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圣医狂少〕〔一路仕途〕〔九叔之兽血融合〕〔第一狂妃:废柴三〕〔吻安,挠心小娇妻〕〔大唐司刑丞〕〔契约婚宠,秦少的〕〔嫡女在上〕〔尸加工〕〔弃妃归来:皇上请〕〔全职武神〕〔娇妻在上:穆少,〕〔极品农妃〕〔全能狂兵〕〔花心圣手〕〔盛妻凌人〕〔靠脸吃饭[快穿]〕〔侯门锦商〕〔女总裁的特种兵王〕〔参商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128章
    ,!

    言喻睫毛颤抖,手心紧紧地攥着,良久,她什么也没说,猛地挂断了电话,程辞和陆衍的脸在她的脑海里迅速地转换着,她掌心的肉被磕得几乎要渗透出血。

    胸腔里的心脏像是被万千蚂蚁,一点点地啃噬,带来了一阵阵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言喻想了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但最后,程辞的脸有些模糊了,换上去的是陆衍的脸。

    她不能这么自私,她知道陆衍有多讨厌程家,她不能为了程辞的信而背叛陆衍。

    陆衍早上赶着去开会,出差的事情一忙完,他就当晚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结果,一打开商务车车门,里面又坐着许颖夏,许颖夏看起来并不怎么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陆衍拧着眉头:“夏夏,你怎么又在这里?”

    许颖夏说:“你不见我,我就只能到处找你了!我早上能进去你的商务车,晚上当然可以继续进你的车了!”

    陆衍下意识地看了眼一旁的秘书和保镖,他早上明明吩咐过不要再让夏夏躲在车里了。

    许颖夏嘟起嘴,她伸手拉过陆衍的手臂,亲密地勾着,有些怒意,漂亮的眼睛里泛起了水汽:“你怪他们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有恃无恐,大概是因为一直都被偏爱,就算陆衍对她说的话,语气再重,也是含了亲昵和宠溺。

    她继续道:“我能进你的公务车,就是被你宠坏的。”

    陆衍眉间的折痕越发的深。

    但他也没去怪罪秘书和保镖,他们应该也是怕许颖夏出了什么事情,不好跟他交待。

    许颖夏咬着下唇:“阿衍,你最近怎么都不理我了,是不是言喻跟你说了什么?是不是她不让你来找我?”

    陆衍沉默,喉结轻动,什么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阿衍,我什么事情都跟你交待了,你以前教过我,只要我肯承认错误、主动交待,你会原谅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陆衍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许颖夏晃了下他的手臂,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:“阿衍,你别不理我,不然我每天都要缠着你,不让你工作,不让你去别的地方,不让你有自由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样无理取闹的话,陆衍终于有了点反应了。

    他眉眼笑意浓了几分,侧眸瞥了她一眼:“夏夏,你也该长大了,成天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笑了,许颖夏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样想来,她的想法是对的,阿衍不是不要她了,这几天的冷淡,只是对她做过错事的惩罚对吧。

    陆衍淡淡道:“等法斯宾德无法出境后,我送你去美国进修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去。”许颖夏垂着眼,那样子就像跟家长闹着不想去读幼儿园的小朋友似的。

    陆衍望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,膝盖上仍旧堆着不少资料,但他的心情有了几分轻松:“去不去,由我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去啦。”

    许颖夏忽然想起了言喻。

    她做错了事情,都要被阿衍惩罚,可是言喻也骗了阿衍,为什么她什么惩罚都不用承受?

    许颖夏咬住了下唇,越来越生气。

    她抬起眼皮,看着陆衍,忽然道:“阿衍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陆衍偏头,漆黑的眼眸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许颖夏:“你知道言喻为什么要跟你结婚吗?”她不给自己喘息犹豫的机会,毫不犹豫地道,“她有个很爱很爱的前男友,阿衍,那个前男友跟你长得很像。”

    陆衍黑眸沉沉,叫人看不出情绪,轮廓的线条微微有些紧绷。

    他没说话,久到许颖夏以为他不会有反应的时候,他的声音冷了几分:“是么?有多像?”

    “像到会怀疑是同一个人,像到会让她把你当做那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陆衍明明早已经知道了这件事,但在听到的时候,依旧会被激怒,他的眼底有黑沉的幽火跳跃,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正在查收的邮箱里,投递进了一个邮件。

    里面是一段音频资料。

    程管家和言喻的声音。

    陆衍的手指紧紧地蜷缩着,骨节泛白,他抿紧了薄唇,凌厉如刀锋,眉目生寒,脸色蓦地沉下去,缓缓地听完了整段录音。

    言喻的最后一句话是--“我答应了,你就会给我,程辞写给我的信么?”

    她心动了。

    在程辞和他之间,言喻永远会选程辞。

    陆衍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心脏的疼,仿若有无形的手紧紧捏着,让他疼得难以呼吸,他又像是在深海之中即将窒息死,只想透出黑暗的海面,深深地呼吸。

    他周身的气息缓缓地结冰。

    耳畔还有许颖夏的声音:“阿衍,真的,你没有见过程辞,你不会知道,你和他有多相似,你也不会知道,曾经的言喻和他有多相爱……”

    陆衍绷紧了脸上的轮廓,讽刺的是,他知道的。

    他猛地将一叠文件挥落在地上,洋洋洒洒,漫天白纸。

    陆衍喉结上下滚动,喉间仿佛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压着,连说话都艰难,他淡淡地问助理:“美国的房子、保姆和学校联系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找好房子了。”助理下意识地皱了下眉,“只是,先生,小小姐还那么小,为什么要送往美国?”

    陆衍没有立马回答,他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黑色的车子进入了隧道,周围的光线暗了下来,只余下一束孤独的车灯,隐隐约约地透露出了光影,落入车窗内。

    陆衍靠着椅背,在黑暗中,只看得见一抹高大的剪影,透出了冷漠的勿近气息。

    许颖夏也安静了下来,没有纠缠着陆衍。

    整个小小的空间,倏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良久,陆衍回答,声音显得略略凉薄:“要让她提前适应一下,没有妈妈陪伴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许颖夏睁大了眼睛,她抿着唇,在黑暗中盯着陆衍的侧脸。

    汽车从隧道中出来了,昏黄的路灯照射在了陆衍的脸上,一寸寸地露出了他英俊的轮廓,即便灯光暖黄,但他脸上的寒气却没有一点儿消散。许颖夏的心提在了嗓子眼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永生不灭〕〔空间种田:冷酷王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大千劫主〕〔帝焰神尊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〕〔一品道门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鬼王传人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