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娇妃倾城:王爷宠〕〔异界超级神医〕〔颜夕江墨琛〕〔极品神医〕〔假老公,你是鬼哟〕〔她比蜜糖甜〕〔生死帝尊〕〔军少住隔壁:丫头〕〔都市最强皇帝系统〕〔暴力甜妻:帝少不〕〔浴血武神〕〔退役特种兵之全能〕〔刁蛮战王妃〕〔断案奇妃:九王爷〕〔万古魔君〕〔诸天降临大逃杀〕〔极品神医奶爸〕〔田宠医娇:腹黑将〕〔无限英雄之无尽征〕〔霸道帝少惹不得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119章
    ,!

    言喻记得,她笑了笑:“是这周末对吗?”

    秦让微微扬了扬下巴,眉眼含笑:“是,他从上周就开始兴奋了,我这周末要出差工作,那天只能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言喻拿完了东西,就退出了秦让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秦让看着她的身影,消失在了门口,眼底的笑缓缓地退散。

    他低眸,看着桌上的一堆材料,来自程管家。

    程管家将资料整理得很是齐全,陆衍和程辞是双胞胎,陆衍是言喻的丈夫,程辞是言喻的……前男友。

    程管家看不起言喻,因为在程管家眼里,程辞死后,言喻没有一辈子守着程辞,所以言喻就是水性杨花;又因为言喻的丈夫是和程辞长得那样相像的陆衍,所以,言喻就是浪荡不知廉耻。

    秦让抿紧了唇,深邃的眼眸里浮动着未知的情绪,眉眼如清风,有些冷然。

    难道,另一半死了,活着的那个人就该一辈子走不出去,或者结束生命吗?

    秦让眼底嘲讽深深,薄唇是锋利的刀片。

    那样的人才是最愚蠢,最不值得,最没有责任感的人。

    他缓缓地收拢起手指,想着那一年,他强迫地撞入公寓门,只看到一个小男孩摇椅晃地站在了卧室门外,撕心裂肺地哭喊着,眼睛红肿,涕泗横流,声音都哑了,只会喊: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而当他撞开卧室门之后,那人已经安安静静地躺在了床上,穿着漂亮的婚纱,容颜恬静,身体却早已冰凉,停止了呼吸。

    地板上、床头上,是满满地散落着的安眠药。

    小男孩抓着她的手,不知道自己的妈妈已经离开了,趴在了她的身上,寻求着慰藉,委屈地抽泣着。

    和她比起来,言喻也遭遇了最爱的人的离去,或许也想过轻生,但言喻还是选择了继续生存。

    人生再艰难,也得坚持。

    秦让站起来,往外面走去,他要去倒咖啡,却在路过言喻办公桌的时候,不自觉地瞥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眸光微定。

    那边认真工作的女人穿了一身红色的温婉职业裙,勾勒出美好的身体线条,皮肤白净,睫毛低垂纤长,耳朵晶莹,头发散落的样子格外温柔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。

    还真是,便宜了陆衍。

    陆衍那个男人,不会懂得珍惜她的。

    言喻下班,下了大楼,一出门,就看到了陆衍的车子停放在了那儿,他看到了言喻,就微微地降下了车窗,扬了扬唇,让她上来。

    车内,言喻上车,就发现车里有了一束玫瑰花,水珠滚落,鲜艳欲滴。

    男人的嗓音淡淡:“这是送你的花。”

    言喻淡声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她只瞥了眼,就没再继续了,心里想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陆衍问她:“今晚我有应酬,你和我一起去吧?嗯?”

    言喻看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我不去了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陆衍也没再多问,言喻垂下了眼睫毛,总觉得哪里奇怪,心中有着隐隐的害怕,指尖寒意凉凉。

    但她心里很清楚,她必须和陆衍离婚。但是陆衍不同意离婚,如果她非要离,一个是夫妻分居两年后;一个是她抓到陆衍背叛婚姻的证据,然后向法官证明,他们夫妻关系破裂,她请求离婚,如果顺利的话,独立审判,小星星才不到一周岁,

    她有稳定的工作收入,父亲又背叛婚姻,小星星也很有可能会让她来养。

    但如果陆家给法官施压,给舆。论施压,结果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睫毛颤了颤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了公寓楼下,言喻下车,陆衍也跟着下了车,言喻抬起眼眸,刚想问他,他就俯身,托起了她的脸,冰冰凉凉,像是把玩,眉眼不动,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吻。

    言喻要推开他的时候,他就已经站直了身体,微微笑着,低沉道:“我今晚会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就重新回到了车上,启动车子,应酬去了。

    说应酬,其实就是开玩笑,因为今晚的聚会就是一群稍稍有所成就的富二代们聚餐,也是因为有个富二代归国了。

    陆衍推开了门,黑眸冷淡,没多少兴致,随意地打了打招呼,就落座了。

    有人正在唱歌,有人正在捧场,欢快地拍着腰鼓:“薄城,你可以的,相信你自己,虽然你唱得难听,但你努力啊。”

    有人正在喝倒彩:“快滚下来,别辣老子耳朵了。”

    薄城:“滚你mmp!”

    陆衍看到了傅峥,傅峥让开了一个位置,让陆衍坐下,傅峥的旁边就是季慕阳,季慕阳这人,懒懒淡淡的,没什么状态,也没打招呼。

    陆衍也没说话,就是倒了几杯度数适中的果酒,慢慢地浅酌着。

    傅峥笑着问:“怎么了?喝闷酒?”

    陆衍还没说话呢,季慕阳就道:“阿衍现在大概就是愁着,该怎么甩掉原配,然后和夏夏结婚吧。”

    陆衍勾了勾唇,没回应他。

    傅峥笑:“别乱说话啊,季慕阳,小心阿衍生气,带你玩牌,输得你哭爹喊娘。”

    季慕阳这人嘴贱,眉目讽刺流淌:“也小心阿衍后面后悔得哭爹喊娘,我说吧,他要是想离婚就尽快离,要是不想离婚,把夏夏放一边好吗?差点就以为他要享齐人之福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长腿交叠,下巴微扬,弧度流畅,显得讥嘲。

    傅峥无奈,夹在两个人之间似乎有些为难:“季慕阳啊,你怎么gay里gay气的啊,差点就以为你暗恋阿衍了,人家夫妻的事情,你干嘛那么八卦。”

    他不等季慕阳回答,就转移了话题,不再说婚姻生活,他说起了今晚的主角薄城--不羁、骄傲和天才,是他的标签。

    等到开始蹦迪的时候,季慕阳被几个富二代带走,去舞池里迎接美女们去了。

    陆衍修长的手指又握着酒杯,玻璃折射光泽,他的手轻轻地转换着玻璃马克杯的角度。

    酒液清澈。他目光专注,侧脸淡漠,似是有些阴冷:“阿峥,你说,如果有人欺骗了你的感情,你会怎么做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妖娆炼丹师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从姑获鸟开始〕〔第一强者〕〔医毒绝世:帝尊的〕〔重生军嫂有点甜〕〔一品道门〕〔君临星空〕〔鬼王传人〕〔农门悍妇撩夫忙〕〔凌天至尊〕〔大完美主播〕〔大千劫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