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万妖帝主〕〔斩赤魂之灵〕〔重生军嫂是女王〕〔王者之拯救世界〕〔鲜妻十八岁〕〔猎户家的小辣妻〕〔欧皇饶命〕〔伪战神成长手册〕〔拐个太子闯江湖〕〔精灵之最强玩家〕〔锦衣挽唐〕〔天龙神主〕〔穿越农女喜种田〕〔我家公子又坑人了〕〔福运宝珠〕〔最强升级〕〔暖婚撩人:软萌娇〕〔大明之崛起1646〕〔好辰光〕〔楚少的暖婚旧妻
食在广州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报告总裁,胖妻有喜了 第145章
    ,!

    陆衍的表情波澜不惊,没有一丝的变化,他对她话里的意思,没有半分惊讶,他放下了手中的笔:“妈,你特地来公司找我,就是为了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你早知道了这件事?!”

    陆衍唇色淡淡:“是不是我的孩子我知道,小星星是我的孩子,你也不用去问言喻了,她想要小星星的抚养权,一定会说是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里,含了几分讥讽的笑意,又带着笃定,让周韵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无力,从小到大,她都对这个儿子没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言喻想离婚,却连着好几天找不到陆衍。

    陆衍就是故意想晾着言喻,言喻到他的公司找他,也连续几次被人拦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这天,陆衍从电梯里出来,一抬眸,就看到了言喻。

    言喻安安静静地站着,皮肤白皙,眼眸黑白分明,似是盈着满满的水光,她穿得有些厚,但不影响美貌,白色的厚重围巾包裹着她的脖子,只露出了纤长浓密睫毛下的眼眸。

    陆衍第一时间注意到的居然是她有些冻僵了。

    他只看了她一眼,就收起了视线,眼眸里沾染着浓郁的清寒,薄薄的嘴唇显得格外无情。

    抬脚就走。

    特助认出了言喻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言喻跟在了陆衍的身后,走出了公司的大楼,陆衍要上车,言喻猛地拽住了他,她的手指冰凉,让陆衍猛地有些瑟缩。

    这是新换的一批保镖,根本就不认识言喻,只看到言喻抓住了陆衍的手,想也不想,“砰……”一声,就扭着言喻的手腕,倏然间,用力地将言喻反扣在冰冷的车身上。

    车身上落了不少的雪花,在这时候一不小心就渗进了言喻的嘴里,她有些狼狈,下颔碰撞到了车身,传来隐隐约约的疼痛。

    陆衍手指蜷缩了下,绷紧了唇线,眉目间覆上了厚厚的阴霾。

    他也没阻止保镖,就那样居高临下地看着言喻,眼里的讥讽凉薄,一下就能击中人心最柔软的地带。

    言喻深呼吸,睫毛微颤,按捺下了那种屈辱感。

    她抬起眼皮:“陆衍,你现在拖着不肯离婚,又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啊,你现在不就来求我了吗?”陆衍菲薄的唇吐出了凉薄的话,他看言喻的表情没有几分温度,甚至有着厌烦。

    他看了保镖一眼,保镖就将言喻塞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陆衍也跟着上了车。

    车内,没有人打开车顶灯,车窗膜暗沉沉的,车门一关,车厢内就暗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后车座就只有他们两人,前座的隔板早已经升起。

    陆衍长腿交叠,眼眸下落了阴翳。

    言喻攥紧了拳头,她很冷静:“陆衍,离婚吧,如果你不肯离,你信不信,我立马找小报爆料你和程家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陆衍面无表情:“你去吧,只要你不担心,你再也见不到小星星。”

    言喻的心脏像是被小虫子咬了一下:“陆衍,你留下小星星有什么用,我说了她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就是这一句话,一下就激怒了看似冷静的陆衍。他的瞳孔瑟缩,脑海中有什么线条猛地崩断,他冷笑着,一下将言喻拽了过来,手上的力道大得仿佛要将她的手腕捏碎:“言喻,你能不能要点脸,你为了争抢孩子的抚养权,什么谎话都说得出口么!你当

    我陆衍是傻子,你说小星星是程辞的孩子就是程辞的孩子么?”

    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双刃的剑,活生生地剐着两人的血肉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真的是程辞的孩子,按照你言喻对程辞的深情程度,你会舍得带着程辞的孩子嫁给我,舍得让她叫我爸爸吗?”

    他咬紧了牙关,看着言喻的眼神是嘲讽、冷漠还有厌恶的。

    “言喻,你可真让我恶心。”他说着,另一只手从公文包里抓出了一叠纸,猛地朝言喻的方向洒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言律师,直接向法院提出了离婚起诉,还是秦让律师亲手接的案子,厉害了,下一步,是不是言律师就要找媒体介入了?直接公布程陆两家的秘密,你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斤两!”

    言喻的脸色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他冷笑:“看看你这苍白的脸色,摆出一副我欠了你很多的样子,是啊,你毕竟救过我的命,离婚我就答应了,要多少钱我也给你了,但小星星是绝对不可能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又拿出了一份文件,离婚协议书,陆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冷意:“只要你签下,你就是自由身了。”

    言喻瞥到了条款的抚养权那里,她死死地盯着他:“不可能。”眼眶里有了些泛红,“你到底为什么想要小星星,这一年来,你跟她相处的日子又有多少,你自己想想,你是个合格的父亲吗?”

    陆衍懒得跟她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当他决定狠下心的时候,再无情不过了。

    他直接让司机停车,不顾这是开往城郊别墅的路上,没有什么人烟,也没有路过的车,冷淡道:“下车。”

    郊区的温度更加低,言喻下车的时候绷直了后背的线条,从后面看上去,有些萧瑟的凄冷。

    陆衍的车毫不留情地消失在了视野里。

    周围都是荒凉的,枯树成堆,寒风呼啸。

    秦让来接言喻的时候,远远的,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了路边,她裹着厚厚的围巾,只露出了一双漂亮的眼睛,看起来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秦让下了车,站在了言喻的面前。

    言喻的视线里看到了一双白皙修长的手,骨节分明,耳畔里传来了男人低沉带着磁性的嗓音;“这么可怜,走吧,我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言喻抬起眼眸。

    男人背着光站立,天色渐暗,雪花纷飞,他就在雾气蒙蒙的天色下,柔和了眉眼,对着她伸出了手,对她道:“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言喻眸光怔怔,站起来的时候,因为蹲久了,脚步不稳,踉跄了下,幸好秦让伸手扶住了她。秦让笑,开玩笑道:“别乱投怀送抱,我们现在是律师和当事人的关系,要是关系不正当,我会被人举报到律协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之夜少独宠娇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重生八零:媳妇有〕〔千亿盛宠:闪婚老〕〔寡嫂〕〔一品道门〕〔第一强者〕〔杀手兵王俏总裁〕〔复仇的单细胞〕〔逆天炼丹师:妖神〕〔最强医仙混都市〕〔时来孕转:总裁欺〕〔不灭剑主〕〔妖娆炼丹师〕〔大千劫主
  sitemap