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圣医狂少〕〔一路仕途〕〔九叔之兽血融合〕〔第一狂妃:废柴三〕〔吻安,挠心小娇妻〕〔大唐司刑丞〕〔契约婚宠,秦少的〕〔嫡女在上〕〔尸加工〕〔弃妃归来:皇上请〕〔全职武神〕〔娇妻在上:穆少,〕〔极品农妃〕〔全能狂兵〕〔花心圣手〕〔盛妻凌人〕〔靠脸吃饭[快穿]〕〔侯门锦商〕〔女总裁的特种兵王〕〔参商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139章
    ,!

    雪水打湿了他的黑发,他的脸色坚硬冰冷,程管家说的每一个字都太过刺耳了,像是倒钩,嵌入了他柔软的心脏之中。

    言喻对他的每一分好,每一分温柔,甚至她看他的每一个眼神,都是因为程辞。

    她因为程辞,毫不犹豫地接近他,嫁给他。

    陆衍心脏的每一次跳动,都是剧烈的疼痛。

    言喻曾经说过喜欢他,其实喜欢的也只是程辞,一旦把他和程辞放在一起选择,她会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他。

    程管家说:“衍少爷,你不想回到程家吗?回到了程家,很多事情都会得到完美的结果,包括小星星,包括你的未来,你的商业才能在陆家太过局限了。”他很看好陆衍,其实程家选继承人,可不仅仅只是看血缘,也考虑了陆衍的能力,他年纪轻轻,却有魄力、有能力,聪明机智,手段凌厉,纵横商场,他能将陆氏集团管理得很好,他也一定有能力接管整

    个程家。

    陆衍薄唇勾出了嘲讽的弧度。

    他眉目间显出了不耐,他根本就不在乎程家。

    程管家没听到陆衍的回答,也并不着急,他只说:“衍少爷,我在城南鼓山别墅区12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秦让也跟着站立了许久,他的身上也落了不少的雪花,微微打湿肩头,陆衍收起了手机,看都没看他,直接拽走了言喻。

    秦让眉头微拧,白皙干净的手指猛地握住了言喻的手腕,他喉结微动,似是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陆衍冷笑,释放着沉沉威压:“秦律师,这是我们的家事,你能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干涉?”

    秦让没吭声,手指一点点收紧。

    言喻也意识到了不妥当,她看向了秦让,胸口起伏了下:“秦律师,真不好意思,今天麻烦你了,等事情解决了之后,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秦让黑眸定定,但他也明白了言喻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抿着唇,过了会,还是松开了手指。

    手心有着空落,心里泛起了巨大的失落,吞噬了他。

    漫漫白雪地,身后是白茫茫、雾气四散的海面,他身上的黑色西装是这一片白中显眼的一处。

    他木着脸,盯着言喻上了陆衍的车,仿佛要看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陆衍开车的速度很快,几乎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两人心中都在压抑着情绪,现在小星星还没找到,他们谁也不想现在就吵起来。

    言喻侧眸看着窗外,雾气茫然,一片白,她心里比这片白还要冷冽空旷,她身处在这片白之中,已经迷失了前进的方向,她和陆衍的婚姻也早已经走失了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眸,看到自己身上的婚纱,裙摆被雪水浸湿,沾了灰尘,乌黑黑一片了。

    这抽礼,还真是笑话。

    程氏家大业大,就算只是临时在这里落脚,却也买下了一栋古堡房子,已有近百年的历史。

    绿荫丛丛,光线暗淡。

    整栋房子都透着沉闷和压抑,带着古老的气息。

    走进去之后,客厅里的墙壁上挂满了油画,光影昏黄,笼着视野。

    言喻一眼就看到了小星星,她躺在了程管家的怀抱之中,闭着眼睛睡觉。看到他们来了,程管家不紧不慢,笑意克制:“衍少爷,言小姐。”

    他让人把小星星抱给了言喻。

    言喻鼻尖一酸,眼圈通红,眼泪顺着冰冷的脸颊,滚落,带起了一阵阵刺痛,她满心都是酸涩,一直提着的心一下重重地落地,一瞬间,她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,差点就双腿微软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陆衍伸出手,将母女俩都搂进了怀抱之中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像是钉在了言喻和小星星的身上,手指一点点收拢,眸光慢慢地扫过小星星的每一寸皮肤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她除了眼皮红肿,睫毛湿润外,没有其他的伤痕。

    但明显被吓到了,在言喻抱过她的时候,明明还在睡梦之中,她却忍不住打了个抖索,嘴巴一瘪,就要哭,一张小脸蛋上写满了难过。

    言喻搂紧了她,低头,亲了亲她的额头,带着哽咽哄道:“乖,是妈妈,你没事了,妈妈在呢。”程管家让言喻和陆衍都坐下,说道:“我的条件还是刚刚那些。衍少爷,小星星会被带走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,只要你承诺回程家,一切都会平静下来;如果你们不答应,相信我,你们俩绝对没办法将小星

    星带出这栋别墅。”

    言喻眼前有些模糊,她垂着眼眸,绷紧了唇线。

    她还是那句话,很平静:“我同意和陆衍离婚。”

    陆衍拳头攥紧,骨节泛了苍白,他咬紧了牙根,声音是挤出来的:“我不同意,言喻,你别想离婚。”言喻抬起了眼皮:“你不是一直都想和我离婚么?现在满足了你的想法,不好么?你知道么?就在今天,许颖夏还在给我打电话,她说你和她说过,你一直都没放弃过离婚的想法。”她的语气平静,“陆衍,

    如果你没有这样的想法,只要你现在否认,我就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陆衍黑眸几不可见地颤了下,他喉结上下滚动,轮廓紧绷,他薄唇翕动了下,似乎想说什么,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言喻眼底的火光一点点熄灭,只留下了雨水打湿后的灰烬。程管家看着他们俩,微微地眯了眯眼眸,他要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:“当然,衍少爷平时对小星星照顾得还是很好的,也保护得很好,难以让人接近,如果不是他今天让人先送小星星去机场,法斯宾

    德也不会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言喻的瞳眸重重地收缩了下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里的信息很多,但这一句话足够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后背生冷,冷得她牙齿打颤。

    陆衍想先送小星星去机场,许颖夏说他不是认真想和她办婚礼,他想离婚,而陆衍又早知道她拿他当程辞替身的事情,这一系列的信息拼凑在一起。那就是,陆衍知道了最初的时候他只是程辞的替身,这是他的底线,触怒了他,所以他生气,但他想报复她,他的打算就是在婚礼下抛下她,然后带着小星星出国是么?他想让她在婚礼上感受到被抛弃的耻辱,再接着承受失去小星星的双重打击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永生不灭〕〔空间种田:冷酷王〕〔枕上名门:腹黑总〕〔大千劫主〕〔帝焰神尊〕〔古董商的寻宝之旅〕〔一品道门〕〔第一强者〕〔鬼王传人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重生之娇宠小军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