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圣医狂少〕〔一路仕途〕〔九叔之兽血融合〕〔第一狂妃:废柴三〕〔吻安,挠心小娇妻〕〔大唐司刑丞〕〔契约婚宠,秦少的〕〔嫡女在上〕〔尸加工〕〔弃妃归来:皇上请〕〔全职武神〕〔娇妻在上:穆少,〕〔极品农妃〕〔全能狂兵〕〔花心圣手〕〔盛妻凌人〕〔靠脸吃饭[快穿]〕〔侯门锦商〕〔女总裁的特种兵王〕〔参商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120章
    ,!

    傅峥的眉心跳动了下,他拧眉,陆衍说的不是许颖夏就是言喻,无论是谁,都不好。

    他刚想劝慰。

    陆衍嗓音淡漠道:“阿峥,你只要告诉我,如果是你遇到了欺骗感情的情况,你会怎么办?”

    傅峥的喉咙口像是堵住了什么,半天说不出话,最终叹气,拧眉,他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但想想,如果是他的太太欺骗了他的感情。

    傅峥想,他一定会拼尽全力,和她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陆衍明白傅峥的意思,他菲薄的唇掀了掀:“我就是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不甘心里还有夹杂着多多少少的不舍。

    薄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听到了,他探身拿了一杯酒,也坐在了陆衍的旁边,一饮而尽,凉薄道:“不甘心还不简单,最好的办法,就是让她对你动了真感情,然后再狠狠地抛弃她。”

    薄城讳莫如深:“最好是,夺走她最珍贵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陆衍抬起眼皮,侧眸,笑了,眉目不动,神情淡然,和薄城轻轻地碰了碰杯子。

    晚上10点左右,陆衍喝得有些晕了,果酒还是有度数的,但他还是清醒的,刚想回家。

    薄城就拿起他桌面的手机,点开,问:“让你伤心的女人是哪个?”

    他挑眉,笑得不怀好意:“陆少,你知道怎么最快让女人心动吗?就是另一个矛盾的你,你太冷了,但是喝醉之后的你,可以是温暖的。”

    陆衍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了捏太阳穴,有些疼。

    薄城点开最近通话,发现了一个陆衍主动打过几次电话,但只有一串数字的号码:“是这个?难道是你的太太?我之前看新闻说你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陆衍冷嗤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你的太太提出离婚?”

    陆衍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薄城却像是什么都明白了一般。

    电话已经拨通了,陆衍拧眉要去抢,薄城站起来,包厢里歌声喧哗吵闹,嘈杂得很。

    薄城等电话一被接通,就笑着道:“你好,陆衍喝醉了,回不去了,你方便过来接下他吗?”

    言喻接电话的时候,还有些愣怔,听明白了之后,她抿唇:“不好意思,不太方便,我让司机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薄城笑意更深:“怕是不行,他现在不肯走,就趴在了沙发上,哼哼唧唧的,就在说他想见……你,而且阿衍身体不太好,喝醉也不太好吧?……也好,我就让酒吧的人包下这个包厢,让他继续睡吧。”

    言喻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说的一点都不像是陆衍。

    言喻冷淡地抿唇,微微垂下眼睑。

    到后来,她终究还是换了衣服,去了短信里说的那个酒吧。

    她一推开门,就被镭射灯和远光灯,照射得微微刺眼,人来人往,人声沸腾,只有几个人注意到了言喻。

    那几人眼睛一亮:“卧槽,哪来这么正的妞?酒吧新来的货色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,大家都别跟我抢啊,我要了这个妞。”

    他们跃跃欲试,结果,眼睁睁地看着言喻走向了靠在沙发上假寐的陆衍,陆衍神色冷淡,线条冷硬,闭着眼,薄唇是冷冽的。

    言喻站定住了。

    陆衍忽然睁开了眼睛,黑眸里有着淡薄的雾气,有酒意,因为眼神的淡然和一瞬间的茫然,以往的冷冽竟然消逝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醉了,不太舒服,刚刚薄城跟疯了似得,灌了他不少酒。

    言喻问他:“你还好吗?头疼不疼?”

    陆衍拧眉,低声:“……疼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跟你说了,不要喝酒吗?陆衍,你的身体你要自己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陆衍轮廓清冷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居然低低地笑了。那几个富二代看得目瞪口呆啊--这还是传说中大杀四方的陆少?当然了,这些称号都是大家乱叫的,不过,陆衍平时的形象的确不是这样,今晚喝了点酒,就开始做作了起来?男人一撒娇,还真没女人什么

    事了。

    陆衍倒不至于撒娇,只是显得听话。

    言喻微笑着让他走,他就走,言喻早就叫好了代驾,她低声让陆衍交出车钥匙,递给了代驾,磕磕绊绊地上了车,车子启动,两人谁也没有看到不远处酒吧门口,站立着季慕阳。

    他懒散地靠着门框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代驾开车很稳,很快就到了公寓楼下,两人乘电梯上楼,就在公寓的门口,陆衍忽然又抱住了言喻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有着清淡的甘冽气息,他咬上了她的唇,像是上瘾了一样,低低地纠缠着,缱绻着。

    “言言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最讨厌别人欺骗了。”

    言喻没说话,她思绪被他的吻,吮吸得隐约空白。

    他低垂着眉眼:“程管家来找我了,想让我回去,代替那个程辞,可是他不知道的是,我这个人,这辈子,最讨厌的就是当替身了。”

    言喻拧着眉头。

    她心里一瑟缩,寒意森森。

    他嗓音很轻柔,有些慢腾腾:“特别是程辞的替身。”

    言喻猛地抬眸--。

    撞入了陆衍的眼眸里,他眼眸里没有几分情绪,在这样的夜灯中,明晃晃的,有些温柔。

    他抿着唇,还真的透出了点,电话有人所说的,哼唧哼唧地想要撒娇的陆衍。

    他低眸注视着言喻。

    言喻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陆衍也不知道他在期待着什么,只知道巨大的无形的落寞笼罩住了他。

    他喉结无声滚动,懒散地趴在了言喻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神情隐约冷冽。

    空气里都是酒精的气味,但并不难闻。

    言喻听到了陆衍的嗓音:“等这段时间忙完,我们补办婚礼吧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睁大了眼眸。

    陆衍笑了笑,声音低沉,如同大提琴一般优雅醇厚,他勾了勾唇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办婚礼吗?”

    言喻没有说话,她垂下了睫毛。

    陆衍淡声:“但我想给你,一个婚礼。”

    他嗓音低低的,仿佛在把玩着什么。陆衍半醉半醒,倒是挺粘人,言喻扶着他,进了公寓,让他乖乖地坐在了沙发上,他靠着沙发背,微微扬起头,下巴的线条流畅,微微阖眼,睫毛纤长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永生不灭〕〔空间种田:冷酷王〕〔大千劫主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帝焰神尊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鬼王传人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〕〔一品道门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