的独属于她的香味钻入了陆衍的鼻息里。

    陆衍到底还是没忍住怒火。

    言喻这个女人没有心。

    或者,应该说,她对他从来都不用心。

    陆衍太阳穴上的青筋猛地一跳,瞳孔微缩,猝不及防地拽住了言喻的手腕,一用力,将她反剪按在了冰冷的墙壁之上。

    言喻身上风衣的衣扣和墙壁用力地碰撞出刺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陆衍眼底风暴席卷。

    欺近她,压住了她乱动的腿。

    手指用力,紧紧地箍着她的腕骨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忽然传来的疼痛,让言喻毫不怀疑他那时候的确是想要拧断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男人的嗓音低沉沙哑,绷着喉咙,带着压抑:“言喻,收回说要离婚的话。”

    他漆黑的瞳眸就像是深渊大海:“我不允许离婚,爸妈也绝对不会同意我们这样离婚,陆家丢不起人,我也不想再起波澜。”

    他眸色一点点地深了下去,阴翳浮现:“我们的婚姻根本就不仅仅是我们两人的事情,就算我同意把小星星给你抚养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语气还是难免带了讥讽,“爸妈也绝对不会同意的,甚至很有可能,在我们离婚了之后,他们会让你再也见不到小星星了,这样,你还要坚持离婚么?”

    他语气里的嘲讽显而易见,他大掌用力,言喻的腕骨传来了一阵阵几欲碎骨的疼痛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皱眉,咬了内唇肉,瞳眸瑟缩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知道小星星的抚养权,没有那么容易解决。

    那样的疼痛让她清醒,她的脑海中迅速地闪过了之前想过的种种方案。

    再一一排除。

    陆衍低眸,继续看着她,慢慢的,他眉间的狠厉消散了些许,漆黑的瞳眸也跟着柔了几分。

    暗沉的灯光在他的脸上打下了一片阴影,明明灭灭。

    他松开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抿着唇,伸出手,忽然就将言喻搂进了自己的胸怀之中。

    言喻猝不及防,鼻尖碰到了他坚硬的胸膛,有些疼,她的鼻息之前,都是他身上甘冽的气息,格外好闻。

    陆衍一点点地收拢起手,眉间霜雪散,似有若无地叹了口气:“言言,你是不是生气那天晚上,小星星发了高烧,我却没能陪在你和她的身边?”

    言喻很快就摇摇头,有浓浓的郁气积压在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听那天晚上陆衍和许颖夏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陆衍似乎也并不打算解释,他只是抱紧了她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他胸腔里心脏跳动很快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为那天晚上的事情道歉,你原谅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夏夏的事情我很快就会解决它,而且,接下来我的解决方式不会让你心烦了,言言。”

    他低笑了下,扯了扯唇角,含笑,似乎觉得言喻很可爱:“你怎么像个孝,不高兴了不主动跟我说,却生着闷气,还拿离婚发脾气了,嗯?”

    陆衍喉结滚动,眼底情绪不明,灯光太耀目,刺得人看不清他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嗓音低笑:“我既然选择了和你结婚,就不会轻易离婚,你乖一些,我会尽力地做一个好丈夫、好爸爸的,言言。”

    言喻一直愣怔着,对陆衍的反应,像是有些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好爸爸和好丈夫?

    陆衍的话音落下,他就俯下了身,轻轻地在言喻的额头上,落了轻轻的一吻。

    他眼底仿佛有寒光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转眼,又是温柔似情。

    言喻什么话都没说,抿着唇,被他搂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陆衍垂下了眼睑,注视着她脸上情绪的变化,什么也没有发现,只有茫然和无辜。

    他胸口起伏了下,用力一抱,彻底地将她禁锢在了怀中。言喻抬眸,淡淡地盯着他背着光的英俊面孔,影影绰绰,她忽然有种感觉,陆衍的胸膛,就像是一个铁牢笼,想要永远地将她困住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鬼王传人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永生不灭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〕〔修行在万界星空〕〔大千劫主〕〔大自在天尊〕〔我的邻家空姐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