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至尊兵王归来〕〔你们二次元真会玩〕〔重生婚宠:甜妻,〕〔我的无限复活小皇〕〔全世界都在帮我甩〕〔蜜爱深吻:权少豪〕〔重生军少小甜妻〕〔仙帝归来混都市〕〔幕后〕〔我是老婆的召唤兽〕〔汉化大师〕〔至尊农女太嚣张〕〔被丧尸包养的日子〕〔女战神的黑包群〕〔僵尸神警〕〔我家娘子猛于虎〕〔官印〕〔大叔,轻轻吻〕〔王者荣耀:捡了把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136章
    ,!

    “陆衍,如果这次小星星出了事情,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,这一辈子都不会了,我告诉你,我们完了!”

    她声音不大,却沉重得像是石头,狠狠地砸在陆衍的胸腔里,震得他轰鸣作响,心肺作疼。

    他喉结上下滚动了下,心脏被人紧紧地捏在了手心。

    他不敢想象小星星会出什么后果,良久,才掀了掀薄唇,嗓音仿佛发自胸腔深处,艰涩得很,他问:“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雪花纷纷,白色的雪落在了他的眼睫毛上,一层薄薄的霜,一层薄薄的雾,他漆黑的眼眸冰冷无情,似是深渊,又恰似冰潭。

    不知道言喻说了句什么,他的薄唇抿成了一条毫无弧度的直线。

    下颔冷硬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地迈开步伐,渗透着冬日的寒气,脚步匆匆地往场外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身后,周韵咬紧了牙根,气得眼前发黑,却不敢叫住陆衍。陆承国脸色也沉得能滴下水来,脸色很差,他走到了舞台上,强迫自己露出了笑,放缓了声音:“各位,因为出了点事情,两位年轻的新人玩起了年轻的浪漫,而我们,只需要尽情地享受接下来的婚礼就好

    了。”

    他对着工作人员招了招手,整个婚礼按照流程,继续往下走。

    嘉宾们即便满心都充斥着八卦好奇之心,在这个时候,也不得给陆承国一个面子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重新和众人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雪花继续飘落,现场音乐声悠悠,缭绕人心。

    新闻媒体的通稿已经发送了出去--陆家婚礼出状况,新娘落跑新郎追。

    毫无意外,评论下都是嘲讽和幸灾乐祸的话。

    “真是牛,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样的场面!”

    “一直以为只有电视剧才存在这种情况,没想到现实生活中还会遇到,真是活久见。”

    “为陆衍的妻子打call、鼓掌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嫁入豪门也不一定好吧,之前媒体就一直唱衰这两人的婚姻,更何况陆衍在外面彩旗飘飘,包养了不少情人,现在被他太太抛弃在了婚礼上,也没什么吧,算是他的报应吧。”

    一辆黑色的车子正在飞速地朝着郊区驶去,言喻坐在了副驾驶座上,身上还穿着露肩蕾丝婚纱,映衬得她皮肤白皙透亮,露出了纤细的锁骨。

    她原本肤色就白,现在更是一刹那间失去了所有的血色,惨白似是白纸。

    她的眼圈通红,鼻尖酸涩,心脏紧紧地悬在了嗓子眼,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前,正是这个号码,告诉了她,小星星不见了。

    言喻原本没有当真,因为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,陆家一定会看好小星星的。

    但是作为母亲,总是会有点心灵感应,她总觉得哪里不安,心脏时不时就疼得瑟缩一下,她想看见小星星,所以就让人去找她。

    然而,那些人要么支支吾吾,要么找不到,要么推脱,她迟迟见不到小星星,心里的担忧越发凝重。

    幸好,后来秦让带着秦南风上来找她闲谈。

    言喻立马就拜托秦让找一下小星星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,秦让就告诉她,小星星的确不在婚礼现场。

    然后,那个号码又打来了电话,言喻立马接通了电话,隔着细微的电流,那头传来了清晰分明的啼哭声,奶声奶气,带着惊惧和令人心疼的柔软。

    是小星星。

    言喻胸口重重地起伏,她用力地呼吸,失声叫了出来:“小星星!”

    小星星仿佛听到了妈妈的嗓音,哭得越发大声了,她的嗓子都哭得有些干哑,声音细碎,间夹着她微弱地喊叫妈妈的声音。

    言喻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用力地拧紧了。

    那头终于有了声音,是一个说英文的男人,嗓音透着阴冷:“陆衍的妻子?是你吧?你可知道,你和陆衍的女儿正在我的手里,她还真是一个小可爱呢,哭得可真让人心疼。”

    男人英文流利,话里偶尔冒出几句简单的中文,显然他会说一些中文词汇。

    言喻脑海里闪过了什么,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法斯宾德。

    她心脏跳动的速度越发快了,猛地握紧了手机:“你是法斯宾德?”“我是或者不是,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男人低笑,声音冷淡,透着讥讽和阴狠,“陆衍不接电话,所以我才打给你,不过给你打电话也是一样的。你给我转告他,让他立马让海关放我出境,还有,拿一千万给

    我,我要现金,来东渡码头找我,不许报警,不许带其他打手,如果他做不到,敢私下做其他安排的话,就让他试试看给他女儿收尸!”

    言喻咬紧了下唇,口腔里有了隐约的血腥气。

    她想也不想地往外跑去,鼻尖酸意上涌,她有些慌乱,却用力地掐着自己,想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声音有些抖:“你想要一千万是吗?我给你,但前提是,你要保证我女儿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男人笑了下:“当然,法国人很讲诚信。”他压低了嗓音,“如果不是陆衍把我逼得走投无路,我又何必铤而走险,做出这样的事情!”

    他冷笑了一声:“也幸好,这次也是陆衍自大,才给了我机会绑走他的女儿,现在他女儿被我用来威胁他,也算是他自作自受了。”

    言喻的瞳孔重重地瑟缩,口腔里的血腥气越发的浓重。

    她绷紧了牙齿。

    不过一瞬,就缕清了思路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真的是法斯宾德,也就是说,是法斯宾德绑走了小星星。

    她心中的恨意像是潮水,缓缓地涌上了胸口。

    明明和法斯宾德没玩没了纠缠的人是许颖夏,明明为了许颖夏而去收拾为难法斯宾德的人是陆衍,明明是法斯宾德自己不检点,才被陆衍抓住了把柄。

    明明这所有的一切都和小星星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,为什么一切的后果却要让无辜的小星星去承担?还有,法斯宾德为什么说是陆衍自大?为什么小星星本来应该在婚礼现场,现在却会被法斯宾德带走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永生不灭〕〔空间种田:冷酷王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大千劫主〕〔帝焰神尊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〕〔一品道门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鬼王传人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